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二百八十七章 家有婚约

寒门枭士 第二百八十七章 家有婚约

    就在李师师四人乘坐牛车离开南城门之时,李延庆正站在皇宫内的校场旁,心不在焉地望着骑在马上射箭的广平郡王赵构,

    和赵构一起射箭的,还有延庆帝姬赵福金,赵福金也手挽一张弓,骑在一匹胭脂马上,她一边射箭,却不时偷偷向李延庆望去。

    此时李延庆已经快半个时辰没有理会他们姐弟了,这时,赵福金再也忍不住,催马向李延庆奔来,她在李延庆面前勒住马匹,喝道:“你是怎么当教头的?”

    李延庆茫然看了她一眼,思绪这才回来,连忙笑道:“殿下有什么事情?”

    “你——”

    赵福金气得话都说不出来,半晌她恨恨道:“我在问你,你是怎么当教头的?”

    “我不是教头,我只是来指点一下你们射箭?!?br />
    “那你指点了吗?”

    “我刚才已经把射箭要点告诉你兄弟了?!?br />
    赵福金怒极反笑,“那我呢?你指点我了吗?”

    李延庆愕然,他歉然道:“很抱歉,我不知道帝姬也是来学射箭的?!?br />
    “那你以为我来做什么?”赵福金气呼呼问道。

    “别生气了,我现在就教你,拿一把弓过来?!?br />
    “这还差不多!”

    赵福金眉开眼笑,翻身下马,跟着李延庆身后,两人来到射箭处,李延庆见她拿一把骑弓,便笑道:“既然是学骑弓,那就要上马射箭?!?br />
    “不!不!我学步弓?!?br />
    赵福金慌忙扔下骑弓,换了一把步弓,李延庆也拾起一把步弓,“殿下以前练过吗?”

    “没有,我是第一次学射箭,你要从头教我?!?br />
    赵构回头看了她一眼,“皇姊,你学过的吧!”

    “闭嘴,你射你的箭!”

    赵福金狠狠瞪了他一眼,满脸尴尬地解释道:“我以前那叫什么学射箭,就是瞎玩!”

    “好吧!我从头教你,你看着我!”

    李延庆摆出张弓架势,“你注意看,上身要挺直,腰一定要正,腿略成弓步,象我这样,箭尖略向上?!?br />
    赵福金跟他的样子学,李延庆轻轻在她后腰上敲了一记,“后腰挺直!”

    这一敲令赵福金心咚咚直跳,脸颊滚烫,她颤声问道:“我手的姿势对吗?”

    “箭尖稍微向上一点!”

    李延庆在她手腕上略略抬了一下,让箭尖朝上,“右手不对!”

    李延庆见她姿势完全不对,根本射不出,又指点她两次,见她还是无法领会,便直接用右手握住她执弓柄的手,左手握住她拉弦的手,慢慢一起用力,“向耳后的方向拉,这样就对了!”

    这时,赵福金身体一软,险些栽倒在李延庆怀中,李延庆连忙扶住她,“殿下小心!”

    “人家拉弓手酸了嘛!”

    旁边赵构撇撇嘴道:“才拉一下弓手就酸了,那你还学什么弓?”

    “关你什么事,你练箭去,我的事情你少管!”

    赵福金叉着腰,凶巴巴地向兄弟怒视,赵构吐了一下舌头,远远躲开了,他可惹不起这个三姊,今天脾气大得吓人。

    赵福金咬咬嘴唇,瞥了李延庆一眼,立刻变了态度,晃着身子撒娇道:“人家是第一次练弓,李大哥再多教我几遍嘛!”

    这时,身后传来一个清朗的笑声,“三娘,哪有你这样学射箭的,你得自己练?!?br />
    李延庆一回头,原来是天子赵佶来了,后面跟着宦官梁师成和李彦,旁边还跟着嘉王赵楷。

    李延庆连忙躬身行礼,“微臣参见陛下!”

    赵福金却不干了,拉着父皇的胳膊晃道:“父皇,三娘学射箭不可以吗?”

    “当然可以,只是爹爹要和李探花说几句话,爹爹想给他做个媒?!?br />
    “??!给他做什么媒?”赵福金紧张地问道。

    “你紧张什么,又不是给你做媒,你还小,等你长大了,爹爹再给你找个好夫婿?!?br />
    “不准父皇开我的玩笑!”赵福金俏脸通红,拉着父皇的手直跺脚。

    李延庆心中也紧张起来,他看了一眼梁师成,梁师成却面无表情,李延庆连忙躬身道:“多谢陛下好意,只是学生自小就有婚约,恐怕要辜负陛下的好意了?!?br />
    “你有婚约了?”

    赵福金惊讶地望着李延庆,她忽然有一种受骗的感觉,只是当着父皇的面她没有发作出来,便紧咬嘴唇瞪着李延庆。

    赵佶却不以为然,摆摆手笑道:“只要没有成婚,一切都可以重新考虑,是皇后的兄长想把小女儿许给李探花,朕原以为李探花昨晚被捉婚了,没想到却跟着嘉王逃了出来,这倒是天意,李探花也不用急着回答朕,先考虑考虑吧!”

    还好,不是逼自己立刻答应,这就有回旋的余地,李延庆心中松了口气,再次行一礼,“无论如何,学生都要感谢陛下的厚爱,如果没有什么事,学生先告退了?!?br />
    “去吧!今天辛苦你了?!?br />
    李延庆行一礼便慢慢退了下去,赵福金望着他背影远去,气得狠狠一脚将弓踢飞,这个混蛋居然有婚约了?

    赵佶见女儿失态了,嘴角不由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他怎么会不明白女儿的心思,只是李延庆不行,自己的女儿可是宝贵的政治资源,还轮不到这个李延庆。

    “三郎!”赵佶回头叫了一声。

    赵楷连忙上前躬身道:“孩儿在!

    “你追上去问问他,看看他是什么态度,顺便再劝一劝他,这是他的机会,如果错过了,他以后会后悔的?!?br />
    “孩儿遵命!”

    赵楷翻身上马,朝李延庆离开方向追去。

    ........

    李延庆刚走到宣德楼瓮城,便听见后面有人叫他,他一回头,只见嘉王赵楷正骑马向他追来,虽然皇宫内不准跑马,但嘉王来势很急,侍卫们也拦不住他。

    李延庆停住了脚步,片刻,赵楷已奔至眼前,他翻身下马笑问道:“为何要急着离去?”

    “我若再不走,要么成了你的妹夫,要么就成你的表妹婿?!?br />
    “呵呵!妹夫就别想了,表妹婿倒有可能?!?br />
    赵楷拍拍他胳膊笑道:“三妹对你有点意思,其实父皇也知道,不过三妹是要许给蔡相国之子,就是你见过的那位,这是很早就定下来的,再过几年,等三妹十八岁时就要成婚了?!?br />
    “为什么要等到十八岁?”李延庆着实对这个年龄限制很感兴趣。

    “这是大宋皇室的一个不成文规矩,不建议女子早嫁,改掉隋唐的一些鲜卑习俗,先帝在位时索性就用十八岁为准,一直沿用下来?!?br />
    李延庆这才明白赵佶为何对十八岁情有独钟,他微微笑道:“可是我还没有满十八岁,为什么要我娶你舅父的女儿?”

    “你没看出我父皇并不是很热衷吗?没有逼你当场答应,而是让你回去考虑考虑,他其实并不喜欢我舅父,只是碍不过母后的面子才来说亲,不过....你知道郑家开出什么嫁妆吗?”

    “无非是多少钱,多少房宅,多少土地,承诺给什么官职,我接到不少婚书,内容都大同小异?!?br />
    “确实如此,不过郑家开出嫁具一百万贯,城内二十亩大宅一座,上田两百顷,母后还承诺给你知县之职,怎么样,心动了吗?”赵楷笑问道。

    李延庆依旧摇了摇头,“我还是不想答应?!?br />
    “为什么?莫非你真有婚约?”

    李延庆苦笑一声,“当时情急之下,随口扯了一个借口而已,我只是不想那么早成婚?!?br />
    “我就说不可能,其实我也不赞成你娶权贵之女,提到李延庆,人家就会说,这是某某某的女婿,着实令人丧气,男子汉大丈夫应该自己闯一条路才对,再说你家也不缺钱,走吧!到我王府里去聊一聊,父皇让我好好劝你,至少我也得装装样子吧!”

    两人一起大笑,李延庆翻身上马,和赵楷一起向嘉王府而去。

    ......

    入夜,正在沉睡中的天子赵佶被人叫醒了,“什么事?”赵佶迷迷糊糊问道。

    “陛下,梁太傅说有紧急大事求见?!?br />
    “现在什么时候了?”

    “两更时分?”

    “朕知道了!”

    赵佶打了个哈欠,只得起身披上件深衣走出寝殿,只见梁师成站在殿外,情绪显得有些焦躁不安。

    “这么晚来找朕,出了什么事?”

    梁师成上前急道:“陛下,李师师府中出事了?!?br />
    赵佶一下子从睡眼惺忪中惊醒,急问道:“她出了什么事?”

    “她府中进了盗贼,师师和两个侍女被人掳走,其余九人无一活命,全部被杀?!?br />
    “??!”

    赵佶一下子惊呆了,今天他还在想着过两天出宫去找师师,没想到居然出事了,一种歇斯底里的愤怒骤然充斥他全身,他狠狠将手中参汤碗摔在地上,‘砰!’汤碗摔得粉碎。

    “是谁干的?”赵佶失去了理智,咆哮大吼道。

    殿内所有人都吓得跪下了,梁师成也跪下战战兢兢道:“事情应该发生在一更时分,从脚印看应该有四人,非常狠辣,都是一刀毙命,师师府中的五千两黄金也不翼而飞,典型的劫财劫人,外面一定有接应,但应该还在汴京城内,开封府已经立案,正在城中全力搜捕?!?br />
    赵佶在殿内来回踱步,所有人都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一口,过了好一会儿,赵佶终于恢复了一点理智,愤怒归愤怒,但他也知道自己绝不能牵涉进此事,那会有损他天子的名声。

    半晌,赵佶冷冷道:“第一,封锁消息,绝不准此事泄露出去,谁敢泄露,杀无赦!”

    “老奴遵命!”

    赵佶摆摆手,又继续道:“第二,让开封府撤案,但责令开封尹林摅秘密搜查,一定要抓到凶人,若十天内破不了案,让林摅自己摘了乌纱帽;第三,所有知情人都统统闭嘴,朕和李师师没有任何关系?!?br />
    停一下,赵佶又问道:“去问过周邦彦了吗?”

    “老奴特地去问过了,他十分悲恸,但他确实不知情,他恳请陛下下旨发兵,用军队搜捕盗匪!”

    赵佶冷冷哼了一声,“明天就安排吏部把他调走,贬黜到地方州县去,离京城越远越好?!?br />
    “老奴这就去办妥!”

    梁师成早就成摸透了赵佶的为人,赵佶此人外热内冷,他确实很喜欢李师师,不准任何人动他的禁脔,可一旦李师师真的出了事,他就会象烂泥一样甩掉,生怕牵连到他。

    对梁师成而言,李师师是否侍奉天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可以利用李师师捏住李延庆的把柄,让李延庆为自己所用,童贯不识货,但梁师成却独具慧眼,从朱勔和杨戬之事上,他便看出了李延庆奇货可居。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