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弓马大赛(十五)

寒门枭士 第二百三十八章 弓马大赛(十五)

    夜晚的矾楼格外热闹,宾客盈门,几乎所有的单间雅室都爆满,连楼边大堂上也坐满了客人,中心的花园内,一百名名美貌女妓正轻挥小罗扇,在花园内或娇态慵懒坐卧青石,或凌波微步,姿态妙曼,令人怦然动心。

    高高的木台上,丝竹声悦耳,一串串美妙的音符如珍珠般地倾跳向矾楼的三层大堂。

    在秋楼二层的一间雅室内,李延庆和伙伴正欢聚一堂,饮酒庆祝今天李延庆夺取决赛第一,除了岳飞、王贵四人外,今天还多了一个特殊的客人,那就是太原府的杨再兴,杨再兴今天也发挥出色,以七十三分的成绩夺得第十四名,不过这是汉胡混赛的第十四名,如果单列宋朝武士,他排在第八名,按照规则,单列前十名将参加明天的争霸赛,杨再兴明天也有机会。

    杨家将的英勇事迹在宋朝时便已传遍天下,听说杨再兴是名将杨业的后人,众人对他格外尊敬,皆七嘴八舌问他先祖的事迹。

    杨再兴苦笑道:“其实也没有大家传说的那样神乎其神,不过杨家子弟世世代代都牢记先祖遗训,保家卫国,抗击鞑虏,所有男子六岁就开始学武,七岁读书,文武兼修,我父亲也希望我读太学,但我却一心想从军,这次回太原我希望能加入种家军,父亲再反对我也不管了?!?br />
    说到这里,杨再兴望向李延庆,眼中充满期待,李延庆明白他的意思,笑道:“没有问题,我会写一封信给种帅,他还欠我一个人情,相信杨兄会得到种帅的器重?!?br />
    杨再兴大喜,连忙起身施礼,“多谢延庆为我出头!”

    李延庆举杯淡淡一笑道:“这其实是你自己争取的,没有你自己在弓马大赛上的出色表现,我写一百封信也没有用?!?br />
    “这里的酒不错!”

    王贵品了品葡萄酒,将酒一饮而尽,他有点快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悦,在今天的比赛中他再一次超水平发挥,名列第三十七名,杀进了步弓四十名内,简直令他心花怒放。

    汤怀连忙用胳膊碰了他一下,给他使个眼色,王贵这才注意一脸阴郁的牛皋,牛皋却没有王贵的运气,在进前四十名的比赛中被淘汰了,他连前一百名都有进去,排在一百五十名之后。

    王贵坐在牛皋身边,揽着他肩膀笑道:“老牛别沮丧了,咱们步弓本来就是陪衬,连下注的机会都没有,不像老李那样风光,要不我叫个美娇娘来唱歌解解闷如何?”

    牛皋轻轻推开他,“俺想得开的,只是你小子喝了酒浑身就发臭,你自己不知道吗?”

    “老李,老牛说我喝酒就浑身发臭,你觉得呢?”

    李延庆低下头闻了闻,连忙扇扇鼻子道:“一股臭肉的味道,你小子怎么回事?”

    “不会吧!”王贵有点惊恐,连忙对汤怀道:“你闻闻看!”

    汤怀做出个恶心想吐的样子,“别让我闻,我要吐了!”

    “五哥!”

    王贵连忙连忙起身跑到岳飞面前,“我身上有味道吗?”

    岳飞闻了闻,“没味道呀!不就有点酒味吗?很正常??!”

    王贵忽然醒悟,回头望去,只见李延庆几人低着头嗤嗤发笑,他心中大恨,冲上去掐住牛皋的脖子发狠道:“从你开始的,我要一个个掐死你们?!?br />
    这时,从外面快步走进一人,急声问道:“李少君可在?”

    众人顿时安静下来,回头望去,只见是一名穿着锦袍的中年男子,李延庆认出了他,是矾楼的大掌柜,姓魏,最初给宝妍斋宣传时,他特地来过新桥的店里。

    “魏掌柜,有什么事吗?”李延庆走出来问道。

    “李少君带着朋友快走吧!今天的酒钱我就不收了,实在是不好意思?!?br />
    王贵大怒,上前一把揪住他衣襟道:“浑蛋!有这样赶客人的吗?”

    李延庆知道必然事出有因,他连忙上前制止王贵,“阿贵,别这样!”

    他拉开王贵,这才问道:“魏掌柜,究竟出了什么事?我们可以走,但你得给我一个理由?!?br />
    魏掌柜满脸为难,叹了口气道:“在春楼最大的雅室雪堂内,一群人在商量如何收拾你,他们不知道你就在不远处,一旦他们发现,恐怕就会打起来,矾楼惹不起他们??!”

    李延庆心念一转,“是....高衙内他们吗?”

    魏掌柜点点头,“有十几个人,都是权贵子弟,歌妓告诉我,好像是和关扑店押注有关?!?br />
    汤怀摇了摇扇子道:“这个我倒知道一点,三叔给我说,关扑店开出的争雄榜没有料到延庆会异军杀出,无论是押第一还是押三都会输,几乎所有人都输了,这时关扑店的大忌,会对关扑店的声誉造成恶劣影响,我估计是关扑店的后台想对延庆动手?!?br />
    魏掌柜也连忙道:“这位小官人说得不错,汴京最大的关扑店玉堂阁是向家的产业,刚才那群人就是向踪主导?!?br />
    “延庆,我们走还是不走?”岳飞低声问道。

    李延庆有点担心御街的胭脂铺,这帮衙内动不了自己,恐怕会拿胭脂铺撒气,他便点点头道:“我们不给矾楼添麻烦,这就离开?!?br />
    魏掌柜大喜,连忙道:“我带你们从内部通道离去,可以直接通往矾楼的东角门,那边不走客人的?!?br />
    李延庆等人稍微收拾了一下,便跟着魏掌柜出了门,向右拐走了十几步,走到一扇小门前,这就是矾楼的内部通道,众人刚要进小门之时,忽然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阵骚乱,隐隐有女人尖叫声,众人不由停住脚步,好像也是在二层,是从夏楼那边传来。

    这时,一名管事匆匆跑来,对魏掌柜急声道:“那群西夏蛮子开始闹事了?!?br />
    魏掌柜恨得一跺脚,低声骂了一句,只得对李延庆他们道:“这条路没有岔道,一直走到底就到东角门了,我就不送你们了,今天失礼之处,请李少君多多包涵?!?br />
    “没关系,谁没有难处呢?魏掌柜去忙吧!”

    李延庆开了门,“我们走吧!”

    众人走下了漆黑的通道,魏掌柜一直见他们消失,这才跟着管事匆匆走了。

    走出楼梯便是外花园,一条弯弯曲曲的碎石小道通往远处一扇隐蔽的小角门。

    李延庆停住脚步对众人笑道:“你们先出去吧!我要回去一趟?!?br />
    “老李,你还回去做什么?”众人不解问道。

    “有个朋友,我要去打个招呼,我马上就来?!?br />
    “老李,那我陪你去吧!”王贵关心地说道。

    “不用了,我马上就回来,你们可以在外面等等我?!?br />
    众人答应了,快步向外走去,王贵对众人道:“我陪老李去,你们在外面等等?!?br />
    “阿贵,不用你陪我?!?br />
    王贵却拉着李延庆压低声音笑道:“你想干什么我心里有数,别想丢下我!”

    李延庆无奈,只得带着王贵又回了通道,他们摸着黑暗的楼梯向上楼跑去,王贵低声问道:“现在告诉我,你想干什么?”

    “你刚才没听见那人说吗?一群西夏蛮子要闹事,我估计是西夏武士?!?br />
    “你怎么知道是他们,万一是别的西夏人呢?”

    “只是推断,那帮家伙不参加明天的争霸赛,今天就算结束了,他们十有八九定会来矾楼喝酒?!?br />
    两人又从内部通道出来,只见争吵声还没有结束,他便向骚乱处走去,迎面遇到一名舞妓哭着匆匆跑来,眼角还有淤青。

    李延庆一把拉住她手腕,“出什么事了?”

    女妓吓了一跳,拼命挣扎道:“你快放开我!”

    李延庆一把搂住她的腰,将她推到角落,盯着她的眼睛恶狠狠道:“你告诉我那群西夏人想干什么,我就让你走,否则今天算你倒霉!”

    女妓挣脱不掉,心中害怕,只得低声道:“他们要找师师陪酒,掌柜让我们陪他们,却被他们打出来了,他们说如果师师不来,他们就拆了酒楼?!?br />
    “是一群西夏武士吗?”

    舞妓点点头,“一群凶神恶煞的家伙,象魔鬼一样?!?br />
    她忽然想起眼前这个男子也很凶神恶煞,她顿时吓得脸都白了,李延庆放开她,歉然行礼道:“刚才是我失礼了,大姐莫怪,我只是想问问西夏人?!?br />
    舞妓见他放了自己,转身便慌慌张张跑了。

    王贵上前笑嘻嘻道:“第一次见到老李抱女人,当然啦!喜鹊不算,她是小丫头片子?!?br />
    “别胡说了,你帮我找几个酒杯或者茶杯来?!?br />
    王贵一转念便反应过来,立刻道:“我这就去找!”

    他想了想,便将头上幞头翻转过来戴上,又将一块白毛巾搭在胳膊上,活脱脱就是一个酒保的模样。

    他转身推门进了一间雅室,只听他笑呵呵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各位继续喝酒,小人是本店酒保,本店提供上等官窑茶杯,如果大家有兴趣,小人给大家换一下?!?br />
    李延庆哑然失笑,还上等官窑茶杯,亏他想得出来,片刻,只见王贵出来了,怀中抱着七八个小黑瓷茶碗,向李延庆挤眉弄眼道:“我们快走!”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