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二百二十一章 新兵立规

寒门枭士 第二百二十一章 新兵立规

    【孩子生病了,老高照顾孩子一天,实在没有时间码字,今天只有两章,抱歉了!】

    =

    虽然立下了誓言,宋江却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他肯定不会去攻打官兵,以卵击石,还得罪了杨戬,但如果不出兵表示表示,梁山恐怕就此散伙了。

    这时,吴用低声道:“其实林冲的方案不错,攻打西城所,我们可以声东击西,佯攻须城,实攻西城所,只要能抓到西城所的官吏,就可以用他们来交换晁大哥的尸首,这笔交易杨戬应该会答应。

    宋江犹豫片刻道:“我想和杨戬和谈解决此事!”

    “和谈?”

    吴用一愣,连忙道:“大家怎么可能接受和谈,再说我们有什么本钱可以和杨戬议和?”

    “本钱倒是有一点,马上就是天子的寿辰,杨戬必然会送生辰纲进京,我们可以答应让生辰纲安全进京,另外,我们还可以答应退出曾头市,收缩势力范围,保证不碰他的珍珠泉,我相信杨戬会答应这个条件,至于众人的不满,我可以虚攻须城,声势大,雨点小,这就叫明修栈道,暗度陈仓?!?br />
    吴用着实无话可说,他知道宋江绝不是心血来潮,宋江早就有和杨戬和谈的想法了,只是这次利用晁盖阵亡的机会来实现他求和的意愿。

    “二哥真这样决定了?”

    宋江缓缓点头,“我已经决定了,我会修书一封,派人送给杨戬!”

    一连两天,李延庆都藏身在杨戬府邸的附近的一座闲置民宅内,他在寻找机会对杨戬下手,但杨戬两次出门,戒备都十分森严,而且有三顶疑轿,不知道杨戬在哪顶轿子中,使他找不到下手的机会。

    这天下午,外面传来有节奏的敲门声,李延庆开了门,栾廷玉闪身进了院子,手中拿着一副宋军的盔甲。

    “我给你找到一个机会,你要不要试一试?”

    李延庆瞥了一眼盔甲,“师兄是要我混进宋军之中?”

    栾廷玉点点头,“宋军士兵会花钱请人替他服役,有个叫陈平的禁军急着回汴京,出二十贯钱雇人替他当两年兵,他正好是个弓箭手,你要不试试看?”

    李延庆眉头一皱,“这可瞒不过他的同伴和上司!”

    “这个你放心,这种替人服役之情在宋军中很普遍,大家都心知肚明,谁也不会揭破的,上面只要有人当兵,他们才懒得管这种破事?!?br />
    “就算我混进军队,你等保证我有机会干掉杨戬?!?br />
    栾廷玉沉吟一下道:“说实话,这个你要看运气,但有一点我能肯定,宋江一定会攻打须城或者西城所,否则他就没法向晁盖的旧部交代,关键是我不知道杨戬会不会亲自领兵,如果他还是龟缩在府邸中,那我们只有摸进去了?!?br />
    李延庆笑嘻嘻道:“以师兄的身手,杀杨戬易如反掌,索性师兄替我代劳算了?!?br />
    栾廷玉摇摇头,“首先这是你的事情,我的任务是事成后干掉你,栽赃给嘉王,我现在放过你已经是看在师兄弟的面子上了,你就别让我为难,其次,杨戬很怕死,怕人刺杀他,他特地用高价请了三名武艺十分高强之人贴身?;?,以一敌三,我近不了杨戬的身边?!?br />
    “那师兄刚才还说,实在不行就暗杀杨戬?”

    “我的意思是说,我引开他们三人,给你创造机会,你从远处一箭射杀,这是唯一的办法,但这是下策,我们还是先看战场上有没有机会?”

    李延庆洗去了黑面白眉妆,完全用汤阴的口音,扮作一个相州流民混入军中,顶替了一个叫陈平的禁军,这是大宋军队中公开的秘密,有很多家境富裕子弟在军中呆了几年后,深感腻味,便花钱请人替他继续从军。

    宋军待遇不错,养尊处优,因此有不少人愿意顶替服役,大家也心照不宣,没人会破坏潜规则,揭发这件事。

    李延庆便临时客串了一名叫陈平的大宋弓弩手禁军,驻扎在南军营内。

    就李延庆入住军营的当天晚上,宋江的信便送到了杨戬手中。

    内堂上,杨戬眯住眼睛读完宋江的信,他又把信递给杜公才,“杜先生怎么看此事?”

    杜公才读完信笑道:“晁盖一死,似乎这个宋江很愿意被招安,太傅或许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招安他们,平息梁山之乱,这便是立下大功,压倒了梁师成?!?br />
    杨戬冷笑一声,“宋江是什么东西,也配和我讨价还价?他既然想死,我就成全他!”

    杜公才一怔,“太傅的意思是”

    杨戬冷冷道:“我可以答应他的条件,也同意他所谓虚攻西城所,等他虚攻之时,我趁机将他们一网打尽,将他们人头送进京城请赏,岂不是比和谈的利益更大?”

    杜公才竖起了大拇指,由衷指赞道:“太傅高,实在是高!”

    宋军前期的编制虽然比较混乱,但在宋神宗改革为‘将兵法’后便比较清晰了。

    十人一火,五火一队,十队一营,十营一军,每军有主将和副将,元丰四年,天下共设立九十二将,基本上就不再改变。

    所以宋军的基层还是比较稳定,只是百年未战,宋军就像一座被虫蛀空的大厦,表面完整光鲜,但实际内部已经腐朽不堪。

    宋军的腐朽是从基层开始,李延庆进军营的第一天便遭遇到了这种腐朽的下马威。

    李延庆所在的大帐是南军五营七队,定额应该是五十人,但实际上只有四十人,有十个空饷。

    其中刀手五人,枪手十人,其余皆为弩手和弓手,李延庆顶替的陈平只留给他一张弓和一口刀,其他还有一张毯子。

    李延庆是在第三火,一共有八名士兵,火长名叫张洪,年约三十岁左右,开封府人,长得五大三粗,极为凶悍,据说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凶徒,因走投无路才投身军中,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个火长靠的是七名手下,吃的也是七名手下。

    “陈平过来!”

    天刚擦黑,士兵们回了大帐,张洪坐在一张桌上,恶声恶气地将李延庆叫过去。

    李延庆进帐之时,把二十贯钱分给了同帐兄弟,请他们多多关照,当时这个张洪不在帐中,李延庆本来还留了几贯钱给火长,但似乎他没有这个机会了。

    桌上放着一堆钱,正是下午李延庆给士兵们的钱,没人敢要,全部上交给了火长。

    “这钱是你的?”张洪指着钱冷冷问道。

    “是陈平给我的钱,还剩下五贯,我打算给火长?!?br />
    “不错嘛!居然准备给我五贯钱,这是谁的规矩,是你定的规矩吗?”

    “没有什么规矩,只是我的一点心意?!?br />
    “狗屎!”

    张洪忽然变脸,指着李延庆的鼻子大吼:“这座大帐是老子的地盘,你他娘的就得遵守老子的规矩?!?br />
    李延庆见其他士兵都流露出歉疚和同情的目光,他知道二十贯钱惹出了事情,张洪要给自己立下马威了。

    李延庆并没有被他的怒吼吓倒,平静地问道:“什么规矩?”

    “什么规矩?”

    张洪眼睛狠狠一瞪,“你这个狗杂种敢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给老子听好了,第一个规矩就是把衣服脱光,跪下来回答老子的问话?!?br />
    他见李延庆没有动,伸手就是一巴掌向李延庆脸上抽去,“听见没有!”

    李延庆头一偏,张洪一巴掌打空,身体重心失去平衡,险些从木桌上摔下来,异常狼狈,几名士兵忍不住‘噗!’地笑出声。

    张洪丢了面子,顿时恼羞成怒,他咆哮着吼道:“狗杂种,反了天了,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他一脚踢开桌子,向李延庆猛扑而来,李延庆本想低调度过这两天,怎奈他的上司欺人太甚,李延庆深知此时不动手则已,一旦动手就不能有半点妇人之仁。

    李延庆左手一把抓住张洪的手腕,反手一拧,只听‘咔嚓!’一声,手骨折断,不等他惨叫出身,右手寒光一闪,锋利的匕首已割断了张洪的喉管,张洪仰面倒在地上,喉咙里咕嘟咕嘟冒出血浆和血泡,身体拼命扭动,痛苦万分,却一句话也喊不出来,李延庆蹲下冷冷道:“老子的规矩就是跟我动手者,杀!”

    他狠狠一刀插进他的心脏,张洪顿时气绝身亡。

    帐中其他六人吓得呆住了,谁也没有想到李延庆如此武艺高强,如此心狠手辣。

    这时,李延庆恶狠狠道:“老子是有背景之人,谁敢去偷偷告状,张洪就是他的下??!”

    六人俨如石像一般一动不动,半天才有一人结结巴巴道:“张洪欺辱我们多年,我们早早想杀他了?!?br />
    另一人也道:“壮士杀了他,我们我们心中其实欢喜之极?!?br />
    嘴上说欢喜,但脸上却看不出半点欢喜的样子,李延庆知道他们心中担忧被牵连,便道:“你们不用担心,一人做事一人当,我在军营只呆两三天,你们如实上报就是了?!?br />
    这时,一名士兵很机灵地说道:“如果壮士走了,我们就说是陈平杀了张洪逃跑了,反正倒霉的是陈平,和壮士无关?!?br />
    李延庆听得无语,便道:“回头再说吧!先帮我挖个坑把他埋了,他的钱物你们几个分掉?!?br />
    这几名士兵早已恨透了张洪,又听说有油水可分,众人一起动手,在帐中挖了一个六尺深坑,将张洪埋了进去,还不等他们将泥土掩埋,外面忽然传来咚咚的战鼓声,六名士兵顿时慌了神,“糟糕了,要集结了?!?br />
    李延庆知道杨戬要开始行动了,便对众人道:“先别管,把坑掩埋了再说,若押队问起来,就说张洪进城未归?!?br />
    众人七手八脚,将泥土推进坑中,又将坑踏平,用一张军毯掩盖住。

    这时,门口有人大吼:“怎么还不去集结?”

    众人这才拿起弓弩,慌慌张张地跑出帐了。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