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二百九十二章 父子激争

寒门枭士 第二百九十二章 父子激争

    接下来的半个月是李延庆前世今生最快乐也是最刻骨铭心的一段时光,他和李师师朝夕相处,或听她弹琴,或给她画眉,到了夜里,更是两尽情人享受鱼水之欢的春宵之夜。

    时间悄然流逝,离李延庆出发北上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

    这天上午,在一片姹紫嫣红的花海里,李延庆用桃花、梨花和杏花以及柳枝给李师师编了一顶花冠。

    “小时候娘教我用花和柳枝编花冠,我至今还记得?!?br />
    李师师歪着头笑道:“你娘不是在你很小的时候去世了吗?”

    李延庆说漏了嘴,连忙挠挠头笑道:“不是指我娘亲,是说胡大娘,她教我用鲜花编各种东西?!?br />
    “是教你们两个吧!”李师师抿嘴笑道。

    “是!还有小青儿,她没有我编得好,总是把我编的花冠抢过去?!?br />
    李延庆笑着把花冠给李师师戴上,李师师浅浅一笑,格外的明艳娇媚,李延庆心中一荡,在她耳边低声笑道:“我发现你比从前更加娇艳,是不是我每天晚上辛勤浇灌的结果?”

    李师师顿时羞得满脸通红,扬手便打,“打你这个坏家伙,再敢胡说八道?!?br />
    李延庆哈哈大笑,抱头便逃,追了几步,李师师也懒得理他了,索性来到小溪边,蹲下来用手戏水,眼角目光却在偷偷地瞟向爱郎,李延庆慢慢走到她身边,却不敢靠近。

    “你怕什么?”李师师白了他一眼。

    “我怕你把我推下水!”

    李师师咯咯笑起来,“臭小子还算聪明,算了,本姑娘今天饶你一次,下次再敢胡说,看我怎么收拾你!”

    她站起身,娇嗔道:“还不赶快来扶人家!”

    李延庆上前扶着她,“你要干嘛?”

    李师师扶着他的肩膀,轻轻跳上一段横在小溪边的树干,张开手臂保持平衡,“我小时候最喜欢走独木桥,我家村子旁边有一大片杨树林,树木被砍下堆在河边,我们几个小娘就天天比赛看谁走得远走得稳,我总是拿第一?!?br />
    “既然能拿第一,我就放手了?!?br />
    李延庆假装要放手,李师师吓得尖叫一声,“你不准松手!”

    李师师加快速度,走到了树干尽头,这才得意洋洋道:“本姑娘走得不错吧!”

    “是走得不错,那我放手,你再走回去?!?br />
    “胡说!快把人家抱下来?!?br />
    李延庆一把将她抱了下来,却不肯放开她,将她紧紧搂在怀中亲吻,手在她身上肆意抚摸,李师师身体渐渐融化,她迎合着爱郎,激烈地吻着。

    过了良久,双唇终于分开,李师师气喘吁吁地低头伏在爱郎胸前,小声说:“李郎,我不想去苏州了,我想和你一起去西北,和你在一起,而且那里也是我的家乡?!?br />
    “我知道!我也想和你在一起,只是.....今年要爆发攻打西夏的战争,你距离战场太近,我真的不放心?!?br />
    “我可以住在西京,你们总不会打到最后,连西京也丢了吧!”

    “这.....”李延庆着实有点为难。

    李师师嫣然一笑,“我是说着玩的,你既然要做番大事,又怎能整天惦记家里的娘子,其实我还是喜欢烟雨江南?!?br />
    李延庆在她光洁的额头上吻了吻,低声道:“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这是一位大法师写的诗,他是出家人,只能在如来和爱人中选一个,而我不是,我要事业,也要美人,你等我几年,等我站稳了脚跟,我一定会把你带在身边?!?br />
    李师师轻轻点头,“我会等你!”

    这时,远处听见喜鹊在喊道:“小官人,你在哪里?”

    李师师连忙推开李延庆,笑道:“喜鹊找你可能有事,你快去吧!我从另外一条路回去?!?br />
    李师师转身从另外一条小路回去了,李延庆只得快步迎了上去,“喜鹊,什么事?”

    喜鹊从一簇花丛里跳了出来,“老爷来了,让你过去呢!”

    李延庆吓一跳,这不是正好要遇到师师吗?他急得拔腿便跑,喜鹊在后面喊道:“老爷在码头上,不在山庄里!”

    李延庆一个急刹车,又调头向山庄外跑去,他临走时给父亲留了一封信,告诉他自己被分配到保静军任节度支使,又去项城的百花山庄散散心,父亲怎么也来了?难道他对自己的选择不满?

    李延庆并不担心父亲会知道李师师的事情,这件事只有喜鹊知情,喜鹊知道轻重,绝不会写信去告诉父亲。

    片刻,李延庆便奔到了码头,只见一艘大船停泊在码头上,父亲李大器负手站在船头,极为不满地望着自己。

    “爹爹怎么来了?”李延庆跳上船笑问道。

    “哼!我要被你气死了?!?br />
    “发生什么事了?”

    “你很能干嘛!小小年纪居然也会养女人了?”李大器怒视儿子。

    李延庆蓦地回头向两个船夫凌厉望去,两个船夫吓得跪下,连连磕头道:“我们没办法才告诉老爷,其他没有告诉任何人?”

    也幸亏这两人不知道山庄里住的是谁,否则自己非杀他们灭口不可。

    “是我逼他们说的,难道还有什么见不得人吗?”

    李延庆一指船下对船夫道:“你们先下去等候,走远一点!”

    两名船夫连忙跳下船,向岸上树林奔去,李延庆见他们进了树林,这才冷静地对父亲道:“我们进船舱去说?!?br />
    李大器哼了一声,负手进船舱去了,“你说吧!是哪里来的女人?”

    “父亲知道矾楼吗?”

    “我当然知道!”李大器怒道:“我就知道你包养了矾楼的女人,良家女子会随便跟你走吗?”

    李延庆着实听得逆耳,索性开门见山道:“不是一般的女人,是李师师!”

    “我管你是谁,矾楼的女人就不准要,等一等!你刚才说是谁?”李大器忽然反应过来。

    “是李师师!”李延庆平静地说道。

    “??!”

    李大器惊得目瞪口呆,腿一软坐在船舱上,半晌,他瞪大眼睛指着儿子道:“你.....你活腻了吗?”

    “我和她已经认识快两年了,没有她怎么会有宝妍斋?父亲一点都想不到?”

    “可是....她....她是天子的女人,你不知道吗?”李大器压低声音,咬牙切齿道。

    “那只是天子的一厢情愿,她跟着我,一直是清白之身,和天子没有任何关系?!?br />
    “你这个浑蛋,你要害死我们了,京城到处在搜查盗贼找她,原来....原来是被你带走了?!?br />
    “原来父亲也知道这件事?”

    “我怎么会不知道,孙大娘子的兄弟就是负责这桩案子的捕快,我一回京城就知道了,连开封府尹也因此案被革职,破不了案的捕快每人重打八十大板,听说还死了九个人,是你杀的吗?”

    “不是我,是梁师成杀的!当然,他是为了?;の?!”

    李大器差点晕过去了,怎么又和隐相梁师成扯上关系了?

    好一会儿,李大器才深深吸一口气道:“你原原本本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准你有一点隐瞒!”

    李延庆当然不会把细节告诉父亲,他只是大致说一点经过,可就是这点内容,也把李大器吓得脸色惨白,儿子居然把天子的女人抢走了,居然还是梁师成帮他,这叫什么事??!

    “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李大器稍稍冷静下来问道。

    “我准备娶她!”

    “不行!绝对不行!”李大器吼了起来,“我绝不允许!”

    李延庆也急了,硬着脖子道:“那好,我现在就把她送回京城,告诉天子是我把她拐走的,你就看着办吧!”

    李大器一拍脑门,“你简直在胡闹??!”

    “那父亲说怎么办?让我杀了她吗?”李延庆冷冷道。

    李大器心中乱成一团,好一会儿他才稍稍恢复一点理智,杀人当然不可能,但送回京城更是自取灭亡,他反复权衡,最后他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

    李大器只得长长叹了口气,“事已至此,我也只得认了,你可以纳她为妾,但必须把她隐藏起来,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李延庆当然也知道娶李师师为妻不现实,但可以娶她为次妻,比妾的地位稍微高一点。

    “我是打算把她送去苏州或者杭州?!?br />
    “那就送她去杭州吧!我在哪边有一栋二十亩的大宅,丫鬟仆妇都有,你杨姨也正好要去那里住一段时间,带着你妹妹一起去?!?br />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她们只是想去那边修养一段时间,汴京水质不好,既然她也去杭州,我索性就让她们母女住长一点,彼此有个照应?!?br />
    李延庆大喜,“那就多谢爹爹了!”

    李大器叹了口气,“你呀!从小就不给我省心,除了我们父子,还有谁知道她的身份?”

    “还有就是喜鹊,她和两个丫鬟当然不会说?!?br />
    李大器点点头,“那让喜鹊也跟过去,绝不能让任何知情人留在京城,这两个船夫,我也让他们去鄂州!”

    “这两个船夫不知道她是谁?”

    “不行!若被有心人猜到怎么办?我们父子都别想活了?!?br />
    李延庆点点头,还是父亲考虑得慎重。

    李大器沉思片刻道:“我想再单独和她谈一谈,你给我安排一下吧!”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