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四百一十一章 走入绝境

寒门枭士 第四百一十一章 走入绝境

    官道上,两千余名士兵已经迅速结成了军阵,张岑格外紧张,站在高处向四周眺望,只见他的士兵正不断从东面奔逃而来,个个仓皇狼狈,不少士兵甚至还丢掉了盔甲和兵器,赤手空拳跑回来,但四周并没有敌人袭击迹象。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士兵们差不多都到齐了,张岑清点一下军队,少了近千人,这必然是被官兵袭击杀死了,张岑迅速瞥了一眼关胜,只见他满脸冷笑,负手一言不发,张岑心中暗暗恼火,却无法发作,只得喝令道:“原地休息,不得再轻举妄动!”

    士兵们纷纷坐下休息,很多人惊魂未定,呆呆地坐在草地上发怔,张岑则令人清点粮食,虽然敌军骑兵破坏了他们夺取粮食的机会,不过他们还是从镇上抢到一批粮食和牲畜,可供四千士兵食用三四天,前往高唐县是没有问题了。

    一夜没有任何动静,官兵就像消失了一般,在方圆五里范围内都再没有出现他们的身影,但士兵们依旧胆颤心惊,基本上都保持着半睡眠状态,没有人敢熟睡。

    次日一早,在将领们的喝喊声中,士兵们纷纷起身,拖着沉重的身躯,继续向北行军......

    就在南面十里外的一片树林内,一千骑兵正在树林内休息,李延庆这次分兵三路,卢飞率领三百士兵乘船走水路去高唐县,而都头王平则率领五百步兵走小路先一步赶往高唐县。

    李延庆则亲自率领一千骑兵尾随梁山军士兵,抓住一切机会歼灭敌军的零星队伍,昨晚梁山军纵兵抢掠,被李延庆抓住机会歼灭了九百余人,加上死在聊城三百士兵,梁山军已经阵亡了一千二百余人。

    这时,一名骑兵斥候疾奔而来,奔进树林喊道:“敌军已经起身出发了?!?br />
    李延庆随即下令手下骑兵起身,众人纷纷翻身上马,一边赶路一边在马上喝水吃干粮,他们的速度并不快,基本上和步行差不多,一方面要照顾马力,更重要是要配合敌军的行军速度。

    而在骑兵背后则跟着数百头满载干草饲料的骡子,有一百名士兵负责照顾,队伍浩浩荡荡向北而去。

    .........

    高唐县的黄河对岸是齐州禹城县,无论高唐县还是禹城县都有一座黄河码头,去年秋天,宋江亲自率领数万大军便是从禹城县码头渡过黄河,杀进了博州。

    如今朝廷已经出兵山东,西南济州的局势骤然紧张,宋江不得不被迫全面收缩战线,将分布在各州的军队全部集中在郓州和济州,准备和种师道的主力军决一死战。

    齐州的军队也全部调回了郓州,只留下三千人驻守重镇历城县,禹城县并没有军队驻守,不过在黄河码头上却停泊着一百余艘大大小小船只。

    这天上午,数百名士兵从历城县赶到了码头,他们带来了主公宋江的命令,让所有船只前往高唐县,准备接应河北士兵返回齐州,宋江虽然决定暂时放弃河北,但他无法放弃黄河对岸的军队,尤其有两个重要弟兄张岑和关胜,如果他们出什么事情,宋江很难对忠义堂的其他弟兄交代。

    “现在就出发,直接前往高唐县等候!”

    士兵们纷纷上了船,一名统领便催促船夫们开船北上。

    众船夫无奈,只得解开缆绳,拉起船帆,一艘艘货船晃晃悠悠离开了码头,向黄河对岸驶去,就在这时,在黄河码头附近的玄武营斥候急向黄河对岸发出了鸽信。

    卢飞率领三百士兵乘坐十艘货船在两个时辰前抵达了高唐县,他们的任务和莘县码头一样,摧毁所有前来接应梁山军士兵的船只,使河北梁山军无法乘船南下。

    卢飞接到对岸消息,一百多艘船只已经离开码头出发,他立刻喝令道:“船只出发,拦截对岸的船队!”

    十艘大船载着三百名士兵离开了高唐县码头,向黄河中部驶去,不到一刻钟,他们便看见了远处数里外的小黑点,密密麻麻的小黑点,足有上百艘船只。

    “准备出击!”

    每艘船上的三十名士兵纷纷就位,准备好了火油和火箭,就等两船交错的机会。

    宋朝水战主要使用火器,用火器烧毁对方战船的船帆或者船体,使对方遭受重创,不得不退出战斗,运气好一点能返回码头,运气不好则直接沉没在江河之中。

    火油一向是水战中犀利的武器,一般战船都会准备大量沙子,士兵会及时用沙子覆盖住敌军喷上船的火油。

    但梁山军的一百艘船只并不是战船,而是一百艘普通的运输货船,每艘船上只有几名士兵,没有火器也没有防火的沙子,他们压根就没有意识到会遭遇敌人的船只,他们还以为只是装运了士兵便返回黄河对岸。

    玄武营的每艘船上有三十名士兵,同时配备了一百余坛火油和大量火箭,这时,最前面的一艘大船迎面靠近了对方的船只,当两艘船交错而过时,站在船舷边士兵早已准备就绪,他们纷纷将一坛坛火油向对方船只的甲板上抛去。

    二十几只陶坛‘砰!砰!’碎裂,坛中火油流满了甲板,刺鼻的气味弥漫着对方船只,负责射箭的几名士兵已经准备就绪,他们在燃烧的铁皮桶中点燃了火箭,几支燃烧冒烟的箭矢向对方船上射去。

    ‘轰!’船上的火油被点燃了,燃烧迅猛,瞬间便烧遍了整个甲板,船夫们吓得大喊大叫,这时,船帆也被火箭点燃,火借风势,整艘船变成一片火海。

    士兵们如法炮制,航行在最前面的数十艘大船很快都被点燃了,河面上滚烟滚滚,火舌肆虐,船夫纷纷抱着木头跳水逃命,后面的船只见形势不妙,纷纷调头向南岸码头驶去。

    玄武营船只却没有停步,它们继续追赶,船夫可以饶过,但所有的船只他们必须全部烧毁,彻底断绝河北梁山士兵撤回南岸的希望。

    .........

    当数千梁山军行军五天五夜,终于赶到八百里外的高唐县时,迎接他们的依然是紧闭的城门和城头上数千支冷冰冰的箭矢,王贵率领七千乡兵坐镇高唐县,将数千名长途跋涉而来的梁山军士兵推入了绝望的深渊中。

    两里外,四千名梁山军士兵在官道旁的树林内休息,每个士兵都垂头丧气,心情沮丧到了极点,原以为可以进入高唐县好好休息并报餐一顿,不料他们还是来晚一步,数千敌军士兵已经占领高唐县,除非他们拼死攻下县城,否则他们真的无路可走了。

    张岑心中也一样失望到了极点,其实在聊城时他便隐隐猜到高唐县的情况也差不多,也一定被敌军占领了,但他还抱有那么一线希望,或许高唐县没有驻扎敌军,或许黄河码头上停泊着前来接应他们的船只。

    现在一半希望已经断绝,还有最后的半点希望,黄河码头那边有没有大哥派来的船只?

    这时,一队跑去黄河码头上打探消息的士兵回来了,他们带来了一名侥幸游上岸的船夫。

    张岑连忙迎上前问道:“情况怎么样?”

    “将军,情况很不妙!”

    “为什么?”张岑心一沉,他隐隐意识到了什么。

    船夫跪下泣道:“我们本来是接应将军过河,结果遇到了对方的船只,他们非常凶狠,用箭射火烧,我们无法抵挡,烧毁了很多船只,我们只能跳水逃生?!?br />
    “那其他船只呢?”

    张岑急问道:“难道所有的船只都被烧毁了吗?”

    “其他船只我不知道,它们逃回去了,但敌人的船只也追了上去,估计凶多吉少?!?br />
    张岑俨如掉入冰窟,冷得浑身发抖,他心中彻底绝望了,所有的逃生之路都被堵死,他们该怎么办?

    这时,一名士兵狂奔而来,指着远处大喊:“将军,快看骑兵!”

    张岑回头望去,只见数里外的一片高地上出现了一支骑兵队伍,足有千余人之多,就像一直追随猎物的狼群,正在远远地眺望着他们的猎物。

    怎么办?他们又该何去何从?张岑呆立良久,最后他不由长长叹息一声,下令道:“传我的命令,大军继续北上,去德州!”

    =======

    【求月票!求推荐票!】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