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三百七十章 邯郸遇匪(下)

寒门枭士 第三百七十章 邯郸遇匪(下)

    片刻,杨亮和伙计回来了,杨亮手中拿着一个大木盒子,身后还背着两壶箭,李延庆上前接过木盒打开,这是一把通身漆黑的骑弓,做工十分考究,至少是一石五斗的硬弓,弓背上刻有两个金字,借助月光,李延庆隐隐认出是‘无羽’二字。

    李延庆迅速上了弓弦,戴上扳指,拉了一个满弓,确实是一石五斗的弓,对他稍微轻了一点,不过也勉强能用,这把弓虽然谈不上极品,但确实是把好弓,它怎么会在客栈?

    掌柜明白李延庆的疑惑,苦笑一声说:“这是一个客人忘在店里的,已经三年了,我估计他不要了,所以就收起来,那两壶箭也是客人忘下的,不过不是同一人?!?br />
    这时,杨亮已经将三具尸体投进了水井,将三把朴刀递给李延庆,李延庆将刀递给对掌柜和两名伙计道:“你们一起进屋躲起来,这刀给你们,若真有什么事就拼命吧!”

    掌柜吓得浑身一哆嗦,“官人要离去吗?”

    李延庆摇了摇头,“我们暂时不走,快去躲起来!”

    掌柜亲眼看见李延庆言而无信地杀死了盗匪,他不是太相信李延庆的承诺,但也无可奈何,只得和伙计接过刀躲到屋里去了。

    这时,李延庆又嘱咐杨亮道:“你守住院门,我在屋顶,有盗匪进来不要硬干,要学会偷袭,明白吗?”

    “卑职明白!”

    杨亮躲进了牲畜棚,李延庆一跃翻上院墙,迅速向屋顶奔去,很快蹲在了客栈前楼积满雪的屋顶上。

    客栈前楼有三层高,站在屋顶可以清晰地看见他们所住的院子,相距不到五十步,同时可以看见周围大街上的情形,街道上已经没有刚才那样混乱,大部分人都找地方躲起来了,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二十几具尸体,尸体中有几个是赤着身体的女人。

    盗匪就是从北门进来,但没有深入县中,就在北门一带洗劫民财,街对面是一家银铺,银铺旁边是一家瓷器店,瓷器店被火点燃了,只是火势并不大,似乎没有烧起来,快要熄灭了。

    银铺显然是盗匪关顾的重点,里面有不少人,隐隐听见银铺中有人在哭喊,大街上不时有三五成群的盗匪跑过,正挨家挨户地踢门。

    这里李延庆忽然听见旁边巷子里有女人的哭声,他弯腰飞奔几步,从房顶最右侧探头望下去,只见客栈旁边的小巷里,两名乱匪正将一个年轻女子按在地上狂扒衣服,女人一边哭一边拼命挣扎,但渐渐地快挣扎不动了。

    李延庆抽出两支箭,张弓便一箭射去,‘噗!’箭矢强劲地射穿了其中一人后脑,盗贼一头栽倒在女人身上,另一人顿时吓傻了,他刚抬起头,第二支箭也射到了,从他眉头心射入,盗贼惨叫一声,翻身倒地。

    女子吓得魂不附体,拼命向后爬了几步,忽然尖叫一声,连衣服也顾不得穿,翻身爬起便跌跌撞撞向巷子深处奔去。

    就在这时,一群盗贼举着火把冲进了客栈,至少有二十余人,李延庆的心一下子紧了起来,不过这群盗匪并没有全部去后院,而是分成两批,一批上了前楼,另外一批约七八人进了后院。

    李延庆已没有选择余地,他也豁出去了,立刻跪在瓦上,毫不犹豫地向奔去后院的盗匪射箭,他箭无虚发,八支箭连珠射出,一箭射杀一人,尽量一箭毙命,避免他们惨叫。

    可怜八名盗贼还没有发现冷箭从何处射来,便被李延庆全部射杀在通往后院的巷子里,虽然还是几声惨叫,但并没有引起其他盗匪注意。

    李延庆杀得兴起,他索性背起弓箭,揭开瓦片翻身进了下面屋里,刚跳下地,他似乎听到什么,一回头,只见屋角藏着一对夫妻,两人恐惧地望着从天而降的李延庆,吓得抱在一起,浑身发抖。

    这时外面传来急促的奔跑声,已经有盗匪上三楼了,脚步声忽然在门口停下,李延庆伸出指头放在唇边对夫妻二人轻轻嘘了一声,一闪身躲在门后。

    ‘砰!’房门被踢开了,一名盗匪执刀冲了进来,“把钱财交出”

    不等他说完,只见寒光一闪,一颗人头已经落地,骨碌碌滚到夫妻面前,吓得女人尖叫起来。

    “这屋里有女人!”

    三四名盗匪同时向屋子里冲来,不等他们反应过来,李延庆出手快如闪电,连劈带刺,一口气连杀三人,最后一人吓得转身便逃,李延庆短剑脱手而出,将他钉死在地上。

    李延庆拔出短剑便向二楼走去,刚走到楼梯口,只见一群盗匪背着大包小包向这边走来,其中两人肩头还扛着两个被打晕的女人,他们并没有意识到楼上的惨叫声是自己同伴发出,还以为是同伴杀人抢劫。

    李延庆出手迅猛,连射四颗飞石,将前面的四人打翻在地,他低吼一声,挥剑冲了上去,只见血光四溅,肢体乱飞,惨叫声四起,当李延庆气喘吁吁停下,地上已经满是肢体和人头,血浆喷满了墙壁,两名刚刚苏醒过来的女人吓得哀嚎一声,再次晕过去。

    就在这时,外面大街传来急促的马蹄声,有人大吼道:“老七,让所有弟兄都出来,准备走了!”

    李延庆心中一动,疾奔进一间屋,屋子里有两名被杀的商人,他推开窗子,重新抽出了弓箭,只见对面的银铺门口一人骑在马上,手执一杆长枪,正在喝令银铺中的弟兄出来。

    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手下,个个背着大包小包,不少人手上还拖着年轻女子,他们一边摸着女人,一边得意大笑。

    这群盗匪已经在集结准备走人了,必然很快会发现少了二十余人,客栈将是他们搜查的重点,人太多,恐怕自己一人对付不过来。

    李延庆想了想,便奔回院子,翻身上了马,对杨亮和从房间里跑出来的掌柜道:“盗匪要集合了,你们赶紧带人从后门走,我去把他们引开?!?br />
    杨亮急了,“我和参军一起去!”

    “胡说!你武艺不行,只会拖累我,快带他们走!”

    无奈,杨亮只得把伙计和女人都叫出来,跟着掌柜向后门奔去,后门通向刚才那条小巷,李延庆发现小巷很深,似乎并不是死路,从那边逃走问题应该不大。

    李延庆催马便向前院奔去,刚冲进院子,便听见院门外有人喝问道:“你们能确定刘老三他们是进客栈了吗?”

    “肯定,小人看见他们进去的?!?br />
    “他娘的,是怎么回事?跟我进去看看!”

    李延庆知道机会就在这一瞬间,他纵马冲出大门,大喊一声,“梁山好汉在此!”

    马匹冲出了院门,十几步有大群盗匪向这边走来,足有四五十人,中间正是刚才那名骑马男子,手执大刀,李延庆大喊让他一愣神,李延庆抓住了这个转瞬即逝的机会,扭身一箭,箭如闪电,‘噗!’箭从骑马男子的左太阳穴射入,箭尖从右太阳穴贯出,男子惨叫一声,长枪当啷落地,当场毙命。

    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李延庆一提缰绳,战马稀溜溜一声暴叫,纵身从盗匪的头顶上飞越而过,落在数丈之外,李延庆一口气奔出三十步外,这才勒住战马冷冷地望着这群盗匪。

    盗匪们终于反应过来,一起向李延庆怒目而视,一名小头目趴在地上叫喊首领半晌,忽然站起身指着李延庆悲愤大吼:“二寨主被他杀了,将他千刀万剐,给二寨主报仇!”

    “杀??!”数十名盗匪一起挥刀向李延庆杀来。

    李延庆心中杀机顿起,他要将这群人赶尽杀绝,一个不留,李延庆双腿控马缓缓向后退,手中连珠箭疾速射出,他出手极狠,每一箭都射中盗贼头部,皆是一箭毙命,一口气射出了十五箭,射杀十五人,他双臂着实酸麻,便停止了射箭。

    短短三十几步,尸体倒了一地,连刚才的小头目也被李延庆一箭射杀,其余盗匪们早已吓得魂飞魄散,三十几人发一声喊,抢来的钱物女人也不要了,调头便向城门逃去。

    李延庆哪里容他们逃走,上前抄起贾进的长枪,纵马追了上去,他左冲右突,连杀二十余人,剩下的十余人眼看要奔到城门处,忽然从城门外冲进来大群厢军士兵,团团将十几名盗匪包围了,十几盗匪早已被李延庆吓得胆寒心裂,纷纷跪下磕头如捣蒜,“我们投降!投降!”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