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师师请客(下)

寒门枭士 第二百四十八章 师师请客(下)

    时间过得很快,酒宴已到了尾声,李延庆喝得半酣,起身去前院方便,一名侍女领他去了贵宾更衣之处,寿眉酒甘醇清冽,是李延庆喝过最好的一种酒,只是后劲有点大,李延庆如厕罢,又站在镜子前呆了半晌,侍女送来银水盆,李延庆洗了脸和手,这才略有点步履沉重地走回来。

    他顺着小径上小丘,这时,一阵酒意上涌,他不由扶住假山,侍女要扶他,他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无碍,这时,上方的落月亭内却传来低低的说话声。

    “师师的一番苦心恐怕他并不接受,我看得出来,他很反感我说的故事?!闭馐侵馨钛宓纳?。

    紧接着听见李师师的叹息声,“或许我是多虑了,但我真的不希望狄青的悲剧在他身上重演,他将来是大宋的顶梁之柱,朝廷百官却不能容他,我真的很担心,不光是为了他,也是为了大宋的未来?!?br />
    半晌,周邦彦一字一句道:“我认识你五年,还从没见过你这样关心一个人.....”

    李延庆的心中忽然涌出一股暖流,他稳了稳心神,又慢慢向前走,这时,李师师也看见了他,顿时吓了一跳,连忙迎上来,“李少君,你没事吧!”

    李延庆苦笑一声,“有点贪杯,结果饮酒过头了?!?br />
    “那你在这里稍坐一下,醒一醒酒?!?br />
    李延庆见周邦彦已经回去了,便走进亭子里坐下,头靠在柱子上,忽然问道:“师师姑娘也去看比赛了吗?”

    李师师脸色一热,但还是轻轻点头,“我是从复赛开始,瞻仰李少君的英姿!”

    “喜欢吗?”李延庆借着酒劲,忽然说出一句很唐突的话。

    他心中顿时后悔,连忙解释:“我是说.....我没那个意思,姑娘别生气!”

    李师师脸上有些羞红,但她还是咬着嘴唇道:“少君雄姿英发,汴京少女们个个都爱慕,我....我声音都有点哑了,你没听出来吗?”

    李延庆望着她一双深潭般的美眸,双眸朦胧,如秋水含烟,令他怦然心动,但他还是克制住了,挠挠头笑道:“师师在赛场出现,难道没有引发骚乱?”

    李师师抿嘴一笑,“我是坐在马车里,还占了高处的便宜,看得更清楚?!?br />
    停了一下,她又小声道:“今天很抱歉,让你心中不快了?!?br />
    “没什么,我知道你是一片好意,为我着想,我心中感激还来不及,哪里会生气?”

    李师师一怔,抬起头凝视着李延庆,一双美眸变得格外明亮,她忽然又低下头,担忧地说道:“我听周翁说,你拒绝官家的提携,在朝廷中引发掀然大波,蔡相公公开骂你不识抬举,官员们都说了不少难听的话,认为你是读书人异类,李少君,我真的很为你的将来担心,我怕你成为狄青第二?!?br />
    李延庆心中感动,沉默片刻问道:“你很崇拜狄青?”

    李师师默默点头,“我曾祖父是西安府人,十六时被西夏人掳掠到韦州为奴,深受奴役之苦,后来又有了我祖父和父亲,世代都在盐州为盐奴,受尽了折磨和奴役,直到二十年前吕相公率军占领盐州,我父亲才重获自由返乡,在家乡遇到了母亲,三年后有了我,父亲从小就告诉我,他和祖辈遭遇的苦难,可惜不久父亲就旧病复发去世,不久母亲也伤心过度去世,我被舅父卖到乐坊,辗转来到京城,那年我才六岁,但我身体里流淌着先祖不屈的血,流淌着对西夏鞑子的仇恨,昨天你战胜了西夏箭手,那一刻我都忍不住哭了?!?br />
    说到这里,李师师眼中流出了两行激动的泪水,李延庆心中顿时涌起无限同情,他轻轻将李师师搂入怀中,柔声道:“我们家园如此美好,岂能容异族肆意蹂躏,假如有一天山河破碎,我李延庆也会站出来,率军抗击鞑虏,收复我们的家园!这是我给你的誓言?!?br />
    说完,他轻轻在李师师光洁的额头上轻轻一吻,李师师浑身一颤,她猛地想起什么,慌忙推开李延庆,偷偷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亭子,赵明诚夫妻在低声说笑,周邦彦趴在桌上喝酒,似乎已经醉倒,几名侍女早已知趣地躲开。

    她稍稍松了口气,娇嗔地白了一眼李延庆,含羞小声道:“你这个....登徒子!”

    李延庆心中一荡,他鼓足勇气握住了李师师的手,李师师轻轻抽了一下手,却没有抽动,便不再拒绝,头低得更深,脸上象遮了一块红布。

    “你放心吧!我有自己的目标,我知道金国必然会南侵,天下将大乱,我在为这一天做准备,我不会去当武将,后年我将参加科举,走一条前人未走过的路?!?br />
    “离科举只有一年多一点的时间了,来得及吗?”李师师关心地问道。

    “我看过历届考卷,我对自己有信心?!?br />
    “你总是对自己有信心?!?br />
    李师师羞涩地白了他一眼,声音里有一丝甜意,轻轻晃动着身子说:“你要全身心攻读,等你考上进士那一天,我再置酒为你庆功,这期间可不准你再来矾楼?!?br />
    李延庆点了点头,这时,亭子那边传来李清照的说话声,李师师连忙挣开李延庆的手,她若无其事迎上笑道:“主人离席,怠慢阿姊了?!?br />
    “时间不早,我们告辞了?!?br />
    周邦彦忽然坐起身,“啊呀!我想起一件要事,我也得走了?!?br />
    李师师轻轻瞥了一眼李延庆,“时间不早了,李少君明天还要发奋读书,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本来还想再喝两杯,怎奈主人不留客,那只好走吧!”

    李师师叹口气笑道:“看看你,好像我在赶客人一样,美酒虽好,可不能贪杯,这样吧!你就稍等片刻,我回头拿瓶好酒给你?!?br />
    李延庆摸摸鼻子笑道:“听到好酒,我就走不动路了?!?br />
    周邦彦呵呵一笑,“这话应该我来说,怎么被你抢走了?”

    众人大喜,李清照夫妇便告辞而去,周邦彦意味深长看了李延庆一眼,也转身走了。

    李延庆坐在亭子里,他不知自己留下的决定是不是明智?

    不多时,李师师送客人回来,背着手慢慢走进亭子笑道:“真的要我拿瓶好酒给你?”

    侍女们早已知趣地走了,整个小山上只有两人,李延庆捏灭了灯,上前将她搂入怀中,还不等她反应过来,便低头吻住了她的唇,李师师嗯嘤一声,浑身一软,便倒在李延庆怀中。

    良久,他们慢慢分开,李师师轻轻叹了口气,倒在李延庆怀中,幽幽道:“你相信吗?我是第一次被男人吻?!?br />
    “我感觉得出来!”

    “你感觉得出来?”

    李师师推开他,似笑非笑地问李延庆道:“你告诉我,你和多少女人吻过?”

    李延庆摇摇头,“这辈子是第一次,但上辈子有过?!?br />
    李师师见他眼睛里流露出真诚,又轻轻倒入他怀中,低声笑道:“冤家??!我居然会喜欢一个小弟?!?br />
    “别管那个年龄?。⒗钛忧炻杂械愦直┑乇ё潘?,低声喊道:"那个根本不是我的真实年龄,我有两辈子的记忆,内心比谁都沧桑!”

    "你有两辈子的记忆?"

    李师师抬起来,美眸中闪过一丝俏皮的目光,"你上辈子是谁?"

    "也是个学生....."

    李师师‘噗嗤!’笑出声来,伸出玉葱的手指在他脸上刮了刮,“真没出息,我还以为你会说,你上辈子是个大将军呢!”

    “可是.....”

    不等李延庆说出来,李师师便用手指按住他的嘴,“你不要说,我心如明镜,你给我的感觉完全不是少年男子,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这不是一般人的胸怀,你以为我真是听了你一番话才决定帮助你创办宝妍斋吗?”

    “那是因为什么?”

    李师师伸出白藕般的玉臂搂住他脖子,在他耳边吹气如兰,“只因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

    “??!”

    李延庆被她柔情缠绕得心都要融化了,他再次如暴风骤雨般地将她迷失在甜蜜的热吻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四唇依依不舍地分开了,李师师将头枕在他肩上,低声问道:“李郎,你真的不嫌我的身份吗?”

    李延庆身体微微一震,随即摇摇头,“我没有这种想法?!?br />
    “你不用安慰我,其实我心里明白,没有人会不在意的?!?br />
    李师师凝视着他眼睛,声音里有一丝淡淡的忧伤,“周翁差点说露嘴时,我就感觉到了你心中不舒服?!?br />
    她索性坐下来,望着远处的一抹乌云徐徐道:“我也不瞒你,矾楼确实有一半是我的产业,是官家给我的,我见过他两次,一次是前年,一次是去年,都是在矾楼,不过不是外面传闻的那样,他不喜欢一见面就投怀送抱的女人,他说他只是想听我唱歌、弹琴,和我聊聊音乐,当然,或许有一天他会对我起非分之念,但我已心有所属,绝不会从他,就算他贵为天子,也休想让我屈服?!?br />
    李延庆心中的结顿时解开了,他再次将李师师搂入怀中,吻了吻她小巧的耳廓,“我知道,你身体里流淌着先祖不屈的血?!?br />
    李师师笑了起来,她主动回吻了李延庆,深情地凝视着他说:“我虽不幸身在乐坊,却始终守身如玉,你安心去读书,我两年前便不再陪任何男人喝酒,将来也不会,哪怕是天子也休想,我会一直等着你,你走吧!”

    李延庆点点头,转身向小山下走去,走了十几步,李师师忽然低喊了一声,“李郎!”

    她按耐不住心中的情感,奔下来一头扑进李延庆怀中,李延庆紧紧地拥抱着她,好一会儿,李师师取下脖子的一条项链,塞进李延庆手中,小声道:“你记住了,我姓郭,我爹爹给我起名叫郭思思,思念家乡的意思,这颗盐晶石坠子是我爹爹留我给的,它虽不值钱,却是我最珍爱之物,你莫要辜负我!”

    李延庆捧着她的脸,再次痛吻她的香唇,低声道:“总有一天,我会带你去拜祭我母亲的陵墓!”

    说完,他转身便快步走了,李师师望着他矫健而魁梧背影,心中涌起无限的甜蜜和忧愁,她忍不住低声吟唱了起来: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