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二百三十二章 弓马大赛(九)

寒门枭士 第二百三十二章 弓马大赛(九)

    众人不再开玩笑,李延庆连忙整整衣服起身回礼道:“我便是李延庆,你是——”

    “在下花荣?!?br />
    王贵顿时惊讶喊道:“小李广花荣!”

    众人皆动容,花荣可是弓马争雄榜第一名,居然在这里遇见他。

    花荣连忙谦虚道:“过奖了,那都是同僚的夸张之言,花荣实在当不起‘李广’二字,若论箭法,李少君也不遑多让?!?br />
    李延庆也颇为吃惊,他听师傅说过,禁军骑射第一高手就是这个花荣,虽然只是一名低级军官,但禁军中名气极大。

    当然,这个花荣并没有上梁山,他在北宋末年腐朽的军队中始终没有出头的机会,消失在历史的大潮之中。

    李延庆微微一笑,“我只是第四十七名,差了花兄十一分,哪里能和花兄相比?”

    花荣摇了摇头,“我心里有数,李少君今天第二箭是故意射低,这样就去掉了五分,另外,周侗的高徒怎么可能不会左右开弓,这又去掉八分,如果把这两项加上,今天的第一名应该是李少君才对?!?br />
    众人都吃了一惊,岳飞和汤怀之前没有看到李延庆射箭,李延庆自己却闭口不说,他们都不知道李延庆今天居然是故意放水。

    李延庆淡淡道:“很多事情不是花兄想的那样,第二箭是我手上汗,影响了发挥,并非我故意减分,至于左右开弓我倒是会,但我的马技不佳,无法在同一个方向左右开弓?!?br />
    李延庆虽然说得一本正经,但花荣却并不相信,如果说手上有汗,那第三箭却丝毫不受影响,如果说马技不佳,那就更是无稽之谈,马背铁板桥是骑射的基本功,能用双腿控马从容射箭,怎么可能不会铁板桥?

    不过李延庆既然坚决不承认,说明他也有自己的想法,或者有什么难言之隐,花荣倒也不能自作聪明地强迫别人承认,况且他过来也只是想认识一下李延庆。

    花荣给李延庆倒了一杯酒,端起自己的酒杯笑道:“今天很巧,在遇仙酒楼遇见了李少君,借这个酒楼的彩头,我敬李少君一杯,希望明天能看到李少君真正的箭技!”

    两人酒杯一杯,一饮而尽。

    李延庆又行礼道:“延庆箭法不足之处,还请花将军多多指点?!?br />
    “你的不足之处就在没有用铜弓铁箭!”

    花荣大笑一声,向众人行一礼,转身便扬长而去。

    王贵叹道:“不愧是禁军第一箭,这份潇洒气度就让人折服!”

    汤怀却摇摇头,“这不是气度,他一向骄狂,目中无人,上届的弓马大赛第一名,居然还只是一个马军都头,若不是他太骄傲令人反感,也不至于混得这么差了?!?br />
    “他多少岁了?”李延庆忽然问道,

    “大概二十五六岁吧!”

    李延庆暗暗点头,靖康之时也才三十出头,还有机会报效国家。

    这时,一直比较沉默的牛皋却道:“早知如此,我就下注老李了,说不定还能赚一笔?!?br />
    “就是??!你干嘛要藏着掖着?!蓖豕舐裨沟赝爬钛忧?,就仿佛他没有抓住这个发财机会都是李延庆的错。

    “五哥,我记得你好像下注了,是吗?”汤怀疑惑对岳飞道。

    岳飞点点头,“我下了一百注,把我所有的钱都押在老李身上了?!?br />
    ........

    骑射复赛的流程完全和初赛一样,只是更加严格一点,比如验弓就由三个人来交叉校验,这也是因为只有两百名骑手参加复试,时间比较从容,也不像昨天那样,一次性叫三十人入场,而是两百人排成长队,每次五人入场。

    今天的四周观战人更多了,汴京平民、禁军士兵以及昨天被彻底淘汰的箭武士,近四万人将大校场围得水泄不通,李延庆抽到了第八十四号,这个号码比较吉利,军队按照他谐音戏称为‘不死’,更巧的是,他前面的八十一号正是何灌,只隔了两个人,这意味着他们将在一组出赛。

    今天李延庆依旧和昨天一样打扮,身着蓝色武士服,脚穿长皮靴,头戴士子巾,也依旧拿着他的豹头弓,后背大羽箭,众人都默默等待着入场,没有人说话,从不断传来的欢呼声和喝彩声,便知道箭武士们都发挥出色,每个人都感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

    这时,花荣的成绩出来了,依旧和昨天一样,九十五分,发挥得相当稳定,虽然花荣的骄傲让人不喜,但大家都不得不承认,今年很可能依旧是花荣第一。

    队伍慢慢缩小,李延庆终于到了入口处,这时,红旗一挥,从八十一到八十五进了候赛区,同时三名考官检验了他们弓,片刻,何灌回头看了李延庆一眼,他翻身上马,催马向赛场上奔去,赛场四周顿时欢声雷动,他昨天异军崛起杀到第七名,今天便成万众瞩目的焦点。

    ‘当!’钟声响起,何灌纵马飞奔而出,张弓一箭,精准地射中木偶靶左眼,四周顿时响起一片喝彩。

    奔出数十步,何灌忽然不在马上了,他从马肚子下射出一箭,同样正中脸部,到了第三箭,他换成左手执弓,忽然让战马在原地转了个圆圈,使他有左手发弓的机会,再次一箭精准射中面颊。

    李延庆迅速给他打分,应该在九十二分左右,如果不是厢军身份,分还会更高一点,大家心里都明白,有五分是评审官的纯喜好分,各军地位不同,分值也会不同,一般是京城禁军地位最高,其次武学,然后是地方禁军,再其次是厢军,最后才是地方乡兵,至于太学,地位很难说,或高或低,这和政治斗争有关。

    李延庆前面两人都已经射完,下一个就是李延庆出场了,高深看了看李延庆的资料,心情十分复杂,今天一早童贯派人送给了指令,‘太学当在众军之上’,言外之意就是说,不但不准压太学的分,而且必须加分,目前太学生就只剩下李延庆一人,这不就是暗示给李延庆加分吗?

    更让高深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梁师成也派人送来纸条,只有六个字,‘文归文,武归武’。

    这句话就像谜语一样,但高深还是猜出了梁师成的意思,不要让太学占据高位,指的还是李延庆,两个完全相反的指令让高深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两个权贵他都得罪不起,可让他不解的是,这两人似乎都很关注李延庆,这又是什么缘故?

    “高兄,时间到了!”旁边曹羽小心翼翼提醒他。

    高深点头道:“开始吧!”

    看台上钟声敲响了,‘当——’

    李延庆双腿夹马,低喝一声“驾!”战马如箭一般腾空而出,向白线跑道疾奔而去,今天李延庆没有再放水了,他将发挥自己的真实水平,他拉弓如满月,在疾奔中一箭射出。

    这一箭射得很早,几乎刚上跑道便出箭了,但他并没有射第一靶,箭从右侧面射中了中间一尊偶人靶的眉心。

    四周观众一片哗然,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看错靶了吗?但按照规则,李延庆并没有犯规,规则上写得很清楚,‘三靶可任意射击’,也就是说,他们无论射哪一只靶都可以。

    但一般箭武士不会这样选择,因为这意味着距离远近,如果李延庆射直线射第一靶,距离是百步,可射斜线第二靶,距离就变成一百五十步,差距太大,没有人敢冒这个风险。

    只愕然片刻,四周的欢呼声便如雷鸣般的响了起来,大家这才反应过来,这名箭武士竟然是在一百五十步外射中眉心,这是何等高明的箭术。

    李延庆继续纵马疾奔,奔出七十步,和第二只偶人靶成直线了,他忽然从马背上消失,从马肚子下射出了第二箭,这一箭也同样精准眉心,和第一支箭并列在一起。

    四周顿时鸦雀无声,大家似乎明白了什么,所有人摒住呼吸,都在等着看他的第三箭。

    当战马即将奔出赛道,李延庆忽然一个后挂,上半身挂在马的侧面,他已换成左手执弓,再次一箭疾射而出,一百六十步的距离,第三支箭如闪电般射向第二尊偶人靶,精准地从左侧面射中了眉心,三支箭整齐地排射在眉心上,就像一个‘爪’字。

    李延庆策马奔出了赛道,沉默良久,四周的掌声和欢呼声如山呼海啸般响了起来,这种精彩绝伦的骑射,远远超过第一名花荣的骑射,简直无懈可击。

    看台上的军队高官都鼓起掌,其实不少人认识李延庆,去年在汤阴县大发神威的少年不就是这个年轻人吗?

    十名评审官有人给十八分,有人给出十九分,甚至有人给出二十分的满分,按照规则,评审官分数不统一,则以主审官的分值为主。

    所有人都向高深看来,高深踌躇良久,他不得不考虑梁师成的态度,最终给出了十五分,理由是第三箭出箭太迟,当扣去五分,最后总分九十五,和花荣并列,四周顿时响起了一片嘘声。

    “无耻!不要脸!”观众们无比愤怒地声讨评审官,几乎有一半人愤然离场,以示抗议。

    不仅是观众,其他评审官都对高深投来了不满的目光,大家都知道,这个太学生至少应该给九十八分,高深显然是在故意压分。

    ======

    【三更毕求月票!】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