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二百四十七章 师师请客(中)

寒门枭士 第二百四十七章 师师请客(中)

    周邦彦其实并没有兴趣给李延庆说这些官场往事,他看出李延庆不愿听,那自己又何必惹人烦?

    只是他碍不过李师师的面子,只得继续道:“神宗年间发生了对西夏的战争,有一个文官,我记不得名字了,他临阵逃脱,导致军队惨败,神宗皇帝大怒,下旨处斩此人,宰相蔡确带头反对,绝不签署天子旨意,他带着几名重臣,很强硬地对神宗皇帝说,大宋开国以来,从不杀士大夫,我们不希望天子破这个例。

    神宗皇帝斗不过蔡确,只好改旨意为刺配,但门下侍郎章惇却坚决反对,他说士可杀不可辱,在士大夫脸上刺字,还不如把他杀了,神宗皇帝被激怒了,拍桌子厉声说,快意之事做不得一件么?章惇却很冷淡地回答,如此快意之事,不做也罢!你们猜猜看最后的结果是什么?”

    赵明诚叹了口气,“事情肯定是不了了之?!?br />
    “说得没错,尽管神宗皇帝气得浑身发抖,但所有的大臣都不执行他的敕令,他这个皇帝就当不下去了,这个犯了死罪的文官最后只被流放了事?!?br />
    说到这里,周邦彦意味深长地对李延庆道:“这就是我说的森林,文官之党,他们才是大宋真正的掌权者,延庆若想做一番大事,你首先就得在这片森林中扎下根,再慢慢长成参天大树,当一员武将,就永远融不进这个党团,也就永远没有前途!”

    周邦彦虽然说得有趣生动,但李延庆未必认同他的观念,‘枪杆子里出政权’,‘真理在大炮射程范围内’等等理论已根深蒂固地生长在他的脑海里,成为他的思维方式,更重要是他知道再过七八年会发生什么事情。

    宋朝开国之君赵匡胤就是厚道之人,不杀后周宗室,不杀文人,到了神宗时,更是被士大夫们逼得取消了文官罪刑中的刺字和杖刑,天大的罪也只能流放,事实上流放也是走走形式,两三年就回来了,继续当官。

    在某种程度上,宋徽宗重用宦官也是被文官集团架空的必然结果。

    在宋朝当文官极为安逸滋润,没有风险,也不用考虑责任,正是这种几百年的温室生活导致大宋官场一天天腐朽败坏,积重难返,最后被金、元等异族横扫,山河破碎,灿烂的文明几乎断绝,可以说南北宋都是亡在文官集团的手中,为了小集团的利益,而不顾国家兴亡,周邦彦居然还要自己加入它?

    当然,李延庆反感周邦彦还有另一种难以启齿的原因,或许有那么一丝嫉妒的成分,虽然也知道他和李师师的关系是一种友情,但也足以让李延庆对他难生好感。

    李延庆沉默不语,房间里的气氛便显得有些尴尬了,这时,李清照扬了扬手中的书,笑道:“这本大圣捉妖记写得很有趣,我听九真说过,今天还是第一次拜读?!?br />
    李清照已经是第二次提到了九真,李师师好奇地问道:“九真是谁?”

    “是我的小族妹,他父亲曾经在相州为官,很小时就认识李少君了?!?br />
    “是吗?”李师师一双美眸似笑非笑地望着李延庆。

    李延庆挠挠头笑说:“是我的小读者而已,当时这本书喜欢它的基本都是孩子,九真就是其中之一?!?br />
    “李少君是相州人?”赵明诚问道。

    “正是,出身相州汤阴县乡下的贫寒人家?!?br />
    李延庆这样说实际上就是撇清了他和李九真的关系,一个是乡下贫苦少年,一个是知州的千金闺秀,他们会有什么交往?李师师绝顶聪明,她便立刻不再多问了。

    就在这时,管家走到堂下禀报,“姑娘,酒菜已经到了?!?br />
    李师师连忙起身对众人笑道:“师师厨艺太糟糕,只好从矾楼买了几样小菜,望大家不要嫌弃?!?br />
    周邦彦笑道:“菜虽然一般,但酒却是极好,矾楼的二十年寿眉酒,矾楼的存货也只剩下十坛,今天师师特地拿出一坛来招待我们?!?br />
    李清照秀眉一挑,“师师这么有面子?”

    “易安居士不知道吧!师师可是矾楼的......”

    李师师轻轻咳嗽一声,止住了周邦彦的泄密,她淡淡笑道:“师师在矾楼有点份子而已?!?br />
    李延庆却明白了,李师师一定是矾楼的大股东,难怪她身为名妓却能保持自由之身,若没有雄厚的财力保证,怎么可能做得到?

    “大家请随我来!”

    李师师挽着李清照的胳膊在前面走,李延庆特地放慢了脚步,和赵明诚走在一起,他着实不喜欢周邦彦,不想再听他说教。

    “德甫兄长居青州,怎么有时间来京城?”

    赵明诚笑道:“主要是来京城和书坊协商出版我的《金石录》,另外还想来抢购一批湮没于民间的书法?!?br />
    “什么书法?”李延庆笑问道。

    赵明诚叹口气道:“我听说陈留县那边有一批苏轼的字画,是元佑党人案中没有被烧毁的真迹,我和拙荆匆匆赶来,但还是晚了一步,已经被人高价买走了,着实令人扼腕叹息?!?br />
    “德甫兄喜欢天子的书法吗?”

    赵明诚点点头,“坦率地说,今上的书画造诣相当高,尤其瘦金体更是珍品,最近拙荆也想练瘦金体,只是苦于找不到字帖?!?br />
    “我倒是有两本,如果大嫂喜欢,我就送给她一本?!?br />
    “你有天子的字帖?”赵明诚惊讶地问道。

    李延庆点点头,“是天子赐我之物,我今天上午才拿到,瘦金体不太适合我,我就转赠给兄长和大嫂了?!?br />
    “可那是御赐之物,怎么能随意......”赵明诚着实很动心,但他知道御赐之物不能随意转赠,后果很严重。

    李延庆淡淡一笑,“那就当借给你们吧!”

    赵明诚精神一振,借倒是可以,他连忙低声道:“我回去和拙荆商量一下,回头再联系?!?br />
    赵明诚悄悄递给李延庆一张纸条,“这是我们在京城的住址,李少君随时可以来做客?!?br />
    两人一边聊天,很快便来到了餐堂,用餐之地竟是李师师的后园,一个精致小巧的园林,小桥流水,竹林深幽,两座八角小亭相应升辉,东面之亭叫朝起,西面之亭叫落月,造型古朴典雅,灯光柔和,四周有纱幔,可以防秋虫侵扰。

    “大家随意坐吧!不要太拘束了?!?br />
    虽然说随意坐,但大家还是按照习惯坐下,李清照和李师师坐在一起,她们可以聊聊女人的话题,李延庆则和赵明诚坐在一起,他更喜欢赵明诚的谦虚随和,周邦彦只好一人独坐了,不过酒是他最好的朋友,他实在不在意坐在哪里?

    菜肴很丰富,每人都有十几道,五名侍女负责给他们上菜

    先上两道菜,头一道菜是清水蛤蜊,肥美甘甜,每人盘中有五只,李延庆在矾楼吃过,这可是矾楼名菜,在外面酒楼吃不到,一只蛤蜊就要二两银子,这盘菜就是十两银子,何况是五盘,李师师请客可是大手笔。

    第二道菜是橙酿蟹,现在正是食蟹季节,但宋朝上流社会却不是嚼蟹,而是有各种雅致的吃法,橙酿蟹就是很有特色的一种,属于宫廷菜,将熟透的橙子旋去顶盖,取掉橙肉,留一点橙汁,将蟹肉、蟹黄、蟹油放入橙内,再将橙顶盖上,放入小甑内,加入清酒、醋和水蒸熟,最后拌上醋和盐吃,美味异常。

    一只橙酿蟹至少要用五只苏州大闸蟹,在矾楼的价格十分昂贵,李延庆虽然没有吃过,但他知道不会低于五十两银子。

    这时,侍女给他们上了酒,酒器是高脚玉盏,如蜂蜜一样的金黄色寿眉酒缓缓注入盏内,看起来就像一条长长的寿眉,酒便因此得名,这也是矾楼的镇店之宝,有钱也买不到,亭子里立刻酒香四溢,令人陶醉。

    这时,李师师用玉手举盏抿嘴笑道:“良辰美景,有醇酒蟹香......”

    “还有美人如玉!”周邦彦在旁边插了一句。

    李延庆和赵明诚抚掌大笑,“不错,还有美人如玉!”

    李师师俏脸泛起一丝红晕,如宝石般明亮的目光盈盈注视着李延庆,又继续道:“师师今天请来几位挚友小坐共饮,一来共赏秋夜之宁静,二来祝贺李少君勇胜西夏武士,扬我大宋之国威,师师无以为敬,只好用酒来表达心意,我们敬李少君!”

    众人纷纷起身,举杯笑道:“敬李少君!”

    李延庆心中忽然涌起一种莫名的感动,原来这是李师师特地给自己置办的庆功宴??!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唐朝小闲人
唐朝小闲人
作者:南希北庆
一个来自后世的千门高手,因为一道闪电,穿越到唐朝永徽四...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