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弓马大赛(一)

寒门枭士 第二百二十四章 弓马大赛(一)

    李延庆再没有去找梁师成,既然梁师成已经把钱如数支付给了父亲,那就表明他履行了承诺,他们之间达成了这个交易就算结束了。

    很显然,杨戬之死对于梁师成一样敏感,在这个关键时刻,梁师成一定非常谨慎,不会希望自己上门去找他。

    李延庆也将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弓马大赛的准备中去了。

    三年一次的弓马大赛最早起源于王安石推行的保甲法改革,那时,为了检验保甲法的效果,朝廷每年令各州调挑选优秀保丁来京城举行以射箭为主的比武大赛。

    王安石改革失败后,比武大赛也随之取消,直到赵佶登基后,王安石的新法再次复兴,而此时,北方各地弓箭社蓬勃发展,赵佶便承接了当年的比武大赛,开始举行一年一度的各州弓箭大赛,一连举行了六次,最终因为耗费太大而停办。

    直到三年前,在童贯的倡议下,弓箭大赛再次复苏,不过已经改头换面,变成了军队内部的弓马大赛,每三年举办一次。

    参加人员只限于军队系统,再加上太学和国子学,包括禁军、地方厢军、乡兵、各州武学、最高武学、太学和国子学,大赛包括步弓和骑弓两项,各取前十名。

    三年前的第一届,太学和国子学只参加了步弓比赛,他们选不出能够进行骑射的士子,就算步弓他们也名落孙山,没有一人杀进百名以内,太学怎么可能和禁军、武学相比。

    不过今年太学倒是选出了十三名太学生参加弓马大赛,包括十名步射选手和三名骑射选手,除了李延庆外,其他十二名太学目前都在武学进行训练,太学的射圃只有五十步距离,而弓马大赛的距离最低也在八十步,太学暂时没有这个条件进行训练。

    次日一早,李延庆来到了太学勤思院,勤思院是太学的行政中心,包括学正在内的一干太学学官都在这里办公,李延庆回太学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销假。

    李延庆刚走到门口便遇到了学录孙厉,学正一般由国子监官员兼任,并不主管具体事务,而太学的具体事务由两名学录负责。

    学录相当于副校长,一共有两人,一人主管教学,另一人则负责日常事务,孙厉便是负责事务的学录,李延庆得到童贯的名额进入太学上舍便是孙厉的安排。

    孙厉当然知道李延庆有童贯为后台,因此他对李延庆格外关注,也格外关心,李延庆的很多事情他都是睁只眼闭只眼,虽然太学管理自由,允许学生外出游学,但也不至于放任自流,它们也有一套规章制度。

    象李延庆几个月下江南是借口去应天书院游学一月,这种游学首先要有名额或者对方的邀请书,然后打申请,申请通过后才能出行,游学结束后拿着对方的游学证明才能回太学注销这次游学。

    但李延庆什么邀请书都没有,他就给孙厉写了一份书面申请,孙厉便当即签字同意了,回来后也没有任何应天书院的游学证明,这种严重的违规行为,要换成别的普通太学生,早就遭到太学的严厉处罚了,但在有背景的太学生面前,太学的规章制度没有任何约束力,孙厉也不过才从八品小官,他怎么可能和李延庆的背景对抗?

    况且李延庆去江南那次,嘉王还专门派人给孙厉打过招呼,李延庆回来后,孙厉哪里还敢多问?

    “延庆回来了?”孙厉呵呵笑道。

    李延庆连忙躬身施礼,“这半个月不在,给学录添麻烦了?!?br />
    孙厉摆摆手,“没事!没事!你去曲阜拜祭圣人嘛!”

    李延庆这次去郓州找的借口是去曲阜拜祭圣人,这是每个太学必须要做的事情,一般是外舍生时就该做了,太学鼓励太学生去曲阜拜祭圣人,但如果实在没有经济条件,在京城文庙也可以,李延庆直接跳入太学上舍,他就缺了这一环。

    他这次的理由倒很充分,不过和上次一样,他也没有任何回执,无法证明他是否去了曲阜,孙厉显然也不想问他要什么回执,他将李延庆带到官房内,笑眯眯在李延庆的申请书上盖了章,填上回太学的日期,便算注销了这次曲阜申请。

    “怎么样,去曲阜感受很深吧?”孙厉笑问道。

    “确实感受很深,我已决定参加后年的科举,不知我的条件是否符合?”

    孙厉捋须笑道:“我早就替你考虑过了,你的条件完全符合,你不说我也会建议你后年参加科举,《三经新义》发解试和省试的难度一样,但省试的量要多一倍,没有时间给你准备草稿,所以这一块必须要非常熟练,省试主要是策论要求极高,你以后要在策论上多下点功夫,这个主要靠积累,光凭运气是远远不够的?!?br />
    虽然这个孙厉为人圆滑,做事不太讲原则,但不可否认他眼光很准,李延庆目前最大的弱点就是策论积累不够,如果说发解试的策论是高考作文,那省试的策论就是大学毕业论文了,这和学生自身人生观的成熟有很大关系。

    “多谢学录的教诲!”

    李延庆虽然有很深的背景,但他依旧表现得很恭敬知礼,这一点让孙厉很满意,不像大胖子郑荣泰居然派个家丁来请假销假,着实让孙厉敢怒不敢言。

    孙厉又笑道:“十天后就是弓马大赛,希望你这十天抓紧时间好好准备,听说你的骑射不错,在太学生中很罕见,或许这一次太学的希望就寄托在你身上了?!?br />
    “学录过奖了,学生只是略略学过一点骑射皮毛,和禁军中真正的骑射高手相差甚远,不过学生一定会尽力而为?!?br />
    “太学对这种比赛本身也没有太高期望,本来我们也只是陪衬,别的事情都是我们压着武学,好不容易武学压我们一回,也无所谓了,你尽力而为便可?!?br />
    李延庆消了假,便起身告辞而去

    武学操练场上,数十名武学士子和太学士子正在紧张地进行步射训练,武学请的教头是禁军金枪班首席教头徐宁,徐宁不仅在枪法上独步天下,他在箭法上也极为高明,在禁军众多教头中也仅次于周侗。

    上一届弓马大赛,武学取得了骄人的成绩,步射和骑射均有人杀入前十,打破了禁军的垄断,当然,这也是武学在策略上应对得当,它们在三个月前便开始在各州武学进行选拔,以期挑出最优秀的参赛代表。

    李延庆来到武学操练场,正好看见了坐在草地的牛皋,李延庆快步走过去,笑着在他身边坐下,“怎么样?”

    牛皋苦笑一声道:“俺步射选上了,但骑射没有选上?!?br />
    这也在李延庆的意料之中,牛皋骑射学得太晚,半个月才勉强能在五十步外射中目标,就算他在后来的十几天内突飞猛进也来不及了,选拔已经结束。

    牛皋叹了口气,“武学的选拔赛在十天前结束,数百人中选出步射和骑射各二十名,俺的步射突围了,但骑射在第一轮就被淘汰,看看你们太学选出那两个骑射士子,还不如俺呢?”

    “别说这些废话了,王贵怎么样?”

    “他也是步射入选,不过俺很奇怪,这小子平时射箭也稀松平常,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发挥出色,一轮比一轮射得好,最后居然拿第三名,俺才拿到第十五名?!?br />
    “这个你就不知道了,这小子就是天生的临场发挥好,越紧张、压力越大的场所,他发挥得越出色,他平时在家从来都没有超过十射五中,可县考的时候他就能十射九中,你拿他有什么办法?”

    “这样说起来,说不定这次弓马大赛王贵又要爆冷门了?!?br />
    李延庆点了点头,其实他也是这样想的。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