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弓马大赛(二)

寒门枭士 第二百二十五章 弓马大赛(二)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閱讀。

    李延庆和牛皋正说话之时,岳飞和王贵、汤怀快步走了过来,“老李,你又溜到哪里去了?”

    王贵从后面一把掐住李延庆的脖子,“又神不知鬼不觉失踪半个月,这次要老实交代?”

    “去曲阜拜祭圣人去了,我不是给你留条了吗?”

    李延庆轻轻一甩肩臂,将王贵从后面甩到前面,尽管王贵有防备,但还是没有撑住,被摔个仰面朝天,他爬起身悻悻道:“说得跟真的一样,谁会相信你的话?!?br />
    “贵哥儿就别问了,延庆有分寸的,该告诉我们的,他不会隐瞒?!?br />
    “还是老岳理解我!”

    李延庆笑嘻嘻道:“以后有机会告诉你们,现在不行?!?br />
    说着,李延庆一眼瞥见汤怀手中的钢筋骨扇,那是高衙内的扇子,李延庆送给了汤怀,看出汤怀看不释手。

    “老汤,扇子好用吗?”

    汤怀刷地展开扇子,眉头轻轻一挑,“要不要来过两招?”

    “我来!”

    王贵跳起来一拳便将汤怀面门打去,这一拳速度疾快,力量十分刚猛,李延庆忍不住喝彩一声,“好拳!”

    他欣喜地发现王贵进步神速,和小时候那个慵懒的小顽童已经不可同日而语,这是师父因材施教的结果,汤怀扇子一挑,将王贵的拳头挑开,身体轻轻一转,俨如一片轻云,身体已经转到王贵侧面,手中扇子快得无以伦比,‘啪!’地打中王贵后背,王贵一个踉跄,跌跌撞撞向前奔了几步。

    “臭小子,你居然敢真的下手!”

    王贵恼羞成怒地低吼了一声,却象个无赖一样扑上去,将汤怀摁倒在地上。

    李延庆和岳飞连忙上前将他们二人拉开,汤怀满脸通红,怒视王贵道:“我如果真的下手,你的脊梁骨早断了?!?br />
    “别吵了!”

    李延庆没好气道:你们两个以前斗嘴,现在斗架,下次我再出去一个月,你们该动兵器了?!?br />
    “本来就是这小子输不起!”汤怀嘟囔道。

    “谁输不起了!”

    王贵直着鼻子吼道:“我赤手空拳,你却拿着铁扇子,有本事你把扇子丢了打!”

    “我邀老李过来对招,你自己跳上来,怪我吗?”

    王贵一时哑口无言,李延庆连忙拉着王贵到一边,低声笑道:“我也送你一个暗器?!?br />
    “什么好东西?”王贵立刻将汤怀丢到九霄云外了。

    李延庆从怀中摸出个小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只铁戒指,“这是什么?”王贵不解地问道。

    “你看着!”

    李延庆将铁戒指带到右手食指上,捏紧拳头,用拇指轻轻一按指环,只听‘咔’地一声,一根铁针跳了出来,吓了王贵一跳,李延庆笑眯眯道:“这根铁针是中空的,戒指中藏有毒液或者麻药,一拳刺中人体,毒液立刻注入对方身体,在关键时刻可以保自己一命?!?br />
    汤怀在一旁探头看着,他最喜欢这种暗器,立刻心痒难耐,“老李,他用不着,给我吧!”

    “谁说我用不着,我偏偏就用得着?!蓖豕笠话亚拦渲?,瞪了汤怀一眼。

    李延庆一摊手,“我已经说好给老贵了,你自己和他商量吧!”

    汤怀立刻揽住王贵的肩膀,脸上的笑容真诚得要把人融化了,“阿贵,你还记得咱们一起穿开裆裤的时候吗?我们比谁抓的蛤蟆多,结果你赢了”

    两个冤家到一旁商量去了,李延庆笑着走回了,岳飞一竖大拇指,“好一招声东击西!”

    “他们两个一向都是床头打架床尾和,我却白白损失了一个暗器?!?br />
    “能者多劳嘛!反正你那玩意儿拿着也没有用,不如做个人情?!?br />
    “什么叫我那玩意儿?”

    李延庆哑然失笑,又问道:“五哥也在这里练箭吗?”

    岳飞摇摇头,“我在这里跟徐师傅练枪?!?br />
    李延庆恍然,他们教头可是金枪将徐宁,“这倒是个好机会!

    “是??!师傅给我说过,如果有机会遇到徐师傅,一定要缠住他,让他好好指点一下我的枪法?!?br />
    “他肯吗?”

    “他听说我们是师傅的徒弟,对我们非常关照,他说最有兴趣之人就是你?!?br />
    岳飞话音刚落,牛皋在一旁道:“徐师傅来了!”

    众人纷纷起身,只见走来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剑眉深目,高鼻梁,相貌十分英俊,他年约四十岁,却步履矫健,丝毫不亚于年轻人。

    众人一起躬身行礼,“参见徐师傅!”

    徐宁笑着摆摆手,“听李少君回来了,请问是哪位?”

    他的目光落在李延庆身上,这里除了李延庆外,别人他都认识。

    李延庆躬身行一礼,“学生就是!”

    徐宁打量一下李延庆,笑问道:“听说周教头把铜弓铁箭传给了少君,可带来了?”

    李延庆摇了摇头,“铜弓铁箭很少使用,一般我都用这把弓?!?br />
    他将豹头弓递给了徐宁,徐宁接过弓试了试,淡淡笑道:“这柄弓不错,可以称为优质之弓,但李少君觉得这柄弓可以替代铜弓铁箭?”

    “回禀徐师傅,铁箭只有十支,不能轻易使用?!?br />
    “那你就错了!”

    徐宁脸上笑容消失,他注视着李延庆肃然道:“铁箭虽然只有十支,但铜弓却没有限制,从前你师父也是用铜弓射普通箭,速度快,杀伤远,最远杀伤射程达一百八十步,威力十分强大,你应该继承师傅这个优势,否则你师傅把铜弓铁箭传给你就没有意义了?!?br />
    李延庆躬身道:“徐师傅教诲,学生铭记于心!”

    徐宁却毫不含糊,“我不想听什么‘铭记’之类的虚言,你如果认同我说的话,那现在就去把铜弓拿来练习,如果不认同,那以后我就不会再问你一句,你自己决定!”

    说完,他便催促士子们去训练射箭,不再过问李延庆。

    李延庆之所以不太想用铜弓,是因为他使用豹头弓已经非常熟练,已经到了人弓合一的程度,他觉得用豹头弓自己还可以再突破一步,可如果练铜弓,等于推倒从头再来,还有十天就是弓马大赛了,是否还来得及?

    李延庆踌躇良久,他最终决定接受挑战,骑马赶回宿舍取来了铜弓,他又重新用铜弓开始了新的训练。

    延福宫杏岗上的翠微殿外,数十名宫女宦官战战兢兢,不敢说话咳嗽,连走路也是高抬腿轻落脚,他们生怕一不小心发出什么声响,触怒了殿内的天子,惹来杀身之祸。

    这几天,天子赵佶因杨戬阵亡一事而震怒异常,他几天前已派御史中丞王黼赶去郓州调查杨戬死因,赵佶有点不太相信一群乌合之众有能力杀死统帅两万大军的太傅。

    赵佶已经多多少少怀疑上了梁师成,毕竟杨戬之死,梁师成是最大的得益人,只是这种事情没有证据,赵佶一肚子怒火也只能闷在心中。

    这时,一名宦官小心翼翼走上前禀报道:“陛下,童太尉在殿外请求觐见!”

    赵佶沉默片刻道:“宣他进来!”

    不多时,童贯匆匆走了进来,跪下行礼道:“老奴童贯叩见陛下!”

    “童爱卿免礼平身?!?br />
    “谢陛下!”

    “杨太傅之事,童爱卿已经听说了吧!”

    “回禀陛下,枢密院也得到了那场战事的详细报告,老奴已知?!?br />
    “那你说说看,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奴只敢说自己的一点看法?!?br />
    “你说吧!朕想听一听?!?br />
    “回禀陛下,射死杨太傅的箭是军队中常用的破甲箭,但居然是从后脑射入,这是老奴唯一感到蹊跷的地方?!?br />
    赵佶顿时有了兴趣,坐直身体问道:“那意味着什么呢?”

    “这就意味着杨太傅不是被流矢射中,是被人从背后伏击,而且力量很大,居然射穿了头颅,这是两石弓才能办到,宋江可没有这个本事?!?br />
    “童爱卿的意思是说,有人假借宋江之名射杀了杨太傅?”

    “陛下,事情不会那么凑巧,毕竟当时发生了激战,老奴推断是宋江的心腹大将埋伏在另一侧,因为贼首晁盖刚刚死在杨太傅手中,很显然,宋江是想借此机会收买人心,用他的名义来射杀杨太傅就在情理之中了?!?br />
    ‘砰!’赵佶狠狠一拳砸在桌上,咬牙切齿道:“朕一定要扫灭梁山,将贼首宋江凌迟处死!”

    “陛下,现在已是深秋,冬季将至,不宜作战,等明年春天,陛下可调精兵强将扫灭梁山,以绝后患!”

    赵佶点了点头,又问道:“爱卿见朕有什么事?”

    “老奴是为弓马大赛一事前来请示陛下?!?br />
    “按照上一次的方案来办就是了!”赵佶对弓马大赛不太感兴趣。

    “陛下,辽东和西夏也想派人参加这次弓马大赛?!?br />
    赵佶顿时一怔,居然还有这种事?

    “陛下,是他们主动提出来,实际上是一种挑战,如果我们拒绝,反而显得我们信心不足,似乎技不如人,老奴觉得可以让他们参加?!?br />
    赵佶负手在大殿内来回踱步,良久他才冷冷道:“既然他们想参加,那就让他们参加,不过你也要选出大宋最优秀的弓骑手和他们对阵,朕希望看到振奋人心的一幕?!?br />
    “老奴遵旨!”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