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二百七十四章 左右为难

寒门枭士 第二百七十四章 左右为难

    “这首诗有什么不妥吗?”刘龄不解地问道。

    几名审卷官面面相觑,一名专审这份试卷的官员躬身道:“这首诗本身极好,没有一点问题,但大家都觉得这首诗批评叹惋过重,而励志锋锐不足,似乎这名考生对朝廷有些不满?!?br />
    在王安石科举变法之前,诗赋是科举大头,因此科举士子在诗作中都极尽歌风颂德,鲜有批评朝廷的诗作,所以这些官员对这份试卷别的都一致夸赞,唯独这首诗让他们感觉有点难以拿定主意,就算刘龄不问,他们也会上报请示。

    刘龄点了点头,对众人道:“朝廷对这次科举已经定调,鼓励天下读书人支持朝廷北伐,既然是鼓励北伐,就要虚心接受考生对过去绥靖策略的批判,这是官家的态度,不破不立,以后有类似的诗都不要再有异议?!?br />
    刘龄将手中卷子递给审卷官,“这份卷子可以二审通过,签章后送到我那里?!?br />
    “下官明白!”

    这时,刘龄看见一名从事从外面匆匆走进来,便迎上去急问道:“找到了吗?”

    从事递上一只试卷匣,“我们三人找到整整五天,才终于找到!”

    刘龄大喜,接过试卷匣打开看了看,正是郑荣泰的考卷,他对从事道:“先下去吧!回头每人赏十两银子?!?br />
    “谢大人赏!”

    从事行一礼走了,刘龄拿着试卷匣匆匆向主考官的房间走去。

    此时,余深正负手站在窗前久久沉默不语,显得心事重重,他身后传来的敲门声,“余相公,是我!”是副主考刘龄的声音。

    “进来吧!”

    余深回到自己位子上坐下,刘龄推门走了进来,余深笑道:“我已经闲坐了几天,莫非要到最后才把试卷压给我吗?”

    “下官那里已经有两百多份了,争取下午拿一部分给余相公?!?br />
    “这次试卷的质量如何?”余深又问道。

    “感觉比上次要高一点,或许上次是恩科的缘故,很多士子准备不足?!?br />
    “或许吧!”

    余深看了一眼刘龄手上的试卷匣,淡淡问道:“这是郑荣泰的试卷吗?”

    “正是!他第一批就被淘汰,三个从事从几万份试卷中找出来,着实不容易?!?br />
    刘龄将木匣递给了余深,余深听说第一批就被淘汰,眉头稍稍一皱,但他没有说什么,打开木匣,取出了里面的试卷,他的眉头顿时皱得更深了,他没见过这么差的书法,简直是小学堂的水平,难怪第一批就被淘汰。

    他索性‘刷!’地撕开了糊名条,正是郑荣泰的试卷。

    良久,他叹息一声对刘龄道:“这次有两个麻烦事,一个是这位郑荣泰,太子殿下的小舅子,还有一个更大的麻烦事?!?br />
    刘龄一惊,“莫非又有人要特殊照顾了吗?”

    “没有说要特殊照顾,但人确实很特殊,是嘉王殿下?!?br />
    “??!”刘龄惊呼一声,“嘉王殿下也参加科举了吗?”

    余深点点头,“今天上午大内总管李彦派人送来一张纸条,只有一句话,嘉王也在科举?!?br />
    刘龄微微一怔,怎么是李彦送来的纸条,不应该是梁师成送来纸条才对吗?

    余深明白刘龄的不解,他当然知道是为什么,李彦当上大内总管没两年,就急着要甩掉梁师成的掣肘,想独立成一系了。

    不过这是宫内的暗斗,他不想过问,他现在头疼的是嘉王赵楷,赵楷肯定是用化名来参加科举,他化名是什么?可就算知道化名,在八万份糊名试卷中又该怎么寻找?

    余深头痛之极,他很担心李彦传达的是天子的口信,万一嘉王落榜了他怎么交代?

    刘龄安慰他道:“下官知道嘉王殿下才学极高,只要他正常发挥,中榜不是问题,再说,官家也很清楚科举是糊名制,他如果想要余相公暗助,一定会告诉相公线索,既然什么都不说,很可能官家并无此意,相公也不要太多虑了?!?br />
    余深叹了口气,倒不是刘龄的安慰起作用,而且他确实没有办法找到嘉王的卷子,他只得暂时不想这件事,他又把郑荣泰的试卷递给刘龄,“凭这份试卷无论如何不能录取,你找两个信得过的人给他做一份卷子,然后直接录取?!?br />
    .........

    时间又过去了三天,距离省试科举发榜只剩下两天时间,大批回家或者出去游玩的士子又纷纷赶回京城,汴京的客栈、酒馆和青楼又再次生意火爆起来。

    这天下午,李延庆正准备出门吃饭,一个熟悉的胖大身影却出现在门口。

    “老李,为什么总要我来找你,你就不能来找找我吗?”郑荣泰很不满地堵住李延庆的宿舍大门直嚷嚷。

    “你这人太忙,今天这个应酬,明天那个减肥,实在懒得去找你!”

    “我哪里有什么应酬,整天泡在女人堆里,腻都要腻死了,算了,不想找你吵架,去喝杯酒,我请客!”

    李延庆想了想,“那就去清风楼吧!”

    郑荣泰顿时眼睛都笑眯了,只要不去桑家瓦子就行,清风楼的碧泉酒可是他们的招牌,他连忙道:“走!去清风楼?!?br />
    清风楼在太学南面,也不远,出太学南大门后步行几百步就到了,它也是汴京十大酒楼之一,紧靠南城门御街,是这一带最有名的酒楼。

    两人来到酒楼,酒楼早已爆满,里面坐满了吃饭的客人,绝大部分都是参加科举的士子,有两个靠窗的座位暂时还没有人坐,不过已经被人预定,郑荣泰财大气粗,掏出十两银子往柜台上一拍,“十两银子要不要?要的话,两个座位让给我们?!?br />
    十两银子顿时让掌柜笑弯了腰,“小官人这是什么话,有客人我们还能撵吗?快请二楼就座!”

    说完,他急给酒保使个眼色,酒?;嵋?,立刻高喊:“贵客两位,二楼靠窗三号座!”

    郑荣泰刚才嗓门太大,早已惊动了一楼大堂中的酒楼,几乎所有人都被震住了,居然拿十两银子买座位,这是什么样的纨绔子弟?

    众人暗暗指着郑荣泰和李延庆窃窃私语,李延庆脸上滚烫,他可不习惯这种招摇跋扈的气势,郑荣泰却得意洋洋,他很受用众人惊讶羡慕的目光,扬着头跟着酒保上二楼了。

    两人终于得到了最好的靠窗座位,这个位子在二楼的角落里,靠窗且十分安静,李延庆来过几次这里,比较熟悉清风楼的酒菜,他要了一壶十年陈酿的碧泉酒,光这一壶酒就要五贯钱,反正是郑胖子请客,李延庆也不心疼,他又点了五六个清风楼拿手绝菜,这顿饭吃下来至少二十贯钱,听得旁边酒保直咋舌。

    不过郑荣泰却毫不在意,他笑眯眯问道:“我听大伯父说,你们家喜得千金,是这样吗?”

    郑荣泰的大伯父负责供应宝妍斋的香料,他消息比较灵通。

    李延庆笑着点点头,“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不来找你了吧!我白天要照看这个妹妹,实在没有时间外出找朋友?!?br />
    “我当然理解,我是和你开玩笑的,小妹叫什么名字?”

    “是我给她起的名字,乳名宝娘,官名叫做李宝妍?!?br />
    郑荣泰一下子愣住了,忽然拍桌子狂笑起来,惹得周围士子都对他怒目而视。

    “觉得奇怪吗?”李延庆淡淡道。

    “不!不!我觉得这名字实在太.....哎!太出名了,你爹爹愿意?”

    “他是有点不太情愿,但这个名字我已定下来了,由不得他?!?br />
    郑荣泰感叹一声,“看来外面的传闻没错,你才是宝妍斋真正的大东主?!?br />
    “不说这件事了,你今天来找我有事吗?”李延庆端起酒杯问道。

    郑荣泰向两边看了看,把椅子搬到李延庆身旁,压低声音对他道:“我有点科举的内部消息要告诉你?!?/div>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唐朝小闲人
唐朝小闲人
作者:南希北庆
一个来自后世的千门高手,因为一道闪电,穿越到唐朝永徽四...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