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四百七十六章 头大如斗

寒门枭士 第四百七十六章 头大如斗

    李延庆一怔,岳飞不是在济州跟随宗泽吗?怎么又回汤阴县了。

    王贵叹了口气,“他父亲病重,丧失了劳力,兄弟又年幼,家中不能没有他,他又回汤阴县出任团练,掌管汤阴的乡兵和弓箭社?!?br />
    “那他岂不是变成你的下属?”

    王贵摇摇头,“只是名义上的下属,实际上是跟随知县,我其实只能管管安阳县和林虑县,临漳县和汤阴县我管不着?!?br />
    沉思片刻,李延庆又问道:“那汤怀和牛皋呢?”

    “具体情况不太了解,不过听汤圆儿说,她哥哥上个月给家里写了一封信,他和牛皋现在在杭州,应该在围剿方腊造反,好像.....好像他颇得童贯重用?!?br />
    “他升官了?”

    王贵点点头,“我是从一个细节推断出来的,他在信中说他要管两千人,虽然非常辛苦,但也很值得?!?br />
    “这是好事嘛!能得童贯重用,对他仕途有利?!?br />
    “可这不是走到我们对立面去了吗?”

    “那倒未必!”

    李延庆给王贵斟满酒杯,安慰他道:“阿汤资历还浅,还当不了童贯的左膀右臂,最多是重点培养对象,就像当年我一样,他不至于为了童贯和我们翻脸,你可是他大舅子??!”

    王贵咬一下嘴唇,“可是他写信回家,竟然是....强烈反对我和阿圆的婚事,说这门婚事会阻碍他的前程,你说这是什么意思?”

    李延庆无语了,他尽量不把从小的好友往坏处想,可汤怀为什么突然反对他妹妹和王贵的婚事,原因不言而喻,李延庆苦笑一声道:“最多是童贯憎恨我,阿汤就算受童贯影响,也是针对我,应该和你没有关系?!?br />
    “我和你是铁杆兄弟,老汤会不知道?婚姻这种事情不是吃顿饭,拍拍屁股就可以走人的,那是一辈子的事情,他已经在考虑十年后了?!?br />
    “但汤家还是决定把汤圆儿嫁给你?!?br />
    “那阿圆以死相逼,他们才不得不答应,和汤家没有关系,成婚那天,只有他大伯来出席婚礼,汤家其他人都没有来?!?br />
    李延庆拍了拍王贵的胳膊,笑着安慰他道:“阿汤应该是受了童贯的蛊惑,等童贯倒台后,他就会明白过来的,毕竟我们之间没有什么深仇大恨?!?br />
    王贵苦笑着摇摇头,等童贯倒塌,那要到什么时候?

    这时,王贵想起一事,笑问道:“听说你纳了一房小妾?”

    “很奇怪吗?”

    “是有点奇怪,一般人是先娶妻后纳妾,你却反过来了?!?br />
    “很正常??!我又不去青楼,不纳妾我怎么解决自己的问题?”

    “可是......”

    王贵看了李延庆一眼,肃然道:“你应该考虑自己的婚姻大事了,老汤在去年就成亲了,他娘子已经怀孕,五哥上个月遵从他父亲之令迎娶了我们村保正刘文福的女儿,牛皋听说家乡也有意中人,就你一个人没有家室,你现在是文官,也算稳定下来了,应该考虑自己的婚事了,你们家就你一个单传,你爹爹很急??!”

    “好吧!”李延庆喝了一杯酒,笑眯眯道:“看在你难得一本正经的面上,我会考虑考虑?!?br />
    .........

    王贵这次进京主要是要求朝廷增加相州乡兵训练军费,按理他应该向河北西路转运使申请,但转运使梁方平明确告诉他,他们已经没有多余的钱粮,如果他能向朝廷申请一笔军费,那就把他申请到的军费分一半给相州。

    王贵带着一线希望来到了京城,他希望铁杆弟兄李延庆能帮自己的忙,恳请朝廷拨付这笔钱给相州,王贵要的军费不多也不少,每月一千贯钱,一年不过一万两千贯。

    既然是训练家乡相州的乡兵,这个忙李延庆当然要帮,他心里清楚,申请这笔钱说难也不难,关键是采用什么名头,如果说训练乡兵,门都没有,一文钱也休想拿到,可如果说是备战征辽,意义就大不相同了,拿到这笔钱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加。

    不过李延庆心里有数,光靠个名头是很难糊弄住兵部,他还得找关系,这年头不走上层路线,几乎什么事都办不成。

    李延庆便和王贵兵分两路,王贵按照流程向兵部提出申请,李延庆则一早去找了梁师成,请他帮自己这个忙,给兵部打个招呼。

    不过梁师成不在府上,李延庆给他留了封信便返回了御史台,一进御史台,御史中丞邓雍便找到他笑道:“刚刚皇城那边传来消息,闻登院已经接下了三千太学生的联名伸冤书,转给了刑部,也就是说这个案子和我们御史台没有关系了?!?br />
    邓雍做出一个大大松口气的表情,拍了拍胸脯道:“我就这桩棘手之案丢给御史台,给刑部最好,让刑部头疼去?!?br />
    “我还以为闻登院不肯收呢!”李延庆笑道。

    “我也以为不收,但居然是三千太学生联名伸冤,事情太大,闻登院不敢不收,而且.......”

    说到这,邓雍向两边看看,压低声音道:“而且听说太学生还找了枢密副使郑居中,恳求他出面做担保?!?br />
    李延庆故作惊讶道:“这和郑居中有什么关系?”

    邓雍有些困惑道:“估计是因为郑居中也是江夏人,和自杀的太学生张蒲同乡,希望郑居中能看在同乡的面上做这个担保?!?br />
    “那郑居中担保了吗?”

    邓雍摇摇头,“这种事情怎么好随意做担保,万一不是冤案,郑居中岂不是要吃不了兜着走?!?br />
    “中丞高见!”

    邓雍呵呵一笑,拍拍李延庆肩膀,“这年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今天有事出去一趟,可能就不回来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说完,邓雍浑身轻快地走了,邓雍三天两头都有事,大家都清楚他是去画院了,那里才是他的归宿,不过他不在御史台,大家也乐得轻松。

    李延庆也快步向楼梯走去,他走进自己的官房,却感觉房间里有点异样,几个人都神情古怪地望着自己,包括莫俊。

    “出什么事了?”

    刘方指了指里屋,“御史有个客人!”

    “难道是王贵?”

    李延庆快步走进里屋,却一下子愣住了,只见茶童应哥儿正蹲在地上陪同一名小娘玩悬丝傀儡,小娘正是曹娇娇,她怎么进得了御史台?李延庆不解地回头望去,莫俊苦笑一声道:“是我带她进来的,她说是你妹妹,有急事找你?!?br />
    曹娇娇正拿着一个悬丝小人玩得入迷,完全没有意识到李延庆就在门口。

    “娇娇,你找我有事吗?”

    曹娇娇抬头看见李延庆,顿时高兴得跳起来,“李大哥,我等你好久了?!?br />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是小三郎告诉我的,我就让车夫带我来御史台,我说找李延庆,有个莫大伯就带我进来了?!?br />
    “你倒是挺聪明,找我做什么,是不是让我带你去买猫食?”李延庆蹲在她面前笑问道。

    曹娇娇小脸一红,“猫食还有呢!人家就想跟李大哥出去玩玩?!?br />
    有点乱弹琴了,这里可是御史台,一个七岁小娘居然跑来让自己陪她出去玩,若传出去自己的官威何在?

    李延庆回头瞪了一眼莫俊,莫俊嘿嘿一笑,把头转过去了。

    这时,李延庆心念一转,便笑眯眯对曹娇娇道:“李大哥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你先跟莫大伯去茶楼等我一下,我回头过来请你喝茶!”

    “好呀!我现在就去?!?br />
    李延庆又给莫俊使了个眼色,莫俊这才无奈笑道:“好吧!我先带她出去?!?br />
    “娇娇走吧!莫大伯先带你去喝茶,你李大哥马上就来?!?br />
    曹娇娇跟着莫俊走了,李延庆心中烦乱,曹家怎么可能允许六七岁的小娘子乱跑出来,不用说,一定是她偷偷溜出来,自己得立刻把她送回去。

    李延庆看了看屋角的时漏,离午休还有半个时辰,他便对刘方和王教道:“我下午回来,有什么事帮我记一记?!?br />
    “御史放心吧!”

    李延庆摇摇头,取了钱袋便快步出去了。

    莫俊刚带曹娇娇进了茶馆,李延庆便匆匆赶来,莫俊笑道:“那没我的事了,娇娇,我先走了?!?br />
    “谢谢莫大伯!”

    莫俊向李延庆眨眨眼,便快步走了。

    李延庆带曹娇娇上了二楼,现在还没有到午休时间,茶楼里十分清静,几乎没有客人。

    “先吃点东西吧!”

    李延庆要了两盏茶,又要了几色上好的点心,曹娇娇立刻眉开眼笑地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说:“真香??!家里也有一样的点心,但为什么这里的点心就比家里好吃得多!”

    “娇娇,你出来家里知道吗?”

    “小三郎知道,我要他陪我去买东西,他说他没空,让我来找你!”

    李延庆摇摇头,曹性这个混蛋也太过份了吧!自己的妹妹怎么总丢给朋友?难得是......

    李延庆看了看曹娇娇,见她稚气十足,又吃点心又喝茶,一脸心满意足的样子,他心中好笑,自己怎么会有这么荒诞的念头。

    “娇娇,你要买什么?”

    “我家大书娘过几天就十六岁了,我想给她买个礼物?!?br />
    李延庆一怔,“你阿姊.....已经十六岁了?”

    “是呀!她比我大九岁?!?br />
    李延庆这才有点回过味来,那天曹府文市,曹性是故意误导了自己,让自己以为曹蕴才十岁左右,原来已经十六岁了。

    他忽然又想起曹评的暗示,曹评不会是想把她许给自己吧!也不一定,说不定是高家或者潘家的女儿,那个‘山抹微云’也有可能。

    “那你想给阿姊买点什么礼物?”

    “大书娘只喜欢书,当然是买书了,李大哥,你等会儿陪我去大相国寺好不好!”

    李延庆算算中午时间还来得及,便点点头道:“好吧!我陪你去大相国寺买书,但你要答应我,买完书就回家,不准在外面逛了,还有,下次不准再一个人偷跑出来,当心遇到哑婆婆把你背去卖了?!?br />
    曹娇娇吐了一下舌头,只管拼命吃点心,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

    ======

    【最后一天,求月票??!】.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