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弓马大赛(四)

寒门枭士 第二百二十七章 弓马大赛(四)

    三年一次的弓马大赛在万众瞩目中拉开了序幕,这次弓马大赛是由枢密院牵头,兵部承办,除了五千禁军弓弩高手参赛外,还有来自各州的乡兵、武学、太学等三千余人,另外辽国、西夏、大理和吐蕃也各派出二十名骑射高手参加比赛,总擦参赛人数超过了八千人,比上一届的四千人翻了一翻。

    比赛之地暂借禁军北大营的三座演兵场,三座演兵场都位于汴京北部的陈桥门外,已经搭建了数百顶临时大帐,三千名士兵负责维持秩序。

    一大早,甲乙两座演兵场四周已经围满了上万汴京民众,士兵们不断地推攘民众,维持秩序,带着小马扎的民众可以坐在前面,而空手而来的民众只能站在后面,很多小贩看到了这个商机,纷纷叫卖马扎,原本三十文一把的马扎涨到百文一把,生意异?;鸨?。

    另外还有卖各种吃食的流动小摊小贩,使得原本冷寂的北大营变成热闹起来。

    比赛之地是甲乙两座演兵场,另外第三座演兵场则是报名和抽签之地,数千名箭武士集中在这里等待,西面竖起一块大牌子,专门有士兵变换牌子上序号,通知演兵场上的武士进场参赛。

    今天李延庆、王贵和牛皋三人将参加步弓淘汰赛,岳飞和汤怀没有被武学选中,只能作为观众在场外观战助威了,西北角落里,几名伙伴正聚在一起聊天。

    王贵愤愤骂道:“武学更是狗屎,禁军根本就没有什么选拔,想参加比赛,直接报名就可以了,谁也可以参加,武学还搞什么选拔,两千名武学士子只选出四十人,这些当官的脑子都被狗吃了!”

    王贵是为岳飞和汤怀抱不平,岳飞和汤怀都被选拔赛剥夺了参赛资格,当然他也是为自己不满,他也报名参加骑射,排名第二十二,差一点他有资格参加骑射了,只参加步射明显被人瞧不起,连他自己都嫌弃。

    岳飞笑了笑,“其实参不参加都无所谓,反正也只是陪衬,不参加反而给我时间向徐师傅请教枪法,我还求之不得呢!”

    李延庆见王贵又要骂,便笑道对他道:“阿贵,再给我说说规则,我这两天有点练糊涂了?!?br />
    王贵的骂语被李延庆打断,他只得拉长脸道:“所有骑射武士先参加步弓淘汰赛,取一千人进入骑射大赛,被淘汰的骑射武士则可以和步弓武士一起参加步弓大赛,狗娘养的,步弓就是垃圾桶,专门装垃圾的,难怪连关扑店都不肯开注,早知道我也不参加了?!?br />
    李延庆摇摇头,这臭小子穿越到后世估计也是愤青,不骂几句心里不舒服,他见汤怀在一旁摇着扇子笑而不语,一反往常和王贵抬杠,便奇怪地问道:“汤哥对阿贵的评论没有高见吗?”

    汤怀微微笑道:“非不想也,实不能也!”

    牛皋在一旁给李延庆解释,“你那个带刺的戒指,贵哥儿答应给汤哥儿了,但条件就是一个月内不准和他顶嘴,顶一句,戒指就没有了,汤哥儿好不容易忍了十天,可不想前功尽弃?!?br />
    这时,旁边武士一阵骚动,众人回头望去,只见两支数十人的番兵骑兵气势汹汹进场了,他们个个凶悍,挥舞皮鞭乱抽,汤怀低声对众人道:“前面穿黑漆甲的武士便是辽国宫帐军箭筒士,当年我们见过的,后面穿鎏金铜甲的骑兵是西夏御围内六班直的骑射高手?!?br />
    众人都想起了他们小时候去县里参加神通比赛归来时的情形,契丹蛮子的嚣张凶悍深深刻在了他们心中。

    王贵低声骂道:“契丹蛮子和党项蛮子,一丘之貉!“

    李延庆这时也认出了西夏骑兵的首领,正是和他在矾楼有过交手的撒金,只见他的弓也颇为硕大,至少也是两石弓,难怪是六班直之首,壶箭在西夏并不流行,这个撒金却能在壶箭上杀得西北军将领一个个灰头土脸,说明他在箭法上的造诣非常高。

    不过李延庆也奇怪,矾楼的壶箭大赛根本就没有传出去,就像个炮仗炸裂,一瞬间很响,然后就烟消云散了。

    演兵场上本来就人多马杂,辽国和西夏武士偏偏要骑马硬闯,众人心中不满,都不肯让道,辽国骑兵急了,为首带队的辽国骑兵大将用汉语高声叫骂起来,“你们这些汉狗给老子快滚开!”

    四周武士听他出口辱人,心中皆大怒,纷纷拔出战刀,王贵和牛皋更是怒不可遏,两人热血涌上头顶,一起拔出刀要冲上去,李延庆和岳飞连忙拉住了他们,王贵骂道:“堂堂大宋京师岂能容胡狗嚣张!”

    李延庆微微一笑,“这种小事不劳我们王贵大将军亲自出马,让小卒李延庆来收拾他!”

    众人眼睛一亮,知道有好戏可看了,李延庆随手从边上捡了块石头,手腕一挥,石头闪电般打出,‘啪!’的一声,正中为首辽将的左颊,石头虽小,但李延庆力道却大,辽兵将领大叫一声,翻身落马。

    四周众武士一片哄笑,后面手下七手八脚扶起他,只见他满脸鲜血,痛苦不堪地捂着左眼,他左眼角被打裂了,流出了血,辽国骑兵纷纷拔刀,气得暴跳如雷,四下寻找肇事者,可是左面有上千名骑武士,谁都不知这块石头从哪里打来?

    这时跑来一名官员,十分不满地对辽国和西夏骑兵大喊道:“比赛时辰已经过了,最后就在等你们抽签,若不再去就视同放弃!”

    辽国骑兵找不到肇事者,只得含恨收刀,跟着官员向点兵大帐而去。

    王贵眉开眼笑,一竖大拇指赞道:“还是老李的这招厉害,不露声色杀人,要是用淬了剧毒的飞刀就好了?!?br />
    李延庆一脚踢去,“老子没有你那样心狠手黑!”

    汤怀撇撇嘴,“我们阿贵还没有杀过人呢!不知谁心狠手黑了?”

    “去!”

    李延庆瞪了他一眼,“为了一个戒指就丧失底线原则,下次有好东西不给你了?!?br />
    “??!我说错话了,你们都是菩萨,就我汤怀心狠手黑好不好!”

    四人一起大笑起来,牛皋却没有笑,他第一次看见李延庆的飞石绝技,竟有点呆住了。

    .........

    ‘咚!咚!咚!’随着鼓声敲响,步弓淘汰赛正式开始,这次弓马大赛一共进行四天半,第一天是步弓淘汰赛,只有一千人能进入骑射比赛;第二天是骑射初轮淘汰赛,五人中取一人,要淘汰八百人,两百人进入复赛。

    第三天是骑射复赛,一样是五人取一人,四十人杀入最后决赛,第四天决出前十名。

    第五天上午是整场弓马大赛的高潮,进行十人争霸赛,争夺弓马大赛的第一名。

    首先进行的是步弓淘汰赛,象王贵和牛皋这样只参加步弓比赛的箭武士今天轮空,步弓淘汰赛只限于骑射选手参加,七千名骑射武士将被淘汰大半,他们中很多人又将转头和步弓武士争夺步弓比赛的复赛名额,这便是王贵极为不满的缘故。

    李延庆一直在注视着远处大牌子上的号牌,每次会通知三百名武士入场,他是两千三百四十五号,很快就会轮到他进场。

    这时,牌子上出现了新一轮比赛号,两千两百号到两千五百号入场,李延庆的时间到了,他将战马交给了王贵,便快步向入口处奔去.......

    李延庆在门口验了号,便走进演兵场,三百人排着长长队伍依次领取弓箭和赛位号,骑射可以用自己的弓箭,但步射不行,都是统一的八斗弓,每人领一张弓和十支箭。

    李延庆很快便领到了弓箭,他先看了看赛位,第二十垛,李延庆又试了试弓,八斗弓对他而言稍轻了一点,不过勉强可用,他这才背着箭壶快步来到了第二十垛口前。

    全场一共有三十个赛位,每个赛位前有十名选手,他们依次排队射箭,他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射完十支箭,距离是六十步,弓马大赛实行计分制,骑射根据精准、难度和箭武士本身的条件来打分。

    而步弓就比较简单,射中内圈红靶为上上,射中圈黄靶为上,射中外圈蓝靶为中上,脱靶为下,按照上一届的经验,至少要拿到六个上上和四个上才有机会拿到进入骑射比赛的资格。

    李延庆排在第六个,这时前五人都结束了,这五人没有一个人能拿到六个上上,成绩最好的一人也只有三个上上。

    “下一个!”

    李延庆快步上前,把自己的考牌递给登记官,每个赛位有四名考官,两个计分,一个计时,一个记名,考官看了看考牌,又忍不住看了他一眼,居然是太学生,倒是少见。

    考官便登记了他的信息,李延庆、太学生、两千三百四十五号,这时,两名计分官换了一个新的靶牌,计时官点燃了计时香,香很细,高只有两寸左右,十分钟就可以烧完。

    “抓紧时间,开始吧!”

    李延庆一步上前,他抽出一支箭搭在弦上,深深吸了口气,便猛地拉开了弓。

    ======

    【向大家求求保底月票!】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