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二百三十四章 弓马大赛(十一)

寒门枭士 第二百三十四章 弓马大赛(十一)

    向适脸一沉,狠狠瞪了一眼儿子,向琮立刻低下头不敢多嘴了。

    蒋掌柜又继续道:“现在的麻烦是关扑店的声誉问题,大家都没有想到李延庆会异军突起,如果他拿了第一名,不仅关扑店要赔得损失惨重,更重要是大家以后就不会再相信我们,以后生意就很难做了?!?br />
    向适喝了口茶,不慌不忙道:“下注赌博有亏有赢不很正常吗?凭什么赌客输了我们就会有歉疚感,若每次下注的人都赢钱,我们关扑店岂不是变成了居养院?”

    “小人不是这个意思,小人的意思是说,这次九成九的人都要输,现在很多人都在骂我们制作的争雄榜欺骗了他们,牵涉面太大了?!?br />
    “这就是放屁!输了钱骂我们,赢了钱怎么不分我们一半?认赌服输是什么意思,若争雄榜完全准确,还要比赛做什么?!?br />
    向适对蒋大掌柜的胆小着实不满,蒋掌柜不敢吭声了,他本来是希望东主能想办法阻止李延庆夺第一,这样对玉堂阁的信誉损害不算太严重,不料东主根本就不感兴趣。

    这时,向适对长子向琮道:“关扑店的经营你去了解一下,想办法在两三年后再在各地增加十家分店,你可以四处走走,看看哪些地方比较合适,有什么不了解的事情多和大掌柜沟通一下,你把这件事做好了,我会想办法给你也弄个荫官!”

    向适倒不是想让长子去管产业做生意,他只是想找点事给长子做做,让他收收心,不要整天出去惹事生非。

    向琮无奈,只得答应了,向适又对他道:“去吧!现在就和大掌柜一起去,我先警告你,不准你参与弓马大赛这件事?!?br />
    从府中出来,向琮立刻追问大掌柜,“既然李延庆夺第一影响会我们的关扑店,那有没有什么办法扭转这个影响?”

    “我今天来见大官人就是想说这件事,如果能阻止李延庆夺取第一名,那我们信誉就能继续维持,可惜大官人不在意这点损失,我就没有开口的机会了?!?br />
    在商言商,作为商人,蒋大掌柜的想法并没有问题,向适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对他没有什么指责,但向适绝不会去做这种傻事,为了几个小钱去破坏童贯主导的弓马大会。

    向适当然也知道他儿子头脑简单,整天和高衙内一群人吃喝嫖赌、骄横狂妄,所以向适再三警告儿子,不准他插手弓马大赛之事,但向适怎么也想不到,他的儿子居然和李延庆有过节。

    向琮目光闪烁,似乎若有所思

    夜已经很深了,在武学的骑射场上,李延庆仍然在练习铜弓,明天他就正式使用铜弓上场,他还需要在铜弓上巩固一下那种箭势的感觉。

    ‘崩!’巨大的弓弦声在夜间回荡,一支破甲箭强劲射出,瞬间便射灭了一百二十步外的香头火,速度之快,至少是他豹头弓的两倍。

    “好!”身后传来一阵鼓掌声。

    黑暗中走出一人,正是金枪将徐宁,李延庆连忙躬身行礼,“参见徐师傅!”

    徐宁微微笑道:“这几天都是用豹头弓,现在改成铜弓,又有什么感受?”

    李延庆想了想道:“就像从软床回到了硬床!”

    “这个比喻倒有意思,再具体说说!”

    “学生用豹头弓觉得非常舒适,很容易找到感觉,但铜弓和舒适无缘,它给人的感觉就是强硬、凌厉、势不可挡,这种感觉不仅是对敌人,对我也一样,就像一匹很难驾驭的野马?!?br />
    “可你还是驾驭住它了,不是吗?”

    李延庆苦笑了一声,“只能说我把这匹马打怕了,它不敢反抗而已,还远没有到心服口服的程度?!?br />
    “把弓给我!”徐宁伸出手。

    李延庆将弓递给了他,徐宁转身便向东北方向一株高大的青冈树走去,李延庆不解,连忙翻身下马,快步跟了上去。

    徐宁来到大树前,将弓放在大树下,回头问道:“给我三支香!”

    李延庆连忙跑去取了三支射靶用的香,递给徐宁,徐宁将香插在铜弓前,这才对李延庆道:“我这人比较看重祭祀,我相信你一定没有经历过这种祭弓,我说得没错吧!”

    李延庆默默点头,他确实没有经历过这种祭弓仪式。

    “武学每一大树都有它的名字,比如大门口那两株数百年的大杉树,叫做干将和莫邪,这棵青冈树叫做后羿,又叫做弓神之树,已经有三百多年了,每个练弓的武学士子在学弓之前都要对这棵大树行师礼,你是太学生,肯定没有经历过这一步,我们现在补上这一环也不晚!”

    徐宁注视着李延庆,李延庆上前跪下,恭恭敬敬行了大礼,徐宁抽出匕首,在李延庆的胳膊上轻轻刺破一个小口,一缕鲜血流出,他指了指弓。

    李延庆明白他的意思,将鲜血一滴一滴地落在铜弓上,用手轻轻一抹,鲜血便涂满了整个铜弓。

    “早点回去睡吧!相信明天它会给你带来好运?!?br />
    次日天不亮,李延庆和往常一样走出院子,他却发现院外角落里隐隐藏着几个来历不明的人,延庆不由停住了脚步,喝道:“你们都出来吧!”

    “小官人,你叫谁?”喜鹊不解地问道。

    李延庆一把将她推进院子,轰地关上了门,几块石棋已扣在手上,这时,从前后左右的角落里慢慢走出四名士兵,为首一名士兵上前施礼道:”我们是奉童太尉之令暗中?;だ钌倬?,并没有恶意?!?br />
    “我不需要你们?;?,你们回去吧!童太尉的好意我心领了?!?br />
    “李少君,我们只是奉命行事,就只有今天和明天,大赛结束后我们就回去了,请李少君不要让我们为难?!?br />
    李延庆也知道他们不会听自己的话,好在只有两天,他大部分时间都在赛场上,他便不再多说什么,去马棚取了自己的战马,直接翻身上马向北大营奔去。

    李延庆是在陈桥门前遇到了王贵和牛皋,昨晚王贵和牛皋都杀进了前两百名,但名次都不太好,王贵是一百三十五名,牛皋是一百九十名,今天步弓也要决出前四十名,两人信心明显不足了。

    “五哥和汤怀呢?”李延庆不见岳飞和汤怀,便笑问道。

    “今天是徐师傅在武学的最后一天,老岳想多学一点枪法,老汤也想学钩镰枪,两人就抛弃我们,不肯来了?!?br />
    李延庆见牛皋愁眉苦脸,便拍拍他胳膊笑道:“振作起来,还没有开战呢!就先输了士气?!?br />
    牛皋挠挠头笑道:“俺不是没有士气,俺是有自知之明,反正今天会全力以赴,管他娘的能不能杀进前四十名?!?br />
    “这就对了,时间不早,我们走吧!”

    “老李,我们今晚去矾楼喝酒吧!”王贵在一旁笑道。

    “怎么想到去矾楼?”

    “昨晚我听该死的老汤吹嘘矾楼怎样怎样,我还没去过呢!”

    李延庆这才想起几个兄弟都没有去过矾楼,他便欣然笑道:“如果今天我杀进前十,那今晚我请大家去矾楼喝最好的葡萄酒!”

    “不!不!不!今晚我来请客?!?br />
    李延庆揽着他肩部笑道:“下次你请,今晚还是我来吧!”

    王贵明白他的意思,只得点点头答应了,王家虽然在孝和乡是头面人物,但进了京城,他才知道自己的渺小,相反,李延庆凭借他的才智和过人的能力,在京城混得风生水起,已远远不是他能相比,王贵只感觉自己和李延庆的差距已经越来越大,着实令他有一点失落。

    就在这时,后面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有人大喝:“别当道,速速闪开!”

    众人回头,只见一支番人骑兵骑马疾速奔来,城门口的行人吓得跌跌跌撞撞向两边闪躲,他们穿着鎏金铜甲,正是西夏国六班直的骑射高手。

    为首却是一名文官,李延庆也见过了,是西夏国驻汴京使臣焦彦坚,他是西夏国箭武士的带队。

    焦彦坚一眼认出了李延庆,连忙勒住战马笑道:“李少君昨天射得很精彩??!不知移动靶如何?”

    “马马虎虎吧!”

    “李少君太谦虚了,我们都认为昨天应该是你拿第一,宋朝官员太卑鄙,明显是欺负太学,不知李少君有没有兴趣去西夏游历?”

    李延庆微微欠身笑道:“会去的,总有一天我会去西夏!”

    “如果真有那一天,我一定把李少君介绍我们西夏君王?!?br />
    “恐怕不需要吧!我自己会去认识他?!?br />
    焦彦坚不明白李延庆这话意思,便含糊道:“希望今天我们能够公平地同场竞技!”

    焦彦坚抱拳行一礼,催马向城外奔去,撒金却鼻孔朝天,就仿佛根本不认识李延庆。

    望着他们走远,王贵急道:“老李,莫非你真要去西夏?”

    “我去西夏很奇怪吗?”

    “可是西夏是我们的敌国,你怎么能”

    李延庆淡淡一笑,“我只是说我一定会去西夏,并没有说怎么去,他可能有点误会了,我其实是想说,总有一天我会率军杀进西夏!”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