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二百一十四章 困题求解(上)

寒门枭士 第二百一十四章 困题求解(上)

    梁师成虽然是宦官出身,但他早已独立开府,府邸位于内城御街西,紧靠皇宫大内,是一座占地百亩的大宅,府内风景秀丽,绿水环绕,绿树成荫,各种精美的亭台楼阁点缀其中。

    梁师成虽是宦官,但并不代表他不喜女色,他的府中生活着美女数百人,个个身着罗绮,低吟浅唱,成为府中一道道亮丽的风景,就算普通下人仆妇也是身着锦衣,腰束金带,生活极为奢侈。

    李延庆来到梁师成的府门前,八名带刀家丁守在门口,不等他靠近,立刻有人喝道:“这里太师府邸,闲人不得靠近,快速速离去?!?br />
    李延庆走上前抱拳道:“请转告梁太师,就说太学生李延庆求见!”

    一名家丁傲慢地看了他一眼,冷冷道:“第一,我家太师不见什么太学生;第二,太师现在不在府中,你走吧!”

    李延庆依旧耐着性子问道:“请问太师几时归来?”

    “这个就不太清楚了,少则三五天,多则十天半个月?!?br />
    李延庆沉思片刻,如果梁师成有心让自己来,那他必然会吩咐守门人,但这些守门人却茫然不知,难道是自己想多了不成?

    就在这时,身后一名骑马家丁疾奔而来,大喊道:“速开大门,太师回府了!”

    守门家丁顿时忙乱起来,搬开下马牌,开启大门,李延庆也后退几步,站到一边等候。

    只片刻,一辆华丽宽大的马车在数十名骑兵的护卫下辚辚驶来,马车内梁师成正闭目养神,两名小童跪在地毯上替他轻轻捶腿。

    这时,马车减速,这是上台阶进府了,梁师成慢慢睁开眼睛,他忽然看见李延庆站在远处,梁师成嘴角露出一丝阴冷的笑意,吩咐童子道:“门口有个太学生,让管家带他到外书房等我?!?br />
    “是!”童子低低答应一声。

    马车进府去了,只片刻,一名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奔了出来,高声问道:“外面可有一个太学生?”

    这时,李延庆正要请家丁再替自己禀报,听到这句话,他连忙道:“在下就是!”

    “你姓什么?”管家打量他一眼问道。

    “在下姓李,太学上舍生?!?br />
    管家点点头,“请跟我来吧!”

    李延庆便跟着管家进了府,刚走过中门,却迎面走来一名年轻男子,下巴尖细,脸色苍白,走路虚浮无力,正是在矾楼有过冲突的梁晴。

    梁师成有三个假子,长子也是宦官,是将来要继承他衣钵的,次子和三子都是自幼收养的孤儿,要替他传宗接代。

    次子稍好一点,在少府寺为官,而这三子梁晴却整天和一群权贵无赖厮混在一起,在外胡作非为。

    梁晴忽然看见了李延庆,顿时气得跳起来,指着李延庆鼻子吼道:“你来我家做什么?”

    梁晴在矾楼吃了大亏后,便怂恿高衙内报复李延庆,不料高衙内派去的八个人反而被收拾一顿,而高衙内事后含糊解释,似乎这个李延庆是个狠角子,最好不要招惹。

    梁晴也是个欺软怕硬之人,只得忍下这口气,不料今天在自己府中见到了,梁晴想起那天自己吃了亏,心中的怒火再次燃烧起来。

    李延庆微微笑道:“梁衙内那天送的戒指不错,多谢了!”

    “你你这个混蛋!”

    梁晴当然不敢动手,又转头向管家吼道:“他来我府中做什么?”

    管家向他行一礼,平静地说道:“回禀三衙内,太师要在外书房接见这位李少君!”

    管家特地将‘外书房’三个字咬得很重。

    “??!”梁晴一下子呆住了,他父亲极少见客,即使见客也是蔡京、童贯这样的高官,而且还是在外书房见客,这可不是一般的礼遇。

    梁晴不敢再嚣张了,眼睁睁望着管家带着李延庆向外书房走去,他心中百思不得其解,父亲为何要礼待一个太学生,这个李延庆身上又藏有什么秘密?

    管家请李延庆进了外书房,笑道:“少君稍等片刻,我去禀报老爷!”

    李延庆笑自己点点头,管家快步去了。

    所谓外书房其实也一间会客室,只是冠以外书房的名字,就显得更加亲近私密,它意味着只有心腹手下才有在这里被接待的殊荣。

    一名侍女给他上了茶,对他嫣然一笑,便缓缓退下去了,李延庆一边喝茶,一边打量书房,与其说书房,不如说是字画展览厅,墙上挂满了各种名人字画。

    这时,李延庆忽然被一幅字吸引住了,这幅字裱糊得极为精致,长一丈,宽六尺,字体用墨丰腴,行书遒劲豪迈,‘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是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李延庆临摹过苏轼的字多年,他一眼便认出,这竟是苏轼的真迹,李延庆一时看得心潮起伏。

    “这幅字李少君喜欢吗?”旁边传来一个清细的声音。

    李延庆一回头,这才发现梁师成站在自己身后,他连忙躬身行礼,“学生参见太师!”

    梁师成眯眼笑道:“李少君似乎对苏字很有兴趣?”

    “学生最喜欢东坡居士的词,也最欣赏他的字,自幼便临摹?!?br />
    “是吗?那就请李少君写幅字给我欣赏一番?!?br />
    李延庆连忙谦虚道:“学生才疏学浅,怎敢在太师面前卖弄?!?br />
    “不妨!不妨!进我外书房的客人都会写几个字留念,这是惯例,况且李少君是相州解元,相信字不会太差?!?br />
    李延庆推辞不掉,只得硬着头皮说:“太师盛情难却,学生就献丑了?!?br />
    他走到桌案前铺开一幅宣纸,凝神酝酿片刻,便提笔写下苏轼的另一首词:《西江月》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夜来风叶已鸣廊??慈∶纪拂奚?。

    酒贱常愁客少,月明多被云妨。中秋谁与共孤光。把盏凄然北望。

    梁师成自诩是苏东坡的遗腹子,他最喜欢在人前谈论苏轼,他最大的贡献就是保住了苏东坡的大部分诗词,才使它们没有在元佑党案中被焚烧殆尽,也使后人能够读到‘大江东去、明月几时有’这样的千古名作。

    梁师成在一旁见李延庆的字写得极为飘逸,浓墨渲染,深得苏字精髓,看得出是下过苦功的,而且《西江月》这首词是元丰三年所写,知道的人很少了。

    尤其元佑党案后,苏词基本上在学堂中绝迹,象李延庆这样的学生根本就学不到,如果不是真心喜爱,私下偷藏**,是不可能写出这首词的。

    梁师成暗暗点头,心中颇为赞赏,李延庆的第一关算是过了。

    “这幅字不错,我会收藏起来,李少君请坐!”

    梁师成笑着请李延庆坐下,又吩咐侍女重新上茶。

    梁师成喝了口茶,淡淡问道:“不知李少君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

    李延庆当然不能说是来讨钱,这种话说出来就会崩掉,他必须用含蓄的、双方心知肚明,又不失礼节的话来暗示梁师成,这就叫谈山不见山,谈水不见水。

    “矾楼夜宴,太师对学生另眼相看,学生感激不尽,特来拜谢!”

    梁师成呵呵一笑,“这是小事一桩,少君江南之行表现得智勇双全,胆识过人,辅佐嘉王圆满完成了天子交代之事,当然值得嘉奖?!?br />
    停一下,梁师成又笑问道:“不知少君认识嘉王殿下多久了?”

    “学生今年二月才进京,之前从未来过汴京,只是嘉王看了我的发解试策论,有几分兴趣,所以才认识?!?br />
    “哦!原来少君才刚刚认识嘉王殿下,不过嘉王殿下倒是很器重少君,昨天还专门找到我?!?br />
    这时,李延庆忽然意识到自己找嘉王帮忙失策了,非但没有丝毫作用,反而适得其反,更加得罪了梁师成。

    一时间,李延庆沉默了。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