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四百八十八章 佳人赏雪(下)

寒门枭士 第四百八十八章 佳人赏雪(下)

    赏雪其实就是一次冬天的郊游,对于普通人家,最多是上山欣赏一番雪景,然后下山离去,条件稍好一点的,会几家人合租一座亭子,然后烤火赏雪。

    当然亭子也分等级,风景不同,价格也不同,最便宜的亭子,两个时辰也要十贯钱,而一些风景最好的亭子,至少是五十贯起价了,不过可以包一天,一般只有权贵人家才享受得起。

    曹性包下的这座亭子花了六十贯钱,当然不是花他的钱,是曹家给他们的旅费。

    这是一座小巧玲珑的八角亭子,大约有十几个平方,有两只烧得正旺的炭盆给众人烤火取暖,还有一张桌子和温热的酒,地上还铺着厚厚的软席,条件非常不错。

    曹娇娇将所有的吃食都放在桌上摊开,每样吃食都装在小竹萝里,有各种点心、糕饼,还有炒松子和南瓜子,当然还有一只茶壶,火盆上煮着热茶,众人围坐在小桌旁,一边喝酒饮茶,一边聊天,同时欣赏仙境般的雪景。

    座位分配很有趣,三个男子坐在东面,四个小娘则坐在西面,曹性坐在中间,左边是李延庆,右边是王俊,王俊当然是想坐在曹蕴的对面,位子本来已经坐好,不料曹娇娇要坐火盆边烤山药蛋吃,便和阿姊换了一个位子,王俊对面就变成了曹娇娇,着实令王俊感到郁闷。

    李延庆对面也不是潘倩云,而是曹云,曹云比较贪吃,她一直在全神贯注地吃着各种点心,手中忙着剥松子,曹蕴手中则拿一本书,一边读书,一边向山上的景色望去,浑然没有注意到对面的一双热切目光。

    众人闲聊几句,潘倩云眼波流转,娇声笑问李延庆,“不知现在李探花官任何职?”

    “我在御史台做事,一个低品小官而已?!崩钛忧煳⑽⑶飞淼?。

    曹性重重拍了拍李延庆的肩头笑道:“延庆太谦虚了,你可是正六品的侍御史,是年轻人中佼佼者?!?br />
    潘倩云夸张地惊呼一声,眼中顿时充满了崇敬,“原来是侍御史啊,我还以为是个小县官呢!”

    曹蕴也迅速看了一眼李延庆,她眼中也闪过一丝惊讶,着实出人意料,他还这么年轻.......

    王俊轻轻哼了一声,“不过是六品罢了,我爹爹可是正三品的冠军大将军?!?br />
    李延庆淡淡一笑,“所以说只是一个低品小官而已,不值一提?!?br />
    曹蕴眉头一扬,却笑问道:“李官人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事情给我们说说?”

    李延庆本不想提御史台的事情,但既然曹蕴主动提出来,李延庆便不好回绝了,他想了想道:“那就说说我审的一个案子吧!还是蛮有趣的?!?br />
    曹性大笑,“我们鼓掌!”

    他带头鼓掌,却只有曹娇娇应和他,王俊不屑地撇了撇嘴,潘倩云却不肯让李延庆跟着曹蕴的思路走,插话笑道:“说案子有什么意思,我们来玩诗词接龙吧!”

    王俊大笑鼓掌,“好!好!玩诗词接龙最有意思,和去年一样,谁输了罚酒一杯,倩云来开头!”

    李延庆笑了笑便不说话了,曹蕴也淡然一笑,继续低头看她的书。

    潘倩云兴致勃勃道:“我开第一句,瞳人剪水腰如束,押‘束’韵?!?br />
    诗词接龙有几种玩法,难的玩法是要求前一句的尾是后一句的首,而简单的玩法是第二句诗押同样的韵,但字可以不一样,这叫龙身和龙头同韵不同字,然后后面的诗都要和第二句末尾同一个字了。

    潘倩云一推曹蕴,“蕴娘,该你了!”

    曹蕴放下书笑道:“几处早莺争暖树?!?br />
    曹娇娇急道:“千树万树梨花开!”

    虽然有树,但不在诗尾,属于无效接龙,众人大笑,“娇娇可以原谅,继续说树?!?br />
    王俊想了想道:“晴川历历汉阳树!”

    下面是曹性,曹性挠挠头,半晌搜不出一句诗,只得自嘲笑道:“我罚酒一杯吧!”

    他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算是答不上的惩罚。

    下一个是李延庆,不等李延庆开口,潘倩云便焦急地对他说:“李御史,要不要我帮你?”

    李延庆摇摇头,“东风夜放花千树!”

    曹蕴有点奇怪,这句诗她居然不知道,便问道:“李官人这句诗是什么出典?”

    李延庆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是辛弃疾的诗,还没有面世呢!

    “这个.....这是我写的诗?!崩钛忧熘坏糜沧磐菲そ饩涫嘉延辛?。

    曹性笑道:“好像自己写的诗也算,没有违规,阿云,该你了?!?br />
    曹蕴深深看了李延庆一眼,也没有说话,这时曹云却有点想不起来,“我想说春江花夜月中的一句诗,但有点忘记了?!?br />
    曹蕴微微笑道:“是‘落月摇情满江树’吗?”

    “对!对!就是这句?!?br />
    “这可不行,阿云必须罚酒一杯,刚才我说不出也罚酒了?!?br />
    曹云无奈,只得举起酒杯浅浅喝了一口,潘倩云笑道:“那我收尾,回看粉黛皆尘俗,没错吧!”

    众人又说了几个诗词接龙,皆兴致盎然,这时,曹云摇了摇茶壶,“呀!没水了?!?br />
    亭子管事不知跑哪里去了,李延庆便接过茶壶起身道:“我来吧!”

    他快步向冰潭走去,他刚才也看见了,冰潭上有个碗口大的冰洞,管事就是从冰洞中汲水。

    冰洞旁有小桶,李延庆小心翼翼地汲了一桶水,他对众人笑道:“我捞到一条鱼!”

    众人大喜,纷纷跑了过来,小桶里真有条小鱼,在桶里游来游去,曹娇娇欢喜地拍手道:“我来抓鱼!”

    她当然抓不到鱼,还得李延庆帮她,不多时,曹娇娇激动大叫起来,“大书娘快来,我抓到鱼了?!?br />
    曹蕴被她催得没法子,只得放下书笑着走了过来,“抓到就抓到呗,非要把我叫过来?!?br />
    李延庆笑道:“曹姑娘要不要也来抓一条?”

    “我恐怕不会?!?br />
    “没事,我来教你!”

    李延庆把小桶递给她,曹蕴抿嘴一笑,“好吧!我也来试试?!彼⊥胺湃氡?,李延庆注视着冰洞小声对她道:“慢慢放下去,一定要平稳,这桶里应该盛过香料,会把鱼引来,好了!摒住呼吸,耐心等一会儿?!?br />
    两人头并着头抓鱼,亭子里王俊着实不满了,他连喝几杯酒,旁边潘倩云冷笑一声,“好一个郎情妾意!”

    王俊心中的怒火顿时被这句话点燃了,“欺人太甚!”

    他把酒杯重重向桌上一顿,刚要起身,曹性却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延庆是我的客人,你别乱来!”

    这时,潘倩云娇笑一声,起身道:“我想四处去走走,王大哥陪陪我吧!”

    “好!我陪你?!?br />
    王俊心中怒火万丈,他不想再看到曹蕴抓鱼这一幕,跟着潘倩云向山道走去......

    这时,已经有鱼进小桶了,曹蕴十分紧张,“现在怎么办?”

    李延庆在旁边小声教她:“慢一点拉,一点点起来,好!快拉?!?br />
    曹蕴一下子拉起来,但还是慢了一步,小鱼跳出来,摔到冰面上,娇娇一下子扑上去,“我抓住了!”

    曹蕴欢喜得咯咯直笑,曹性在远处对娇娇道:“三条小鱼了,娇娇过来,三哥教你烤鱼!”

    “好呀!”娇娇端着小桶兴冲冲地跑了过去。

    李延庆站起身,亭子里却不见潘倩云和王俊,他四处望去,只见潘倩云和王俊沿着一条小路赏雪去了,他们边走边说,不时传来潘倩云夸张的娇笑声。

    李延庆便对曹蕴道:“刚才坐得太久,我们也走走吧!”

    曹蕴点点头,回头对曹云笑道:“阿云一起去走走吗?”

    曹云正忙着剥松子,摇了摇头,“我懒得动,你们去吧!”

    李延庆摆出一个请的姿势,曹蕴羞涩一笑,便负手沿着山道慢慢向另一边雪景秀丽处走去。

    “李官人抓鱼很熟练??!”

    曹蕴笑着问道:“从小很顽皮吗?”

    李延庆笑着摇了摇头,“要说顽皮也有一点,主要是那时家里太穷,爹爹经常去县城抄书不在家,家里实在没得吃了,只好去河里抓鱼,冬天就是在河上钻个冰洞,用树枝削尖抓鱼?!?br />
    “哦!那你母亲呢?”

    “我娘在我两岁时就去世了,爹爹安葬娘借了一大笔钱,要还债??!”

    曹蕴十分同情地看了一眼李延庆,“可这样贫寒你还能奋发读书,最后考上科举,我想,你母亲在九泉下也该瞑目了?!?br />
    “谢谢你!”

    曹蕴低头慢慢走着,她又小声问道:“李官人刚才写的那句诗,东风夜放花千树,有完整的吗?”

    李延庆犹豫了一下道:“其实是一阙词,《青玉案》?!?br />
    “能说给我听听吗?”

    李延庆想了想便缓缓道:“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br />
    曹蕴默默读了两遍,‘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捉雷耪饧妇?,不觉有些痴了,她忽然目光明亮地望着李延庆,“李官人,这首词能写给我吗?”

    李延庆点点头,“你若喜欢,就送给你了?!?br />
    =======

    【求月票和推荐票!】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