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一百七十四章 以牙还牙

寒门枭士 第一百七十四章 以牙还牙

    李冬冬想单干在李延庆的意料之中,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开业才一个多月,李冬冬就忍耐不住了,不过这样也好,心不齐很难做大事。

    “爹爹和他谈过了吗?”

    “我劝过他,他说妻子的态度很坚决,他也没有办法,不过他承诺不在汴京开店?!?br />
    “他想去哪里?”

    “他想去大名府,他大哥在那边,而且离家也近,而且他向我承诺,绝不把兰黛香水的制作技术泄露出去?!?br />
    “那是因为他也想靠这个赚大钱!”李延庆一针见血道。

    “或许吧!庆儿,我已经答应他了?!?br />
    李延庆点点头,“既然父亲已经答应,那就让他走吧!”

    李延庆负手走了几步,他很担心李冬冬会被张古老胭脂铺收买,毕竟五千贯钱诱惑太大了,退一步说,就算李冬冬能守住承诺,那他手下的伙计呢?更何况还有刘家,自己必须趁这个蒸馏技术还值钱之时尽快变现。

    沉思良久,李延庆对父亲道:“爹爹再去和张古老胭脂铺谈一谈,我可以把兰黛香水的秘法给他们,但条件是用他家胭脂的配方来交换?!?br />
    李大器一拍巴掌,“这个办法好,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张古老的胭脂天下闻名,做得非常均匀细腻,李延庆估计里面放有脂肪,虽然知道原理,但至少要千百次的试验改进才能使配方达到完美状态,李延庆要的就是对方百年的技术沉淀,如果能得到这个配方,那么香皂就可以提上日程了。

    父子二人又说了香料之事,香料中最重要的玉果,也就是肉豆蔻,郑家用三百钱一斤的价格卖给他们,比市面上的玉果便宜了七成,着实让李大器动了心,这么便宜的香料完全可以自己做胭脂,一旦他得到张古老的配方,他就可以自己制作了。

    这时,李延庆想起铁柱说的话,便问道:“我听铁柱说,今天有无赖上门骚扰?”

    李大器点点头,“今天中午出现的,假装买胭脂占女人的便宜,被大家一顿臭骂,悻悻走了,我让铁柱在外面看着店铺?!?br />
    “这几个无赖以前出现过吗?”

    “听邻居说,他们常来,是一群人,大约有十几个,整天在新桥一带敲诈勒索店铺?!?br />
    “他们敲诈了我们店铺了吗?”李延庆继续问道。

    “你是说我们宝妍斋?没有!今天他们是第一次出现,估计他们以为我们有背景,不敢轻易下手?!?br />
    李延庆着实有点怀疑,这群无赖是被染红胭脂铺买通来试探他们的,如果他们拿这群无赖没有办法,那朱家就要对他们下手了。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急促奔跑声,只听李延彪在门口喊道:“二叔,那帮无赖又来了,柱子和他们打起来了!”

    李延庆腾地站起身,他见角落有根短铁棍,便一把抓起铁棍快步向外奔去。

    他冲出店铺,只见一群人正围着铁柱殴打,铁柱已被打翻在地,抱着头蜷缩成一团,排队买香水的女人都战战兢兢躲在屋檐下,惊恐地望着这一幕。

    李延庆心中大怒,挥舞铁棍杀进人群中,他用铁棍施展剑法,凌厉无比,打得一群无赖毫无还手之力。

    李延庆出手极狠,只片刻,十二名无赖全部倒地,一个个痛苦万分地打滚嚎叫,一群人要么是胳膊被打断,要么是肋骨被打折,四周顿时响起一片喝彩声和叫好声,这群无赖肆意骚扰新桥一带的店铺,整天敲诈勒索,大家对他们早已恨之入骨。

    李延庆快步走到无赖头子面前,一把揪起他的头,无赖头子吓得大喊:“爷爷饶命,此事和我们无关!”

    李延庆心中明白他想说什么,却不给他解释的机会,几十个大耳光抽过去,将他牙齿打掉一半,脸颊和眼睛被抽成了黑青猪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李延庆恶狠狠道:“老子这次饶你们一命,下次再敢来店铺捣乱,老子直接打断脖子,给我滚!”

    一群无赖痛苦地爬起来身,一个搀扶着一个,一瘸一拐地走了,几十家店铺的掌柜和伙计跟在后面臭骂,大街上笑声响成一片。

    这时,李大器慢慢走上前,忧心忡忡对李延庆道:“听刚才那个无赖的语气,似乎背后还有人指使,庆儿为什么不让他说出来?!?br />
    李延庆见两边没人,便低声道:“有的事情不能说破,说破就不好办了?!?br />
    李大器愕然,“你这话什么意思?”

    “爹爹不要再问了,这件事我来解决?!?br />
    内城,御街左岸朱凤楼也是汴京著名的五大青楼之一,它是朱家在京城的产业,朱家源源不断地将江南名妓送到这里,虽然价格极贵,但依旧有无数权贵子弟以及风流名士在楼中驻足,流连忘返,每天生意兴隆,给朱家带来大量财富。

    入夜,朱凤楼大门前人流如织,不断有莺莺笑语从门内传出。

    “秦官人这么快走了,今晚人家孤枕难眠??!”

    “明天再来陪你,今晚有事!”

    “秦官人这么快就走了,下次再来!”

    “哟!这不是张官人吗?带了两个朋友来??!”

    “呵呵!小韩仙今晚有客吗?”

    “她当然要等张官人啦!快快请进?!?br />
    客人在大门前进进出出,老鸨不断地迎来送往,堆起满脸笑容,这时,她现对面小巷子蹲着一个黑影,便低低骂了一声,“死乞丐也想找女人吗?”

    这时又来了几个客人,老鸨顾不上巷子里的黑影,连忙迎客去了。

    当她迎客人进去,再看巷子,却现那个黑影不见了,她揉了揉眼睛,果然不见,她不由哼了一声,“这倒自觉,省得老娘赶人了?!?br />
    巷子里的一棵大树后,李延庆仍旧在耐心地等待目标,他的目标在傍晚时进了朱凤楼,按照昨天的时间,应该在亥时左右出来,当然,他的目标如果今晚在朱凤楼过夜,那就只能等下次了。

    刚才他蹲在巷子口测量距离,巷子口到对面台阶大约是二十五步左右,他打石头的杀伤距离是三十步,这个距离够了,关键时机的掌握。

    李延庆又回头看了看小巷,他昨天已经探查过,小巷是死巷,最里面的一户人家没有住人,穿过小院,外面便是汴河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这时,一个人喝得醉熏熏地走了过来,李延庆轻轻一跃,迅爬上大树,躲在浓密的树荫中,那个醉汉就在他身下的大树撒起了尿。

    就在这时,青凤大门前热闹起来,只见两个妖艳的女子一左一右搀扶着醉眼朦胧的朱涛从朱凤楼里出来。

    李延庆心中大急,他等不及下面的醉汉离去,他无声无息从树上跳下,一记肘锤便将醉汉打晕过去,“你是自己找死,就别怪我了!”

    一把锋利的匕从袖中滑落,出现在他的手上。

    朱涛今晚玩得心满意足,在苏州他喜欢玩弄那些被他父亲害得家破人亡的良家妇女,去年父亲送他来京城读太学,他稍微收敛一点。

    但京城的各大青楼也被他玩遍了,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让李师师为他陪宿,他曾开价五千两银子也没有成功,这便成了他最大的遗憾。

    按照他订的规矩,朱凤楼的新人必须由他尝鲜,然后再对外接客,这次朱凤楼来了十几名美貌苏杭少女,他天天晚上都要来,他着实有点疲惫了。

    “要我们陪衙内回去吗?”两个妖艳女子娇声笑问道。

    “好啊,今晚我们三个一起睡!”

    这时一辆马车驶来,停在台阶前,马车两边各有三名带刀骑士护卫,朱涛向台阶下走去,机会就在这一瞬间出现了,李延庆奋力一掷,手中匕如闪电般射出,他也不看结果,转身向巷子深处奔去

    朱涛刚走下两级台阶,忽然觉得眼前一亮,额头一阵剧痛,便什么都不知道了,仰面向后倒下。

    两名女子看见他的脸,吓得歇斯底里尖叫起来,只见一把匕从他眉心齐柄而入,刀尖从后脑刺出,朱涛瞪大了眼睛,早已当场毙命,一缕鲜血顺着他的鼻子流了下来。

    青楼前一阵大乱,几名护卫拨马向对面巷子内冲去,从方向来看,飞刀就是从这个巷子内射出来,他们奔至巷子口,只见巷子的大树下躺着一个浑身酒气的醉汉。

    “把他抓起来!”几名护卫向醉汉扑去

    这里李延庆已经从汴河上了南岸,他躲在高高的灌木丛里,从事先放在这里的皮囊中取出一件长衫换上,戴上一顶小帽,手中再拿一把折扇,便踱着方步走进了人群之中。8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