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二百零五章 郑氏寿宴(七)

寒门枭士 第二百零五章 郑氏寿宴(七)

    其实李延庆也猜到了一二,这种事情十有八九都和相亲有关,尤其那个夫人看自己时笑得满脸开花,分明是丈母娘看女婿的表情,只是李延庆想不通,之前那个夫人还威胁自己,一转眼居然又想招自己为婿了,这种水火交替的变化着实让李延庆有点吃不消,难怪说女人心,海底针,令人难以捉摸。

    不过李延庆也不想去捉摸,他现在压根就没有娶妻的念头,他自己都未成年,再娶一个未成年少女,那算什么?

    婚姻对他而言,还比较遥远。

    他刚回到秋楼,却现秋楼异常安静,只见一个贵妇人带着一个容貌尚佳的少女出现在秋楼背后的走廊上,看似在闲庭信步,却引来无数年轻男子的目光,大家心里明白,这是向夫人在为她孙女择婿了。

    郑家雄厚的财力大家今天都亲眼看见了,加上郑家有皇亲国戚的背景,一旦成为郑家的女婿,有强大的资源为后盾,步入仕途,甚至升官财指日可待。

    每个人都正襟危坐,或者故作谈笑风生,他们都在尽量表现出自己过人的气质和英俊的笑容。

    向夫人不慌不忙地走着,所有年轻人的位子都是她排定,她通过排位子便知道每个年轻人背景履历,知道他们的家庭情况,不过向夫人极为看重这些年轻人相貌外表,这在平时是看不到的,只有通过今天这个机会,她才能对他们的相貌外表有所了解。

    向夫人看似漫不经心地散步,但她脑海里却在迅对号入座,不断分类排除,很快她的目标便被缩减到十个人。

    她身后的孙女张绾儿却羞得满脸通红,低下头跟着祖母亦步亦趋,从李延庆这个角度望去,就仿佛一个小母鸡跟在老母鸡身后,颇为有趣。

    向夫人当然不会在寿宴上一步到位招到孙女婿,她也有分寸,这可是为太子收买人心而举行的寿宴,自己不能喧宾夺主了。

    大概一刻钟后,向夫人便基本上完成了她初步的筛选,她将未来的孙女婿锁定在十个人的范围内,这十个年轻人个个相貌英俊,气度温文尔雅,无论招到哪一个为婿,她都很满意,下一步就是要具体开始相亲了。

    “绾儿,咱们走吧!”向夫人吩咐一声,便带着孙女扬长而去,

    随着向夫人离去,秋楼内顿时象炸开锅一样,年轻宾客们议论纷纷,大家都亲眼看见了,向夫人的孙女长得确实不错,容貌秀丽,身材曼妙,肌肤白皙如玉,尤其那种低头的娇羞,令他们心生怜爱。

    但更重要是郑家有钱有势,有太子背景,能请来一千多名权贵宾客,就说明人家人脉很广,将来做点什么事情都很容易,不少未婚年轻人都动心了,开始梦想自己能成为郑家的乘龙快婿。

    李延庆费了好大的麻烦才回到自己座位,自然又引来一片不满的目光,不过很多目光中却有点幸灾乐祸,郑家在挑选女婿时这小子却走开了,白白丢掉一个大好机会。

    “李贤弟,可惜??!”

    邻座男子无不遗憾地笑道:“要是刚才李贤弟不走,说不定明天就是郑家的乘龙快婿了!”

    李延庆淡淡一笑,“有兄台在,这种美事哪里能轮到我?”

    旁边十几名宾客都笑了起来,“这话说得很有自知之明,郑家再不济,也不至于招个太学生当女婿吧!”

    李延庆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冷冷回击道:“太学生再不济,也不至于以吃软饭为荣!”

    四周刷地安静下来,人人脸上都露出尴尬的神情,他旁边年轻官员更是又气又恼,仿佛李延庆这句话戳中了他的要害,他板起脸,再也不理睬旁边的李延庆。

    这时,一队女妓端着酒菜翩翩而来,气氛再次热闹起来,很多年轻人都是第一次来矾楼,这些送酒菜的女妓个个美貌艳丽,一双双动人的美目左右流盼,娇柔的身体还没有靠近,香风便迎面扑来,便令无数年轻男子心猿意马,刚才的不快早已抛之脑后。

    菜肴不多,每个人面前只有六道菜,一道用梨木炙烤的小羊排,一道葡萄酒蒸乳鸽,一道油焖菘菜,一道什锦山珍,还有一盘五碟的开胃小菜,最后还有一道矾楼的百味汤。

    虽然菜不多,但做得极为精美雅致,令人不忍下箸。

    忽然,所有的宾客都站起身热烈鼓掌,只见在对面春楼的席的客人出现了,包括今天的寿星郑明,还有相国蔡京、太尉童贯、太师梁师成,另外今天真正请客主角,太子赵桓也终于露面了。

    太子赵桓一般只能参加国宴,不准轻易出现在大臣的私人宴会上,即使要出席也必须有充分的理由,得到天子批准后才能出席。

    这次赵楷江南之行,处斩了朱勔,并将一把假的尚方天子?;垢诱曰?,令赵桓感到了一种威胁。

    为了宣示自己的存在,也作为对赵楷的反击,赵桓便利用郑家举办了这次规模盛大的寿宴,同时他也有了充分的理由出席,郑家祖父过七十大寿,作为孙女婿,于情于理他都应该参加,天子赵佶便批准他出席这次寿宴。

    名义上大家都是来参加郑家的寿宴,可实际上都是来表示对太子的支持,赵桓相信父皇会看到今天百官祝寿的情形。

    这时,一声清脆的云板敲响,在矾楼中间的高台上,一队舞姬开始翩翩起舞,丝竹声在矾楼内响起,宴会正式开始了。

    宾客一边欣赏舞姿,一边喝酒聊天,秋楼内也热闹异常,宾客们互相敬酒,不时开怀大笑。

    李延庆却被周围宾客冷落在一边,没有人理睬他,他那句吃软饭的话几乎得罪了周围所有人,但李延庆却丝毫不在意,他更多心思却在品尝好酒,虽然今天菜肴一般,酒却非常不错。

    每个人的桌上有两小瓶酒,一瓶是清酒,一瓶是葡萄酒,清酒是相对于浊酒而言,平时大家喝的酒都是浊酒,大多是一两年就酿成,杂质较多,而清酒至少是窖藏十年以上才会由浊酒变成清酒,平时很难喝到,还有葡萄酒更是果酒中的珍品,一般酒楼都不供应。

    无论清酒的醇馥幽郁,还是葡萄酒的甘甜绵长,都让李延庆觉得今天不虚此行。

    太子赵桓只是来露一下面,他只坐了片刻便起身回宫了,没有太子的约束,大家喝得更加畅快,气氛也更加热烈。

    这时,李延庆忽然觉得四周骚动起来,他一抬头,只见前后左右的人都端起酒杯站了起来,他不知生了什么事,探头望去,只见一名皮肤苍白、眼睛细长,身穿一袭紫袍的高官端着酒杯正向这边走来。

    “是梁太师!”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李延庆这才知道,这名穿着紫袍的高官居然就是梁师成,梁师成虽然是宦官,但他权势之大,连蔡京和童贯都要巴结讨好他,在朝廷被称为隐相。

    不过梁师成极少露面,象这样端着酒杯走过来,更是闻所未闻,难怪所有人都紧张惊讶。

    梁师成在李延庆面对停下,有人指着李延庆邻座官员道:“太师,他就是你要找的人?!?br />
    邻座年轻官员耳根都红透了,惶恐不知所措,太师找自己做什么?

    梁师成笑得很柔和,声音不大,但周围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你就是李延庆?”

    旁边李延庆一下子愣住了,梁师成居然是来找自己,旁边官员更是张口结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时,郑升跑过来连声道:“错了!错了!旁边的年轻人才是李延庆?!?br />
    梁师成一怔,目光转到李延庆身上,李延庆心念一转,忽然明白梁师成为什么要找自己了,不是吗?他们在江南已经交过一次手,李延庆起身行礼道:“学生李延庆,参见梁太师!”

    梁师成打量一下李延庆,眯起细长眼睛笑道:“看不出李少君年纪轻轻,却胆识过人,令宋江方腊等宵小铩羽而归,难怪童太尉那么器重你,连我都不得不佩服?!?br />
    “太师过奖,李延庆担当不起!”

    梁师成举杯淡淡道:“这里的酒不错,我很喜欢,这杯酒就敬李少君?!?br />
    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又深深看了一眼李延庆,转身便走了。

    李延庆却暗暗心惊,梁师成居然知道是童贯推荐自己,他来给自己敬酒恐怕不是什么好事,自己必须万分警惕。

    李延庆心中在迅评估梁师成的敬酒,他却没有注意到周围人的眼神都已经不对了,绝大部分宾客都没有从震惊中恢复,太师梁师成竟然给一个太学生敬酒,这简直闻所未闻,让所有人都震惊万分,看李延庆的眼神都明显不对了,充满了敬畏和羞愧。

    过了好一会儿,众人才慢慢坐下,议论纷纷,这个李延庆到底是什么身份?居然让梁太师屈尊前来敬酒。

    这时,坐在李延庆旁边的年轻官员脸一阵红一阵白,他再也坐不住,拱手低声道歉,“下官密州教授秦桧,刚才失礼了!”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