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三百六十八章 蔡京罢相

寒门枭士 第三百六十八章 蔡京罢相

    或许是岁数太大的缘故,尽管蔡京小心翼翼养生保养,但身体还是时不时会出点小问题,这两天蔡京略略感恙,又在家休养了。

    病房内,脸色憔悴的蔡京正躺在床榻上,一名侍女小心地服侍他喝药,蔡京正和旁边探望他的重臣张邦昌闲聊局势。

    “我说西夏怎么肯在大胜的情况下求和,原来是女真攻破了上京?!?br />
    “公相,女真人攻破了上京,是不是说明辽国大势已去?”张邦昌忧心忡忡问道。

    “也不能这么说,辽国还有中京、南京和西京,五京只失其二,,还有挽回的余地,不过辽军的战斗力也着实出乎我的意料,装备那么精良,却连蛮夷女真人都打不过,可见辽军只是虚有其表,内部也早已腐朽不堪?!?br />
    “公相觉得官家会趁机攻打辽国吗?”

    蔡京淡淡一笑,“官家一心想在太庙中树立地位,为攻西夏准备了两年,最后却一无所得,他岂能甘心,现在辽军表现得如此不济,若说官家不动心是绝不可能,但辽国不是西夏,要想攻辽,至少也要备战三四年,而且方腊和宋江在南北造反,声势浩大,我想这几年官家应该还是以平定内乱为主?!?br />
    “那官家会让谁去平定内乱?”

    “童贯被贬,种师道风头正盛,我估计非种师道莫属,你可以推荐种师道”

    两人正说着,门外忽然传来侍女的阻拦声音,“大衙内,老爷正在静养,你不能这样闯进去!”

    “胡说,我去探望父亲的身体,还需要什么禀报,快给我闪开!”

    蔡京眼中闪过一丝怒色,不等他开口,长子蔡攸便闯了进来,蔡京狠狠瞪了他一眼,“你来做什么?”

    蔡京和儿子蔡攸已经反目为仇,蔡攸现任龙图阁学士,参与内阁议事,凡父亲蔡京的各种提案,蔡攸一律反对,凡父亲想提拔的人,他会千方百计加以诋毁,两人在朝中见面也是怒目而视,早已没有父子之情。

    蔡攸躬身施一礼,“孩儿听说父亲感恙,特来探望!”

    说着他一把推开喂药的侍女,坐在床旁给父亲诊脉,蔡京反感之极,甩开他的手,“有客人在此,你不打个招呼吗?”

    蔡攸立刻装出刚刚才看到张邦昌的样子,满脸惊讶,起身行礼,“失礼!失礼!我没注意到张右丞也在,我还以为哪个卖狗皮膏药的游方郎中?!?br />
    张邦昌尴尬地笑了笑说:“我还有事,你们父子慢慢聊吧!”

    蔡攸连忙止住他,“我才有急事,你继续坐,父亲无恙我就放心了?!?br />
    说完,他向蔡京施一礼,便转身匆匆去了。

    蔡京叹息一声,“逆子就是逆子,连我的客人也这样出言不逊,看来这个父子关系是维持不了多久了?!?br />
    张邦昌奇怪问道:“既然他无心关怀公相,他为何又要来?”

    蔡京重重哼了一声,“他只是来看我是不是要病死了!”

    蔡攸离开相国府,随即骑马急急赶往延福宫,蔡京还是小看了儿子,可不是蔡攸想来探望父亲,而是天子赵佶让他来看一看蔡京的病情。

    蔡攸被宦官领进了两仪殿内,向正在看书的赵佶跪下行大礼,“微臣拜见陛下!”

    “你父亲病情怎么样了?”赵佶放下书淡淡问道。

    “回禀陛下,父亲病情沉重,大小便已失禁,病房里恶臭无比,而且他神智昏乱,居然已不认识我是谁,我估计他活不了几天了?!?br />
    “哦!这样严重的病情怎么还能替朕治理天下?”

    “确实,他赖在相位太久,早就该滚蛋让贤!”

    “不能这样说自己的父亲!”

    赵佶脸上装着有些不悦,挥挥手道:“去吧!朕知道了?!?br />
    “微臣告退!”

    蔡攸行一礼退下去了,赵佶沉思片刻吩咐道:“去把李彦找来!”

    宦官飞奔而去,不多时,大内总管李彦匆匆赶到两仪殿,跪下行礼道:“阿奴参见陛下!”

    “你替朕去一趟相国府,探望一下蔡相国的病情,顺便给他带几支上好人参去?!?br />
    “阿奴遵旨!”

    李彦起身要走,赵佶却冷冷道:“朕还没有说完?!?br />
    吓得李彦又再次跪下,赵佶喝了口参茶,这才缓缓道:“再告诉蔡相国,让他自己告老还乡吧!”

    李彦惊得浑身一颤,他们刚刚才庆祝童贯倒台没两个月,怎么官家又要免去蔡相国的相位?

    “陛下,蔡相国是朝中的定海神针,不宜轻动?!?br />
    赵佶哼了一声,“是??!他这根钉子钉得太久了,已经有点生锈,是该换新钉子的时候了,去传达朕的意思,如果他不肯请辞,朕就只能直接罢相了?!?br />
    李彦万般无奈,只得答应一声,起身慢慢退下了。

    赵佶冷眼望着他远去,不由冷笑一声道:“还居然和朕讨价还价?你太嫩了一点!”

    两天后,蔡京正式上书天子,以年迈多病为由辞去相国之位,告老还乡,赵佶随即批准了他的请辞,赐他白银五千两,玉带一条,准他在京养老。

    童贯丢了军权,蔡京丢了相权,一时间朝廷震动,此时尚书右仆射兼门下侍郎白时中出任太宰,尚书左仆射兼中书侍郎余深出任少宰,两人分别为左右相,而张邦昌为尚书右丞出任副相,唯独尚书左丞空缺,少了一个副相,众人都看好蔡攸,毕竟蔡京是告老还乡,天子于情于理都会给蔡京一个面子,将他长子提拔为副相。

    入夜,一顶轿子进了太傅梁师成的府中,王黼从轿中出来,跟着大院匆匆向内宅走去,来到梁师成的书房前,大院禀报道:“老爷,王中丞求见!”

    “让他进来!”

    大院向王黼点点头,王黼这才走进了梁师成的书房。

    房间里灯光柔和,梁师成正坐在一盏仙鹤灯下看书,王黼上前躬身行礼,“参见太傅!”

    “王中丞请坐!”

    王黼坐下,满脸敬佩道:“果然被太傅说中,童贯去职,蔡京的相国之位也坐不稳了?!?br />
    梁师成淡淡一笑,“天子要的是平衡,童贯倒了,蔡京罢相也就是必然了?!?br />
    “可现在枢密院主官空缺,还有尚书左丞之位也空缺,太傅觉得谁有希望?”

    王黼满脸期待地望着梁师成,他当然是希望自己入相,梁师成曾答应过他。

    梁师成笑了笑问道:“王中丞觉得谁会出任知枢密院事一职?”

    王黼想了想说:“现在满朝文武都认为是种师道升任此职,他在西夏立下大功,资历也足够了,应该非他莫属,今天下午张邦昌已上书推荐他为知枢密院事?!?br />
    “那尚书左丞呢?”梁师成又笑问道。

    “现在朝中公认三人有希望,一个是蔡攸、一个是李邦彦,还有一个就是卑职,就不知最后花落谁家了?!?br />
    梁师成笑了起来,“蔡攸资历太弱,去年才被赐同进士出身,从未在地方出任官职,官家再宠幸他也不会拿原则开玩笑,再过十年或许有希望,而这次不行,李邦彦就是蔡京的人,任命他和任命蔡京有什么区别?所以只有任命你才能保持平衡?!?br />
    王黼心中长长松了口气,他连忙道:“可是卑职该做点什么才能引起官家的注意?”

    “我已经替你想好了,你可以推荐右卫上将军高深为知枢密院事?!?br />
    王黼一下子愣住了,“那种师道呢?”

    梁师成递给他一张纸条,“按照这上面的官职推荐,相信官家就一定会任命你为副相尚书左丞?!?br />
    王黼接过纸条,半晌没有说话,右卫上将军兼兵部尚书,这不就完全剥夺了种师道的军权吗?

    梁师成明白他的心思,淡淡笑道:“事情也没有那么坏,毕竟他立下大功,官家还会赐他重爵财富,况且他年事已高,也该安享晚年了?!?br />
    他又注视着王黼缓缓道:“照我说的去做绝没有错,只有剥夺了种师道的军权,官家才会觉得你深知他的心意,副相之位非你莫属?!?/div>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