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三百四十八章 入网之鱼

寒门枭士 第三百四十八章 入网之鱼

    李延庆所说的盆地外形俨如一只八角碟子,四周都是低缓的丘陵,被浓密的树林覆盖,丘陵中间是一片低洼处,面积大约在三十顷左右,在丘陵和丘陵之间,分布十几条谷道,其中四条谷道是通往弥勒洞、夏州、银州以及德靖镇的小道。

    弥勒洞是西夏十二军司之一的左厢神勇军司的驻地,军司相当于后世的军区,左厢神勇军司主要管辖东南一角,直接面对宋朝的晋宁军和绥德军两地,扼断横山大峡谷的银州也属于左厢神勇军司,所以在宋军攻克银川城的恶战中,伤亡最惨的也是左厢神勇军司,尽管逃回来三千余人,还是有近六成的军队被宋军全歼,而且连主帅李良辅也死在银州。

    夜幕中,一支万余人的西夏军正疾速向西行军,这支西夏军正是来自弥勒洞的左厢神勇军司,银川城之战,军司的三万驻军只剩下一万三千人,加上主将李良辅之死,驻守弥勒洞的副将拓跋宁无论如何也逃不掉君王严惩的命运,除非他能够力挽狂澜,立下大功。

    察卡狡猾地看透了拓跋宁窘迫的局面,便邀请他共击宋军的补给粮队,并联手歼灭宋军从北方过来的那支军队,察卡在鹰信中说得很直白,那样他们就可以免除因李良辅阵亡而面临的严惩了。

    察卡的鹰信直接刺透了拓跋宁难心中以掩饰的恐惧,拓跋宁最终只得妥协接受察卡的方案,他留三千军守弥勒洞,自己率领一万军队疾速向粮道奔来。

    拓跋宁率领的一万军队都是山讹军,人数虽然最多,但装备却是最差,以皮甲和铜矛为主,毕竟西夏没有宋朝的国力,不可能每个士兵都能披挂铁甲,不过山讹军大多是山民,民风彪悍,身体素质极好,在山地行军速度快疾,战斗力也十分强大,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拓跋宁觉得自己还有扳回局面的本钱。

    五更时分,西夏军距离盆地还有二十里,这时,在山腰上,几名宋军斥候正躲在一块大石背后,注视着西夏军的到来,三人默默清点着人数,观察对方装备和士气,只片刻,三人点了点头,转身向背后的树林内迅速奔去,很快便消失在树林内。

    .........

    斥候带来的情报着实出乎李延庆的意料,不是从石州出来的军队,居然是从弥勒洞过来的西夏军,而石州方向却没有一点想消息。

    “老将军,石州方面恐怕不会有军队来了?!背了剂季煤?,李延庆平静地对宗泽道。

    “为什么?”

    “很简单,我们有两万军队,加上麟州过来的两万军队,一共四万军队,要想歼灭这四万军队,没有同等的兵力可不够,如果石州倾兵而至,那石州怎么办?如果兵力太少,非但不能吃掉我们,反而会被我们反噬?!?br />
    “所以你认为石州军队不会来了?!?br />
    “正是!”

    宗泽负手走了几步,半晌道:“你的结论或许正确,但原因未必是你说的那样?!?br />
    “老将军能否详细说说?”

    “我也说不清楚!”

    宗泽苦笑一声说:“只是一种直觉,多年的官场经验告诉我,或许西夏官场之间也涉及到某种暗斗?!?br />
    “老将军也认为石州西夏军不会出来?”

    宗泽点了点头,李延庆急忙心中大喜,又问道:“我们下一步该如何行动?”

    宗泽负手望着天边泛起一丝鱼肚白,淡淡笑道:“一万人敌军我们就可以消灭,至于麟州方面的宋军,可以让他们改道去攻打弥勒洞,趁敌军兵力空虚,一举占领弥勒洞大营,整个东南角的局势就盘活了?!?br />
    “那我们几时出兵?”

    “现在就出兵!”

    李延庆明白宗泽的意思了,敌人行军一夜,必然疲惫不堪,趁天未亮的时间,他们会休息一两个时辰,这个时候正好就是他们偷袭敌军的大好良机。

    宗泽当即立断,他和李延庆各率一万军队,钳子一般向数里外的一万西夏军猛扑而去。

    宗泽的判断并没有错,从昨天黄昏时出发,经历了将近六个时辰的强行军,从弥勒洞过来的一万西夏士兵已经疲惫不堪了,从时间上推算,宋军粮车队至少要下午到晚上才能抵达盆地一带,所以拓跋宁并不着急,在进入埋伏的树林后他便下令士兵原地休息三个时辰。

    士兵们倒头便睡,他们是藏身在一片松林内,地上铺着厚厚的松针,干燥而舒适,不多时,大部分士兵便悄然进入了梦乡。

    拓跋宁也有疲惫了,他靠在一棵大树上闭目休息,松林里十分安静,可听见不少士兵时起时伏的鼾声,他在外面部署了上百名暗哨,一旦有情况便可想他们发出警报。

    就在拓跋宁刚刚熟睡之时,四周忽然想起了尖利的鸣镝声,‘咻——’鸣镝声响成一片,顿时将拓跋宁从睡梦中惊醒,这种极短时间的睡眠被惊醒令他头痛欲裂,但他心中还是意识到不妙。

    一名士兵奔进树林狂喊:“发现敌情!发现......??!”

    几支箭射穿了他的后背,士兵惨叫一声,倒地阵亡,士兵的叫喊惊动了树林中的士兵,他们纷纷从睡梦中惊醒,拓跋宁也惊得跳起来,大喊道:“有敌情,快快起身!”

    话音刚落,无数支火药箭如雨点般从头顶树林中穿射而入,士兵密集地躺在数百亩的树林内休息,躲闪的空间极少,越来越多士兵中箭,树林内响起一片凄厉的惨叫声。

    “举盾牌!”拓跋宁急得大吼。

    但士兵们似乎没有听见主将的叫喊,因为比箭矢更严重的事情出现了。

    “火!起火了!”士兵们开始恐惧地大喊起来,

    柔软干燥的松针被火箭点燃,火势蔓延极为迅速,只片刻,松林到处是燃起的大火,士兵们哭喊着、推攘着向树林外逃去,他们的铜矛太长,阻碍他们逃命,士兵们纷纷丢弃长矛,没命地奔逃,但就在一群群士兵逃出松林,他们面对的却是一排排冰冷的弩箭。

    “射!”

    千弩齐发,密集的箭矢射向惊慌失措的西夏士兵,七十步内,宋军强大的弩箭可以轻松射穿西夏军士兵的破甲,刚刚冲出松林的西夏士兵纷纷栽倒在山坡上。

    而在北面山坡上也一样,宗泽率领一万士兵截断了西夏士兵逃跑的去路,他们的地方比较狭窄,无法向南面山坡那样用弓弩拦截,但他们列出了铜墙铁壁般的长矛阵,绵延近三里,使西夏士兵无路可逃。

    这时,拓跋宁也树林里冲出来,他身后跟着千余名士兵,拓跋宁手握战刀,脸上被烟熏得漆黑,肌肉扭曲,愤怒得双眼通红,他怒吼一声道:“拔刀冲上去!”

    虽然大部分西夏士兵丢弃了长矛,但他们的战刀却还随身携带,千余士兵纷纷拔出战刀,跟随着主将冲了上去。

    “给我杀!一个不留?!弊谠蠹苑讲豢贤督?,心中动怒,下达了杀绝令。

    在密集的长矛阵面前,西夏士兵的战刀是那么软弱无力,他们根本无法冲破一万士兵组成的长矛阵,纷纷死在长矛下,主将拓跋宁被三支长矛刺穿了身体,他趴在一排长矛上,眼睛凸起,双眸已经失去了光泽,至少最后一刻,他才终于明白了察卡阴毒的用意。

    .........

    石州城头,察卡手执看着远方燃起的大火,他嘴角露出了一丝狞笑,拓跋宁这个蠢货真的率军出战了,他竟然一点都没有想到这是宋军的诱敌之计?或许他想到了,以为石州也要出兵才欣然出征吧!

    察卡轻轻哼了一声,拓跋宁再全军覆灭,那就是左厢神勇军司的责任了,和他的祥祐军司没有一点关系。

    这时,一名偏将快步上前,躬身道:“将军,军队已经列队完成,随时可以出发!”

    察卡点点头,“大军立即出发!”

    石州城的北城门开启,两万西夏大军浩浩荡荡冲出城门,向五十里外的夏州城疾奔而去。

    察卡当然要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只不过他是要转移一部分军队去夏州城,夏州城是民城,城中有十几万居民。

    相对于城池,西夏君主李乾顺更看重人口,在宋军虎视眈眈下,察卡一直找不到机会转移军队,现在宋军分兵去对付拓跋宁,自然无法再分兵追击自己,察卡抓住这个机会开始大规模调动军队。

    宋军大营果然没有追击,种师道眼睁睁望着两万西夏军离城而走,他却无可奈何,敌军确实抓住了他无法分兵的弱点。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