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二百五十九章 西夏消息

寒门枭士 第二百五十九章 西夏消息

    李延庆拿着信沉思了良久,在一个月前,秦桧还不是太学学正,秦桧应该是在自己离开后才被任命为太学学正,还不到一个月时间,秦桧便向自己下手了,背后显然是有人指使。

    不用想李延庆也能猜到,这一定是蔡京的指使,自己是童贯在太学竖的一面旗帜,可在蔡京心中,自己就像他后背的一根芒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居然把去年的两件事拿出来做文章,足见秦桧用心良苦,李延庆也相信秦桧已掌握了证据,只要派人去调查一下,便可知道真假。

    只是.....秦桧完全可以用除名通告或者勒令退学书将自己开除出太学,他却用了一种稍微和缓的方式,让自己前去太学解释,秦桧显然也并不鲁莽,他不敢做得太明显,应该是害怕童贯。

    “小官人,发生什么事了?”忠叔在一旁小声地问道。

    李延庆从沉思中醒来,他立刻对忠叔道:“帮我收拾一下,我要立刻赶回京城?!?br />
    “小官人这就走吗?”

    李延庆快步向屋里走去,忠叔跟了过来道:“小官人的书要我托运去京城吗?”

    “怎么托运忠叔知道吗?”

    “知道,我帮老爷托运过东西,运去汴京的新桥店,河水已经封冻,我托鹿山镇的骡马行运送,他们经常送货去京城?!?br />
    “那就麻烦忠叔了!”

    李延庆很快便将书收拾起来,又给王贵写了一封信,这才上马返回京城。

    此时已是十一月下旬,寒风凛冽,河水冻结,前几天下了一场小雪,使官道十分泥泞,行路艰难,两天后,李延庆抵达了黄河边。

    黄河已经封冻,不需要船只摆渡,行人和商队直接走上黄河冰面,向对岸而去,原来的摆渡船夫改做冰橇生意,行人坐上冰橇,便可直接拉到对岸,两百文钱一个人,价格也不算贵。

    “官人租一条皮裤吧!”

    一名摊贩对李延庆笑道:“冰面上寒气太重,没有我这种老羊皮裤,身体顶不住的?!?br />
    摊贩一边说,一边打量李延庆,他心中奇怪,这个年轻人怎么只穿一件单衣,不冷吗?

    李延庆跑步多年,早已寒暑不侵,冬天只用穿一件单衣便可,过河他当然也不用在意寒气袭身,不过自己的马倒要?;ひ幌?,他走上前问道:“有没有马的护具?”

    “当然有,有全套的驴马护具,主要是?;ざ亲雍退闹?,都是用羊皮包裹,马稍微贵了一点,一百文钱一次,我送你们过去?!?br />
    李延庆注意到旁边已经有数十名行人和一支商队准备出发了,商队由大大小小百余头健驴组成,每头驴子驮着两大包货物,有一种难闻的气息,李延庆心中一动,这种货物的气味似乎就是牛脂那种特有的臭味。

    他又注意到,一共有四名伙计招呼这百余头健驴,为首是一个三十余岁的汉子,长得十分彪悍,口音和村里的文四叔很像,似乎是幽州那边人。

    趁摊主给自己马匹包裹的机会,李延庆走上前拱手问道:“这位大哥是幽州人吧!”

    周围不少人一起向汉子望去,居然是辽国人,汉子既然走南闯北,见过不少世面,他不慌不忙道:“我们都是幽州汉儿,常来大宋送货,这位老弟有什么指教?”

    他自爆身份,都是幽州汉人,经常来大宋,周围人的目光便柔和了许多,要知道宋辽百年世仇,若是契丹人独自来大宋,若被群殴就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李延庆连忙解释道:“我没有别的意思,我一个朋友也去幽州买货,说不定你们会有接触?!?br />
    汉子依旧保持着距离,冷冷道:“去幽州买货的汉人很多,我未必认识?!?br />
    李延庆拍了拍货物,“我没猜错的话,这些货物应该是牛脂吧!”

    他又望着一脸戒备的汉子笑道:“我朋友叫做李冬冬,他就去幽州买牛脂?!?br />
    汉子脸色稍微平和一点,他显然知道李冬冬这个名字,但他依然心存防备,很客气地对李延庆道:“我们只负责送货,具体商人我们不接触,很抱歉!”

    “这个货物是汴京宝妍斋的吧!如果是的话,那我们就可以结伴同行了?!?br />
    “这位老弟和宝妍斋有关系吗?”

    李延庆淡淡一笑,“我父亲是宝妍斋的东主?!?br />
    汉子恍然,“你就是弓马大赛那位......”

    他听李冬冬吹嘘过,少东主夺得去年弓马大赛头名,令他们无限敬仰。

    李延庆笑了笑,“在下李延庆,李冬冬可能有点夸张了?!?br />
    四人连忙上前见礼,他们确实是受李冬冬委托,将两万余斤牛脂送去京城,用少许牛脂混合甘油做胭脂会有更好的效果,而且用牛脂做的香皂会使肌肤更加细腻润滑,是宝妍斋顶级香皂‘丽人脂’的必须原料,这样的香皂一块就要十贯钱,但依旧供不应求。

    “官人,马匹包裹好了,出发吧!”

    数十人以及一支商队跟随着摊贩浩浩荡荡出发了,李延庆跟着商队,笑着问汉子道:“请问兄台贵姓?”

    “在下免贵姓张,大家都叫我张九?!?br />
    “那我就叫兄长一声九哥吧!”

    后面一名伙计笑了起来,“我们都叫他九哥!”

    “九哥经常南下吗?”

    “以前倒是常来,这两年来得不多了?!?br />
    “为什么?”

    “战事紧??!辽国到处在抓丁,我原本有一百多个伙计,近千头驴骡,可现在,就剩这点家当了,若不是家人在幽州,我们真不想回去了?!?br />
    “听说女真人在攻打东京辽阳府?”李延庆试探着问道。

    “东京去年就被攻下了,辽国十万大军全军覆灭,现在另一路女真军正在围攻上京临潢府,双方在打拉锯战,听说异常惨烈,一旦长霸县被攻下,上京也就完了?!?br />
    旁边一名伙计补充道:“现在辽国贵族都纷纷逃到南京,也就是我们幽州,只有辽国皇帝不肯南逃,坐镇中京大定府,说要和金兵决一死战,我们都觉得凶多吉少?!?br />
    “那辽国内部呢?”

    李延庆又继续问道:“老百姓怎么看?”

    张九笑了起来,“小员外对辽金很感兴趣??!”

    李延庆也笑道:“不瞒九哥,我明年春天要参加科举,恐怕策论中会涉及到辽国局势,所以我很关心,有点麻烦九哥了?!?br />
    张九这才恍然,便笑道:“如果是这样,我就告诉小员外两个独家消息,我上个月刚从西夏兴庆府回来,辽国使臣向西夏借兵,结果被一口回绝,辽国使臣大骂西夏王,结果惹怒了对方,便将准备离开西夏的辽国使臣又抓了回去,这是我亲眼看见的,我们当时人心惶惶,唯恐西夏人向我们下手?!?br />
    “还有一个消息呢?”李延庆又追问道。

    “还有个消息是我们离开西夏后,在西京大同府听到的,西夏在辽国边境上屯兵数万,不知是想迎战辽军,还是想防御辽军报复,但谁也想不到,西京只剩下数千辽兵,西京的十万辽军都被调到上京参与作战了,大同那边兵力十分空虚?!?br />
    “九哥觉得西夏的意图是想趁机攻打辽军吗?”李延庆又问道。

    张九点点头,“西夏在大同府那边有很多耳目,不说耳目,商人也有很多,西夏怎么可能不知道大同府辽兵空虚,他们既然敢囚禁辽国使臣,我觉得他们就是想趁机落井下石了?!?br />
    李延庆意识到这是个极为重要的情报,有必要让朝廷知道,他便笑道:“到了京城后,我想让九哥见一个人?!?br />
    “老弟想让我去见谁?”

    “去了就知道了,对九哥只会有好处?!?/div>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