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三百七十四章 卫州警讯

寒门枭士 第三百七十四章 卫州警讯

    李延庆之所以力劝汤王两家南迁,也是为了给两个好朋友一个交代,当然也是为了将来汤怀、王贵能与自己站在一条线上,这种事情不能到了?;笨滩抛?,必须早早打算,这次借着送信来拜访王家其实就是为了劝说王家同去江夏,没想到汤王两家被时局困扰,都有了准备后路想法,正中他的下怀。

    从王家告辞,李延庆又去了岳飞家,他知道岳飞父亲生病,家境比较困难,他便给岳家送去五十两银子,岳飞父母怎么也不肯收,但最终推却不掉李延庆的一番心意,只得收下了。

    从岳飞家里出来,已经快到中午,李延庆便来到汤王村的永济渠码头上,这里有家小酒馆,他记得这里的鱼烧得不错。

    “欢迎官人前来吃饭!”酒保热情地迎了出来。

    “有新鲜的鱼吗?”

    “有!刚刚才送来的鲤鱼,从冰窟窿里钓的,鲜活肥美,不是我吹,小店的酱烧鲤鱼可是汤阴一绝,吃过的人都拍案叫好?!?br />
    “我知道,给我来条鱼,再配几个小菜,有热的肉包子来一盘,再来壶酒,要你们窖藏的清酒?!?br />
    “那个可贵,要五十文钱一壶?!?br />
    李延庆扔了三钱碎银子给他,“剩下的赏你!”

    酒保顿时眉开眼笑,“小人回头给你喂马!”

    李延庆把马拴在店门口,酒保将李延庆请进店里坐下,又送来一只火盆。

    由于永济渠结冰封冻的缘故,酒馆生意十分清淡,只有两三个客人,都是本村人,现在这个时候没有外地客商。

    片刻,酒保端来几盘野味冷菜和一盘刚出笼的包子,又烫了一壶酒端来,“鱼正在烧,请稍等片刻,官人先喝酒!”

    李延庆吃了两个包子垫垫肚子,这才给自己斟了一杯酒,这时一阵香风从后面飘来,李延庆一回头,只见身后站了一个十分秀丽的年轻少女,身材中等,长得珠圆玉润,一双大眼睛格外动人,穿一身上好的狐皮袄,下身是一条大红色的百褶厚裙。

    “你是.....汤圆儿!”

    李延庆忽然认出了她,汤怀的妹妹汤圆儿,长得和从前变化很大,只是那双灵巧的大眼睛让李延庆一眼便认了出来。

    汤圆儿嘟着嘴道:“怎么是你一个人回来,阿贵呢?”

    “他要参加武举,你知道的?!?br />
    “我当然知道!他为什么没有信给我?”汤圆儿显得很不高兴。她听祖父说庆哥儿替阿贵送家信,他却没想到给自己写封信。

    李延庆笑了起来,“当然有信给你,只是口信,你要听就坐下?!?br />
    汤圆儿顿时眉开眼笑,连忙在李延庆对面坐下,用脚把火盆勾过去,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托着腮期待地问道:“说吧!什么口信?”

    李延庆笑眯眯说:“阿贵告诉我,他这次去考武举,完全就是为了你,我也不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br />
    汤圆儿眼睛一亮,俏脸上泛起一抹嫣红,有些羞涩问道:“他真是这么说吗?”

    “其实我也知道是什么意思,我就等着喝你们的喜酒!”李延庆忍不住笑了起来了。

    汤圆儿实在坐不住了,羞得起身就跑,走到门口想起什么,把一个小皮囊扔给李延庆,“庆哥儿帮我把这个袋子捎给阿贵,多谢了!”

    说完,汤圆儿一溜烟地跑了,步伐异常轻快,李延庆看了看皮囊,里面应该是一封信,还有一块绣帕,李延庆笑着摇摇头,将皮囊收进了马袋里。

    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吵嚷,“不行!都给了你们,其他客人怎么办?”

    李延庆探头看了一下,只见外面人影重重,似乎来了不少人,把他的马遮住了,李延庆有点不放心,起身走出酒馆。

    只见外面来了老老少少足有十几人,看样子像一个家族,还有两辆驴车,上面装满了锅碗瓢盆之类,就象逃难一般。

    只见一个老者正和酒保交涉,“我又不是不给钱,你们再做就是了?!?br />
    “我们包子每天只做十几笼,村里人天天来买,客人都是固定的,你们要买几笼可以,但全部买走不行?!?br />
    李延庆笑问道:“老丈是哪里来?”

    “我们是从南面的卫州过来,那边在闹匪乱,我们只好来相州投奔亲戚?!?br />
    “卫州也闹匪乱吗?”

    “梁山乱匪??!”

    李延庆微微一怔,“老丈说什么?”

    “这位官人还不知道吧!梁山几千人在攻打黎阳仓,死了不少人,闹得卫州人心惶惶,这个乱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酒保拗不过老人一再恳求,终于把包子全部卖给他们,一群人继续沿着永济渠北上。

    李延庆回到自己桌前,心中很奇怪,梁山军居然杀到了卫州,黎阳县是有一座中转粮仓,河北两路的官粮都要运到黎阳仓,然后再转运到汴京,这次他们北征西夏的粮食也是从黎阳仓运来。

    但问题是现在是冬天,黄河都结了冰,水路不通,就算攻下黎阳仓又怎么把粮食运走?几千人又能带走多少粮食?他们若需要粮食完全可以在梁山附近攻打城池,奔袭千里来攻打黎阳仓,似乎得不偿失??!

    如果说梁山军想效仿隋朝瓦岗军开仓放粮,救济民众,现在并没有灾荒,也没有几十万灾民嗷嗷待哺,卫州、相州的民众并不缺粮,这样做也不会有效果。

    那梁山军又是为了什么缘故攻打卫州黎阳仓?

    李延庆百思不得其解,这时,酒保把热腾腾的酱烧鱼端上来,李延庆却没有什么胃口了。

    他心中有点担心起来,毕竟黎阳县距离汤阴县只有一百五十里,这个距离太近了,李延庆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危险。

    他匆匆吃了饭便起身向汤王村而去,身为情报司首领,他对各种情报有着天然的敏感,李延庆奔进汤王村,远远看见了汤廉迎面走来。

    他连忙上前道:“老员外,我刚刚得到一个消息,梁山军目前在卫州一带出没,出于安全考虑,这几天老员外最好避一避?!?br />
    汤廉连忙道:“我也正要去找王员外,汤家在黎阳县的客栈发来鸽信,说梁山军队在攻打黎阳仓,小官人觉得他们会打到汤阴来吗?”

    “很难说,就算主力不来,很可能小股的乱匪也会来骚扰,黎阳县离我们这里太近了,还是小心一点好?!?br />
    “好吧!我听小官人的建议,我们去县城避几天,我去看看王员外要不要一起去,要不,小官人和我们一起去吧!”

    李延庆笑着摇摇头,“多谢老员外,我没有什么担心,如果梁山乱匪真的杀来,我也能避开?!?br />
    “好吧!你自己当心?!?br />
    两人分了手,李延庆催马向鹿山镇方向疾奔而去,鹿山镇依旧和平常一样熙熙攘攘,十分热闹,到处可见出来吃饭购物的学生。

    路过一家杂货店时,他忽然听见有人在叫自己,“延庆!”

    李延庆一回头,只见族长李真从杂货店出来,他连忙翻身下马,牵马上前笑问道:“二叔怎么在这里?”

    “我来买点东西,我上午听说你回来了,却找不到你?!?br />
    “我去汤王村了,给王贵送封家信,二叔有事吗?”

    “我有件私事想请你帮帮忙?!?br />
    “什么事情?”

    “我们边走边说?!?br />
    李真骑上毛驴,两人一起向李文庄走去,李真叹了口气道:“就是我家光宗的事情?!?br />
    “二郎吗?”

    李真点点头,“明年初他就要从州学出来了,我想让他去考太学?!?br />
    李延庆没有吭声,他知道李真想请自己帮什么忙,一定是想请自己帮李二进太学,可那小子从小就不是读书的料,就算自己托关系让他进了太学,他的学业能跟得上吗?

    李真又补充道:“这次是他自己想读书,本来你爹爹叫他去帮忙,但他自己想再读几年书,既然他有这个心,我这个做父亲的当然要全力支持?!?br />
    “那三郎呢?”

    “耀祖目前还在州学呢!但他不想读书,一定想做生意,我准备再过两年就把他交给你父亲?!?br />
    李延庆想了想说:“我不能保证他一定能进太学,只能说尽力而为!”

    李真大喜,“那就多谢了!”

    不多时走到村口,李真还要去一趟潜山村,两人便在村口分手,这时,李延庆忽然想起一事,连忙大声喊道:“二叔,我刚得消息,梁山乱匪在卫州出没,要当心一点!”

    李真已经走远,远远听他哈哈大笑,“早就习惯了,卫州离咱们这里还远呢!”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