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二百零七章 再见嘉王

寒门枭士 第二百零七章 再见嘉王

    次日天不亮,李延庆热气腾腾地跑步回来,却听见宿舍的院子里有人说话,他推开门,只见两名侍卫在询问喜鹊什么?

    喜鹊见李延庆回来,连忙道:“叫你们别急,小官人这不回来了!”

    两名侍卫回头,其中一人正是赵楷的侍卫刘康,李延庆笑道:“刘侍卫这么急着要见我吗?”

    刘康连忙躬身施礼,“是嘉王殿下要见李少君!”

    “嘉王殿下现在就要见我?”

    “不是现在,是中午,这是时间和地点!”

    刘康将一份帖子递给李延庆,便带着同伴告辞而去。

    李延庆看了看帖子,他摸了摸肚子,笑着对喜鹊道:“肚子着实有点饿了,可有早饭?”

    喜鹊气得一跺脚,“就是刚才那两个家伙耽误我,害得我没有来得及去买早饭,小官人稍等,我现在就去!”

    喜鹊挎起篮子便快步出去了。

    李延庆坐在桌上,又看了一遍帖子,心中暗暗忖道:‘赵楷居然要见自己,这和昨晚的寿宴有关系吗?’

    .......

    中午时分,李延庆来到御街上著名的朱骷髅茶馆,朱骷髅茶馆是汴京仅次于矾楼的第二大茶馆,消费也十分昂贵,在里面喝茶,至少十两银子起步,略比矾楼便宜一点。

    茶馆内并不热闹,却十分幽静,各个房间的隔音效果极好,只隐隐听见有丝竹之声。

    伙计将李延庆请到三楼,一直来到最里面,只见一间屋子门口站着两名大汉,他们见李延庆过来,其中一人上前行礼问道:“可是太学李少君?”

    “正是!”

    “我家衙内在房间等候,少君请!”

    李延庆推门走进房间,只见赵楷穿一身便服,正负手站在窗前凝视着外面大街,他回头见李延庆进来,便微微笑道:“延庆,好久不见了!”

    李延庆连忙躬身施礼,“参见殿下!”

    “不用客气,请坐!”

    赵楷很客气地请李延庆坐下,脸上始终笑容不减,这有点出乎李延庆的意料,他还以为赵楷是为自己昨天参加寿宴来寻师问罪。

    李延庆坐下笑道:“殿下去江南一趟,变得又瘦又黑,现在却又长胖了?!?br />
    “整天在王府内养尊处优,能不胖吗?”

    这时,两名茶妓进来,给他们上了茶和点心,两名茶妓又跪下要给他们分茶献艺,赵楷却摆了摆手,“暂时不需要你们分茶,下去吧!”

    赵楷又吩咐随从,“每人赏她们十两银子!”

    两名茶妓千恩万谢走了,房门关上,房间里只剩下赵楷和李延庆二人,这时,赵楷脸上笑容消失,叹了口气道:“昨晚矾楼很热闹??!”

    “是很热闹,满城皆知!”

    “听说你也去了?”赵楷似笑非笑地看着李延庆。

    李延庆笑了笑说:“昨天曹晟也去了?!?br />
    李延庆言外之意就是说,连你赵楷的挚友曹晟也去了,为什么我就去不得?

    赵楷连忙笑着摆手道:“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不是说你不能去,郑胖子当然会请你,只是昨晚你比较出彩,连我都听说了,梁太师居然给你敬酒,这可是很少发生之事??!”

    “黄鼠狼给鸡拜年,未必是好事!”

    赵楷呆了一下,顿时哈哈笑了起来,“这个比喻很准确,不过延庆请放心,梁师成若真想杀你,他早就动手了,绝不会跑来给你敬酒,他给你敬酒,一定另有原因?!?br />
    “那会是什么原因?”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或许他只是想看看你长什么样子,梁师成这人很复杂,谁也不知道他的心思,连父皇都说他心思太重?!?br />
    李延庆却在想,会不会是童贯的缘故,昨天梁师成也提到了。

    这时,赵楷微微叹了口气,“昨晚皇兄也很出彩??!”

    李延庆淡淡一笑,“昨天真正出彩的是郑家,我倒不认为太子殿下出彩?!?br />
    “哦?此话怎么说!”赵楷顿时有了兴趣。

    “我给殿下说一件事吧!在汤阴县有一个大户,他年事已高,比较偏爱小儿子,便想把宅子留给小儿子,但长子却没有任何怨言,每天任劳任怨地服侍父亲,最后大户临终时改变了想法,他觉得长子宽厚仁德,能继承家业,也会关爱幼弟,他最终把宅田都给了长子,殿下明白我的意思吗?”

    赵楷默默点头,“你是在说我和皇兄?!?br />
    “我怎么能说太子呢?我只是说,这个长子以不争为争,最终成功继承了家产,这才是高明的做法,相反,如果他整天就和兄弟恶斗,必然会令他父亲失望,最后继承家产的未必就是他了?!?br />
    赵楷顿时明白李延庆的意思了,皇兄表现得太急切,反而会让父皇反感,他本来一夜郁郁不乐,也没有人来开导他,他便又想到了李延庆,没想到李延庆的几句话就让他如拨云见日,心中的郁闷一扫而空,顿时又开朗起来。

    “我明白了,难怪父皇昨天很不高兴,看来父皇也心知肚明??!”

    “殿下,苏州那批财富有动静吗?”李延庆又问道,已经过去几个月了,苏州那五十艘沉船一直没有消息。

    “上次父皇说那批财富暂时不动,以后就作为剿灭方腊的军费,王子武拦截朱勔有功,被提升为禁军都虞侯,坐镇苏秀两州,专门看管那批财富,不过听说父皇又有点什么想法了,具体我也不太清楚?!?br />
    说到这,赵楷从怀中取出一张叠好的黄纸,递给李延庆笑道:“这是染红王家胭脂铺的地契,我答应过你的,现在属于你了,一文钱不用你出,是你应得的奖赏?!?br />
    李延庆大喜,接过地契躬身施礼,“多谢殿下恩赐!”

    赵楷笑着点点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以后我们多聊聊!”

    李延庆看在地契的份上,便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赵楷,他沉吟一下道:“我听说相国蔡卞不幸病世,殿下没有发现这里面暗藏的机会?”

    “什么机会?”

    “我想天子不会让蔡相国独揽相权,一定会再立新相,殿下就没有看得顺眼的大臣吗?”

    赵楷明白李延庆的意思,他踌躇片刻道:“恐怕这种事情父皇不会让我插手?!?br />
    “殿下只要有心,相信天子会明白的?!?br />
    “可是....你刚才还在说不争是争?!?br />
    李延庆心中很无奈,这个赵楷怎么就不明白呢?

    “不争是争指的是太子殿下,殿下若没有上进之心,天子恐怕就会考虑别人了?!?br />
    赵楷重重一拍脑门,表示自己明悟了,他见时间已经不早,便笑道:“以后有时间我去太学踢蹴鞠吧!今天就麻烦延庆了?!?br />
    赵楷喝了口茶便匆匆走了,李延庆却坐在房间里思考梁师成之事,梁师成到底是什么意思,居然屈尊给自己这个小人物敬酒,难道他就只是想看看自己这么简单?

    ..........

    李延庆离开朱骷髅茶馆,信步来到了不远处的染红王家胭脂铺,胭脂铺大门紧闭,门上贴着官府的封条,牌匾也被摘掉了,门口有八名军士站岗。

    李延庆远远打量胭脂铺,只见胭脂铺主楼有上下两层,铺面足有两丈宽,主楼占地约半亩,后面是七八间屋子,似乎还有小院,整个铺子占地约有一亩,四周用围墙包围。

    整座铺子都是新建不久,尤其主楼更是装饰得金碧辉煌,巨大的门楼足有两丈五尺高,三朵巨大的牡丹花木雕就令人叹为观止。

    李延庆装修过新桥的铺面,他知道一点行情,眼前主楼的装饰没有五六千贯钱根本做不下来,加上造房子的本钱,前前后后至少要一万五千贯以上了。

    如果再算上寸土寸金的御街地皮,这座店铺至少价值十万贯以上,十万贯??!就这么白白送给了自己,看来,郑家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寿宴,自己竟然也成了得益人。

    李延庆摸着口袋里的地契,不禁心花怒放,他招手拦住了一辆牛车,跳上牛车便吩咐车夫道:“去新桥!”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