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四百三十八章 市井小遇

寒门枭士 第四百三十八章 市井小遇

    郑荣泰被罢官后谨慎了很多,不敢在外面呆的时间太长,和李延庆喝完茶便匆匆回府了,这时天色还早,也就是上午九点钟的样子,大街上早已熙熙攘攘,人流如织了。

    李延庆在了解到事情的原委后,他一时也不知自己该去哪里?他要办的事情太多,千头万绪,他反而不知该从哪里着手了。

    郑家离梁师成的府邸不远,虽然现在梁师成不一定在府上,但他还是要去打个招呼,让梁师成知道自己已经回来了。

    不用坐牛车,李延庆步行了一里路,便来到了梁师成的府邸,果然不出他所料,梁师成昨晚就没有回府,今天能否回府也不清楚,李延庆便留了一张拜帖离开了梁府。

    刚走到大街上,一辆宽大的牛车便停在他面前,车夫笑容满面道:“官人要去哪里?我可以送官人,车费便宜算?!?br />
    这个时候乘坐牛车的高峰时间已过,车费都比较便宜,李延庆倒不在意十几文的车费,他挑开帘子看了看,里面还算比较干净,他便坐上了牛车。

    “我要去楼店务,知道在哪里吗?”

    楼店务就是官办的房屋租赁市场,京城及各州都有,以便宜的单间为主,相当于后世的廉租房租赁中心,这也是宋朝的特点,朝廷亲商,生财有道。

    车夫笑道:“京城有好几家呢!最大的一家在大相国寺,去那里十五文钱?!?br />
    “可以,就去那家!”李延庆想起自己可以顺便去那边买几本书,大相国寺旁边的书苑街可是汴京最大的书店集中之地。

    他今天主要是想找一处房宅,尽快从汴河边搬出来,他觉得思思住在那边不仅不安全,而且地方太小,有点压抑。

    李延庆囊中丰裕,光西夏战役天子就赏赐他五千两黄金,虽然他大半用来抚恤阵亡将士家属,但他还剩余了两千两黄金,这就是两万两白银了,再加上他以前的积蓄,以及在宝妍斋有四成的份子,这也是父亲坚决要给他的,他着实不为钱发愁,关键是要找一处合心的宅子。

    牛车缓缓而行,但走了不到十余步,又停下了,外面传来女人的声音,“搭一段路,去潘楼街!”

    “五文钱一人,快上来吧!”

    牛车内前后三排,最多可坐九人,可以包下来,如果不特别提出包车,车夫就要沿路带客了,这也是牛车的规矩,李延庆一时忘记了,他这才想起,车夫要他十五文车钱只是搭车钱,包车可不是这个价。

    他正要提出包车,但已经晚了,帘子掀开,一股玫瑰花的香气扑鼻而来,只三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年轻女子钻进了车内。

    “哟!车里有人呢?!?br />
    三个女子见是一个穿着长衫的年轻小郎君,眼中立刻有了笑意,索性就坐在李延庆身后,嘻嘻哈哈说笑起来。

    “去潘楼街不远,算我们十文钱吧!”

    “三位大姐,我收你们一人五文钱已经是最便宜了,你们还要讲价,这位官人去大相国寺,一个人就要十五文钱,你们不能太过分了?!?br />
    “大相国寺远??!我们潘楼街多近,可不能这样比价钱?!?br />
    这时,李延庆忽然发现前面路边还有几人招手要坐车,他心中着实不爽,连忙道:“一百文钱,这车我包了,快走吧!不要再上人了?!?br />
    “哟!小兄弟,你是要赶我们下车吗?”三个年轻女子柳眉竖了起来。

    “就当我请三位大姐吧!”

    三个年轻女人顿时眉开眼笑,“那就谢谢官人了?!?br />
    这时,一名女子立刻打抱不平,“去大相国寺包车五十文就够了,一百文太多?!?br />
    “三位大姐,你们就行行好吧!”车夫哀求起来。

    李延庆笑道:“没事,就一百文钱,给车夫大哥喝碗茶!”

    “还是官人为人厚道?!?br />
    车夫心中欢喜,向几名搭车的人比个手势,表示牛车已经被包下了,他长鞭一甩,驾驶牛车向东驶去。

    三个年轻女子免费坐了车,对李延庆都颇有好感,她们七嘴八舌问道:“官人是太学生吧!”

    夸对方太学生是京城奉承年轻男子的常用语,表示有学问有前途,李延庆见她们的化妆盒用的是李记润脂盒,身上的香水也是李记香水中卖得最火的玫瑰露,不由对她们有了一丝好感,便笑了笑说:“我这么黑这么粗,哪里会是太学生,不过是个跑码头的生意人罢了,三位大姐做什么营生?”

    “我们是乐妓,前两天有户人家成婚,雇我们当喜娘,昏天黑地忙了三天,每人才赚五百文钱,还要交给乐坊一百文?!?br />
    “现在做什么都不容易?!?br />
    “这话说得对,不过也有例外,象我们从前的行首李师师,只要唱首歌就能挣上千贯钱,听说有人曾愿出三千两银子请她喝杯酒,她还不肯答应,钱对她来说已经不重要了?!?br />
    “李师师不是失踪很久了吗?她应该不是行首了吧!”李延庆笑问道。

    “现在的行首是花想容,她在象棚唱首歌只有三百贯钱,远不能和李师师相比,李师师可是百年来汴京名气最大的乐妓,连天子都对她念念不忘,可惜死了?!?br />
    “只能说失踪,没有说她死了吧!”

    “在我们看来差不多,已经一年半不见,要么被权贵收入房中,要么就死了,反正她已经是过去了,说实话,她长什么样子我们都忘记了?!?br />
    这时,马车停下,车夫笑道:“三位大姐,曲妓馆到了!”

    三位乐妓连忙起身下车,她们对李延庆笑道:“多谢官人,有空来曲妓馆听歌,我们在春水房?!?br />
    “好!一定来给三位大姐捧场?!?br />
    三个女妓向李延庆挥挥手,嘻嘻哈哈地跑进了对面的曲妓馆,也就是乐坊,这是一家规模中等的乐坊,三个乐妓也是底层的乐妓了。

    从她们身上看得出,底层百姓的生活十分艰辛,不过李延庆也了解到了一个信息,李师师已经是过去时了。

    又走了一刻钟,牛车在大相国寺对面的楼店务铺子前停下,李延庆摸出一小块碎银子递给车夫,这至少是块两钱的碎银。

    “剩下赏给你,不用找了!”

    车夫千恩万谢走了,李延庆打量一下两边店铺,他当然不是来找楼店务,楼店务都是单间廉价的住房,一个月五百文那种,不是李延庆要的宅子。

    但楼店务四周分布着汴京最好的庄宅牙人,李延庆的目标是他们,要想找好房子,就必须找有名的庄宅牙人。

    李延庆走进一家名叫‘美宅’的很气派的铺子,这就是宋朝的房产中介了,一名伙计迎了上来,“官人要租房吗?”

    李延庆点点头,“想租一座宅子?!?br />
    伙计立刻肃然起敬,能有资格租宅子的人,都不会是普通人,“官人这边请!”

    伙计将李延庆引进一间布置清雅的房间里坐下,又去给他上茶,这时,不紧不慢走进一个中年男子,穿一件黑缎子深衣,头戴长尾幞头,倒是满脸和善,未语先笑,“在下牙人韩,做庄宅生意,官人贵姓?!?br />
    李延庆听李冬冬说起过,京城有些著名牙人都是只报姓,比如牙人赵、牙人张等等,表示世代经营,已经成一个行业的金字招牌,这个牙人韩显然是顶级的庄宅牙人。

    李延庆回礼道:“在下李延庆,今天来是想租一座宅子?!?br />
    “原来是李官人,应该不是第一次租房吧!”

    “不是第一次租房,不过宅子是第一次?!?br />
    “原来如此,那能否让我说一说官府的一些规定,然后我们看一看有没有什么折中的办法?!?br />
    “韩牙人请!”

    韩牙人不慌不忙笑道:“汴京人口太多,官府若不限制的话,很多穷人就无立锥之地了,所有租房规矩颇多,大家都不敢轻易违反,既然李官人租过房,那单间、院子之类的规矩我就不说了,说宅子,宅子一般是指两进或者三进,也就是有前院、中庭和后园,占地至少是三亩以上,房间一般不低于二十间,甚至还有亭台楼阁,假山池鱼,后园也是绿树成荫,还有奇花异草,当然,越讲究价格就越贵,其实钱倒问题不大,租得起宅子的人多得去,我也租得起宅子,但我却最多只能租四间房,没有租宅的资格?!?br />
    其实说来说去,韩牙人就是含蓄地告诉李延庆,想租宅子,必须要有资格,当然,花钱买一处宅子就不需要什么资格,但不是每个人都拿得出十几万贯钱,就算巨商大贾的资金也要周转,拿不出这么多余钱。

    李延庆微微笑道:“我也听说过一点,好像是要有功名,或者在朝中为官?!?br />
    “对!”

    韩牙人一拍大腿,“就是这个,说白了就是要当官才行,不知李官人官居几品?”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