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四百八十九章 怦然心动

寒门枭士 第四百八十九章 怦然心动

    下山时,曹娇娇闹瞌睡,不肯走下山,一定要李延庆背她,李延庆只好背着她,曹性扛着两个包裹和曹云走在前面,众人随着人流向山下走去。

    曹蕴见妹妹已经睡着,便将一张毯子盖在她身上,手按着毯子跟在李延庆身旁。

    在队伍后面十几步外,王俊目光阴冷地望着李延庆和曹蕴,潘倩云在他耳边小声道:“我说得没错吧!此人心机很深,前前后后十分卖力,他今天来其实就是为了横刀夺爱?!?br />
    ‘横刀夺爱’四个字俨如毒箭般刺入王俊的心窝,他慢慢捏紧了拳头,咬牙切齿道:“此仇不报,非君子!”

    他不再跟随众人,大步向山下走去,从曹蕴身边经过时,他故意用肩头重重向一个妇人撞去,妇人一个踉跄,跌跌撞撞奔了几步,一下子推在前面曹蕴身上。

    曹蕴顿时惊叫一声,眼看要摔倒,李延庆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当心!”

    王俊重重哼了一声,大步流星下山去了。

    李延庆扶稳了曹蕴,他回头看了看刚才妇人,又看了看远处的王俊,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这时,妇人连忙对曹蕴道歉:“刚才有人撞我一下,我没站稳,姑娘真对不起??!”

    曹蕴顿时明白过来,她气得脸通红,低声骂道:“真是卑鄙小人!”

    李延庆摇摇头道:“这些衙内从小养尊处优,没吃过一点亏,所以稍有不顺,心态就不平衡了?!?br />
    “他顺不顺关我什么事?”

    曹蕴忿忿道:“我是看在两家世交的面上才和他说话,否则我根本就不会睬他?!?br />
    “大书娘,怎么了?”曹娇娇在李延庆背上迷迷糊糊问道。

    “没什么,刚才你阿姊脚下滑了一下,差点摔倒?!?br />
    “可惜我没看见!”曹娇娇嘟囔一句,又睡着了。

    李延庆哑然失笑,曹蕴在妹妹小屁股上轻轻拍了一下,笑道:“这个小坏蛋,整天就指望我摔一跤?!?br />
    “我们下山吧!”

    “李大哥,刚才谢谢你?!?br />
    “没事!我们小心点,下山喽!”

    曹蕴的耳朵滚烫,她刚才竟然顺口叫了一声李大哥,现在才反应过来,她见李延庆没有意识到,暗叫一声庆幸,连忙跟着李延庆向山下走去。

    ........

    下午时分,结束赏雪的人们浩浩荡荡汇成了返城大军,牛车一辆接着一辆,步行的人们,骑着毛驴的人们,队伍行走得十分缓慢,人们大多沉默不语,从早晨刚来时的兴奋大为不同,大家都有点疲惫了。

    李延庆跟随在两辆牛车中间,他们队伍里少了一人,王俊已经负气独自走了,曹性骑马在最前面开路,两辆牛车内,曹家姐妹坐在最前面的一辆牛车里,娇娇早已入睡,曹蕴也有点疲惫,用手撑着额头微微打盹,在她手中拿着李延庆刚刚在山脚茶棚里写给她的青玉案,她不知看了多少遍,早已熟透于心。

    在后一辆马车内坐着潘倩云和曹云,曹云也倚在车壁上昏昏打盹,只有潘倩云靠在车窗前不时望向李延庆,她手中也有一幅李延庆刚刚写给她的对联,李延庆没有食言,给她和曹云各写了一幅。

    不过潘倩云对这幅对联已经没有早上时的兴趣了,她的目光也不再多情,而是变得有些阴冷,如果说她多情的目光使她还有一点女性的娇媚,那么现在的阴冷目光使她仅有的娇媚也荡然无存,给人感觉就像一个阴狠毒辣的巫女。

    潘倩云今年已经二十岁了,她这么大一直嫁不出去,很大程度上就在于她目光太高,她自恃美貌,一心想嫁给新科进士。

    上一届的科举进士她没有抓到夫婿,而去年的进士也没有她的份,下一次科举要到后年才举行,她已经无法再等下去了,就在她准备想选一个世家子弟之时,李延庆却出现在她眼前。

    她并不是今天才知道李延庆,她姑姑便是高深的妻子,从姑姑口中她知道去年的探花郎居然还没有娶妻,着实让她心动神摇,不过她也有自知之明,象李延庆这样的探花郎是轮不到她的,只是今天遇到了李延庆,她忍不住又有了非分之想。

    但现在她已经明白了,李延庆根本就看不上她,眼前的四个女子中,莫说她比不上曹氏姐妹,恐怕连曹云在李延庆心中的地位都比她重要一点。

    她心中由失落到失望,失望到嫉恨,又从嫉恨变成了仇恨,她得不到的男人别人也休想得到。

    牛车在泥坑里晃了一下,正在打盹的曹云顿时醒来,她见潘倩云正望着窗外发呆,便劝道:“倩娘,你也眯一会儿吧!”

    “我还不困,我在想事情呢!”

    “是在想王俊吧!”曹云笑嘻嘻道。

    下山时,曹云和兄长曹性走在前面,并没有看见潘倩云挑唆王俊,她只是在亭子里看见潘倩云和王俊出去赏雪,回来后见两人的关系亲密了很多,她便隐隐猜到了几分。

    “我想他做什么?他连举人都考不上?!?br />
    “可是他有个好父亲??!有他父亲罩着,他还需要考什么科举?”

    潘倩云心中一动,这倒也是,她们的父亲都是二代功勋子弟,全靠祖父的余荫庇护,祖父根本顾不上这么多孙子孙女,而王俊不一样,他父亲就是三品高官,完全可以给王俊荫一个好官职,王俊只是比李延庆稍差,但比起其他世家子弟,却又好了很多。

    潘倩云暗骂自己糊涂,与其攀附自己抓不住的李延庆,还不如把赵俊这个上品郎君攥在手中,想到这,李延庆给她写的对联忽然变得有点烫手了。

    “云娘,这幅对联我不太喜欢,送给你吧!”

    曹云接过对联抿嘴一笑,“看来倩姐是想通了?!?br />
    “你在胡说什么?”潘倩云的脸顿时红了起来。

    她对王俊可不象对李延庆那样的无力,她知道王俊喜欢妖治一点的女人,她也知道王俊对自己有点意思,只要自己稍稍弄点手腕,不怕他不当自己裙下之臣。

    想到这,她的心思开始活络起来,再过七八天就到了冬至,冬至还有今年的最后一次鹊会,就在潘府举行,那时她就可以施展手腕了。

    大约半个时辰后,队伍进了城,李延庆要和众人告别了,李延庆来到牛车前,车帘却拉开了,露出曹蕴美貌绝伦的俏脸,她含羞看了一眼李延庆,小声道:“今天多谢李官人照顾舍妹!”

    “没什么,娇娇还没醒来吗?”

    “还在睡呢!”

    “这样曹姑娘,我就先告辞了?!?br />
    曹蕴点点头,把手中书递给李延庆,“这本书送给李官人,感谢李官人送我的绝妙好词?!?br />
    李延庆连忙接过书,“多谢姑娘赠书,延庆告辞了?!?br />
    他小心将书收好,抱拳行一礼,转身要走,曹蕴犹豫了一下,还是低声叫道:“李官人!”

    李延庆连忙回来,曹蕴俏脸一红,她见兄长不在旁边,便小声问道:“过几天世家有一个聚会,李官人能来吗?”

    李延庆笑道:“既然是曹姑娘邀请,我当然一定要来!”

    曹蕴俏脸通红,连忙拉上车帘,半晌她隔着车帘小声道:“到时小妹想向李大哥请教书法!”

    “没问题,延庆告辞了?!?br />
    “李大哥保重!”

    李延庆又和曹性打了招呼,这才催马走了,潘倩云望着李延庆背影远去,见他居然一点不把自己放在心上,心中恨意更浓。

    李延庆骑马缓缓向府中而去,他还沉浸在今天的奇妙的感觉之中,他虽然带有前世二十年的见识,但在感情方面他却单薄得很,小时候他很喜欢小萝莉李九真,也曾想过长大后和她结缘。

    但随着岁月流逝,她在他心中的存在感也渐渐模糊淡化,在他心中早已波澜不惊,更何况还有同姓不婚这个禁区,这已经不仅仅是一种婚姻忌讳,它甚至已经成了一种伦常,李九真的父母和大哥李纲也绝不会把她嫁给自己。

    退一步说,就算李九真不姓李,自己现在也未必会娶她,他也不知为什么,或许他们之间始终没有一种触动心灵的缘分,距离和时间就是一种最好的隔绝,孩童时代的一丝情怀,早已被时间消蚀得干干净净了。

    李延庆不由轻轻叹了口气,他又想起了今天和曹蕴在一起的那种奇妙的感觉,那种让他怦然心动、却又回味无穷的滋味。

    appapp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