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五百一十四章 初访曹府

寒门枭士 第五百一十四章 初访曹府

    就在李延庆离开京城后的第三天一早,李大器乘坐牛车来到了曹府,在前一天他已派人送来拜帖,曹府也派人回帖欢迎他的光临做客,双方在拜访上已经达成了默契,所以当李大器准时到达曹家时,曹氏大门前已经有好几个人在等候。

    李大器今天特地换了身新衣,头戴无翅乌笼帽,身穿淡蓝色湖绸襕衫,外套一件小羊皮无袖裘衣,看起来格外的光鲜精神,在他身后,两名挑夫挑着礼担,虽然李大器并不是第一次拜访这种权贵人家,但今天他还是显得略略有点紧张。

    李大器刚从牛车出来,等候在大门的老家主曹评便笑呵呵迎了上来,“李员外,稀客??!”

    李大器显然没有想到会是家主曹评亲自在大门口迎接自己,他既感动,也有点受宠若惊,连忙抱拳行礼,“实在抱歉,让老家主久等了?!?br />
    “哪里!哪里!李员外来得很准时,我也是刚刚出来?!?br />
    “真是不好意思!”

    李大器指了指旁边的礼担笑道:“初次上门,特准备了一点薄礼,请老家主笑纳!”

    “居然是宝妍斋的红宝盒!”

    宝妍斋的胭脂宝盒分为两种,蓝宝盒和红宝盒,蓝宝盒是普通大众使用,二十贯钱一盒,而红宝盒一般只供给宫廷和权贵,里面都是宝妍斋的顶级脂粉,售价五十贯钱。

    李大器笑道:“这是一百只红宝盒,特送给贵府的女眷!”

    “这这太昂贵了,我们受之有愧??!”

    “这只是一点心意,和价格无关!”

    曹评呵呵一笑,“好!我就收下了,我给李员外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几个犬子?!?br />
    曹评将自己的儿子一一给李大器介绍,虽然只是他的儿子,却个个是朝廷高官,尤其小儿子曹晟,即将迎娶荣德帝姬,成为当朝驸马,曹评这么隆重欢迎李大器,也是他极为重视李延庆,给足了李大器面子。

    当然,李大器出手阔绰,拿出价值五千贯的上门礼,这也让曹家人刮目相看,这也是宋人重利的具体体现,其实和今天一样,有钱人谁不喜欢,他们的妻女可都是将这红宝盒当宝贝一样放在梳妆台上,众人皆大欢喜,将李大器请进了曹府。

    李大器走进多彩楼的贵客堂,今天是李大器初次上门,并不是正式向曹家求亲,一般是由媒人上门求亲,不过如果今天谈得不错,这门婚事差不多也能定下来了,其实媒人上门也只是一种仪式,真正定下婚姻还是由双方家长决定,

    曹评和李大器分宾客落座,并不是所有的儿子都作陪,只是长子曹俨和三子曹选作陪,曹俨也有五十余岁了,官任青徐节度使、上将军,开国郡公,曹评年事已高,兄弟皆已故去,一旦他去世后,就会由他的长子曹俨继承曹氏家主之位。

    至于三子曹选,因为他是曹蕴的父亲,所以他必须在,曹选被朝廷封为徽州团练使,也是一个虚官闲职,他的话不多,为人稍显木讷,当然有父亲在,也没有他说话的余地。

    侍女上了茶,曹评笑眯眯道:“李员外也是读书人吧!”

    “早年也曾考上发解试,混不出前途,只好从商了?!?br />
    “但令郎却不一般??!我听那年主考余相公说,若不是当时蔡相国从中作梗,那年的状元郎应该就是延庆了,实在可惜?!?br />
    “这个我倒觉得有余地更好一点,月满必亏,水满必溢,不可能样样都占全了?!?br />
    “这话说得有理!我们曹家也是河北西路真定府人,李员外在真定府有亲戚吗?”

    “真定府没有,倒是京城有一些远亲,说起来我们先祖也是南唐后人,不过这些是百年前的事情了,和现在没什么关系?!?br />
    他们看似说得漫不经心,其实都是有用意,主要是摸摸底,一个是避开仇家,一个是避免同姓,万一李延庆的祖父姓曹而不姓李,那就麻烦了。

    当年南唐李氏可是曹彬率大军灭掉的,所以李大器要含蓄的说清这件事,曹评立刻明白了,原来李延庆是南唐后人。

    不过这个问题不大了,李煜也是宋臣,他的兄弟也都做了宋朝的将军,更重要是时间太久,对后代影响不大,曹评也并不在意。

    曹评和李大器寒暄几句,便渐渐转到了正题上,曹评笑道:“以延庆的才学、仕途,应该早有佳妻了,不知为何至今尚未娶妻?”

    李大器叹了口气,“我自己无兄弟,就只有这一个儿子,说实话,我心里也急??!尤其他去西夏作战,我夜夜都睡不好,怎奈他一定要自己拿主意,我也干涉不了,只能随他了?!?br />
    “原来如此,可怜天下父母心,我完全理解,其实延庆和我孙女蕴娘比较情投意合,人也般配,所以我一直期待李员外上门?!?br />
    “我今天就是为此事而来!”

    双方言语间便达成默契,曹评大喜,连忙对曹选道:“让蕴娘来行个礼!”

    曹评久历人世,他知道李大器见不见自己孙女都可以,如果见一见,效果会更好,说不定今天就能把这门婚事定下来。

    片刻,曹蕴便跟在父亲身后走进了客堂,她也知道上门的客人是李延庆的父亲,关系自己的终身大事,所以她今天也特地梳妆一番。

    走上前,曹蕴盈盈施个万福,“蕴娘给世叔请安!”

    其实曹蕴一进门李大器就看中了,不愧是大家闺秀,气质端庄大气,走到近前,又见她长得美貌绝伦,而且体态均匀,不像师师那样柳弱单薄,他心中更是喜欢,儿子果然好眼力。

    他微微一笑,从怀中取出一只扁锦盒,递给曹蕴,“这是延庆母亲留给他的一对玉镯,今日有缘,就送给你吧!”

    曹评大喜,居然延庆母亲留下的玉镯,这就是李大器认了这门亲事了,他连忙道:“蕴儿,还不快谢长辈赠礼!”

    曹蕴含羞接过锦盒,再次行一礼,“谢世叔赠礼,蕴娘告退!”

    曹蕴转身走了,曹评笑呵呵道:“我也要送给延庆回礼??!”

    “上次老家主不是已经送了他一把剑吗?”

    曹评摇摇头笑道:“那把剑是延庆赢得的彩头,可不是信物,信物我已准备好,请员外代我转给延庆?!?br />
    曹评一招手,曹选连忙上前将一只稍大的锦盒递上,曹评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只玉珮。

    曹评笑道:“我们也是心意相通,李员外给了蕴娘玉镯,这是蕴娘父母给延庆的玉珮,也是蕴娘小时候戴过的,算是信物?!?br />
    “多谢老家主,我替延庆收下了?!?br />
    婚礼的六礼只是一种程序,但在六礼之前,相亲环节都要达成亲事,尤其是大户人家,基本上都是先定下亲事,然后再走六礼程序,否则媒人上门后再拒绝,那是要两家翻脸的。

    交换了信物,两家就算正式定了亲,气氛顿时活跃起来,曹评和李大器又商定了时间,双方一致约定,等新年后请种师道做媒,李大器这才告辞。

    曹评一直把李大器送出府门,笑道:“我们已经是亲家了,新年期间,我想请李员外前来做客,不知李员外有没有时间?!?br />
    “我一定来!告辞了?!?br />
    李大器行一礼,坐上牛车走了,曹评一直目送牛车远去,这才笑呵呵对曹选道:“蕴娘再过几个月就要出嫁了,你现在可以准备起来了?!?br />
    “孩儿遵命!”

    曹评还要写信催促种师道尽快回来做媒,他简直有点等不及了

    房间里,曹蕴坐在桌前看着眼前的玉镯,或许是时间久远的缘故,玉镯有点泛黄,一只玉镯内圈刻着‘延年喜庆’四个字,另一只玉镯是一对龙凤,玉镯很寻常,普通人家都有,也就价值十几贯钱,但曹蕴心里明白,这是延庆母亲留给她未来儿媳妇的,她心中一阵甜蜜,这就是自己姻缘信物??!

    曹蕴又托着腮,望着桌上的一座小屏风出神,屏风上的锦面有她亲手绣的一首词,“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br />
    “大书娘!”

    外面忽然传来急促的喊声,曹蕴连忙收起玉镯,只见妹妹曹娇娇气喘吁吁跑了进来,她满脸通红,眼中闪烁着激动的光芒。

    “这么急猴猴做什么?”

    “我我要嫁给李大哥了!”

    曹蕴一愣,“你说什么?”

    曹娇娇连忙摆手,“我说错了,是你要嫁给李大哥了,外面都在说呢!”

    “你这个死丫头,这种事情别乱说?!辈茉毯熳帕吃谒钔飞锨崆岽亮艘幌?。

    曹娇娇笑嘻嘻拉着曹蕴的手,“大书娘,恭喜啰!”

    “你这个小脑瓜整天在想什么?”

    曹娇娇背着手打量着房间道:“我在想,等大书娘嫁出去了,这座绣楼就归我了,这些书也归我了!”

    “胡说!”

    曹蕴又好气又好笑,轻轻揪了妹妹耳朵一下,“别做梦了,这些书我不会给你,再说你也不喜欢书?!?br />
    “嘻嘻!跟你开个玩笑,我才不要这些书呢!我一楼养猫,二楼放猫食,等你回娘家,只能和我的猫住在一起了?!?br />
    曹蕴懒得理她,这时,一名侍女在门口道:“蕴娘,门外有人给你送一封信?!?br />
    曹蕴连忙起身走了出去,“是什么人?”

    “管家说是个小娘子?!?br />
    曹蕴一怔,接过信拆开看了看,她脸色微变,想了想对侍女道:“你给管家说一下,我下午要去一趟士林源书坊,请他给安排一辆牛车?!?br />
    “大书娘,我也要跟你去!”曹娇娇拉住阿姊的手,撅着嘴道:“我要去买书!”8)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