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初见师师(上)

寒门枭士 第一百五十九章 初见师师(上)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意插柳柳成荫,这句话用在找房子上还真有几分印景,下午,一个意外之客的到来替李延庆成功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你怎么不早说?”

    大胖子郑荣泰听说李延庆找不到房子,顿时大嚷起来,“你早告诉我,什么问题都没有了,在新桥附近,两亩半地,七间屋子你要不要?”

    “你有房源推荐?”

    原本有点无精打采地李延庆听到这句话,顿时精神一振,居然还是在新桥附近。

    郑胖子得意万分,“我爹爹十年前就在京城给我买好了宅子,准备给我将来成婚用,反正也空关在那里,让你爹爹搬进去住好了?!?br />
    “你打算什么时候成婚?”

    “还早呢,至少还要等五六年,等我玩够了再考虑吧!”

    李延庆还是觉得不妥,万一郑胖子的父亲不答应,自己刚刚搬进去就被赶出来,岂不是颜面丢尽,而且.....欠了这小子的人情,恐怕以后很难还。

    郑胖子看出了李延庆的担忧,有点不高兴道:“我是一片好意,难道你以为我在害你?”

    话说到这个份上,李延庆也不好意思再拒绝,他便笑道:“如果是我住,我一文钱都不会给你,但是给我爹爹住,他是极为认真的人,不签契约的房子他不会住,这样吧!我按市价租赁你的房子,一个月十贯钱,租期三年,怎么样?”

    “十贯太多了,一个月就五贯吧!”

    “这怎么行,我不能让你吃这个亏?!?br />
    郑胖子向两边看了看,压低声音说:“老李,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我家就是靠买卖房子的财,我家在汴京至少有二十几处房宅,每个月光出租房子就赚近千贯钱,我大伯在泉州做香料生意,是大宋数一数二的香料商人,每天钱财滚滚,他膝下无子,家产肯定由我来继承,表面上郑家是安阳士绅,只是比别人多了几亩良田,但实际上我们郑家是天下巨富,否则太子怎么会封我阿姊为庶妃,就是看中了郑家的财富?!?br />
    停一下,郑胖子又嘱咐李延庆道:“这可是我们郑家最大的秘密,连相州官府都不知道,我只告诉你一人,连高衙内之流都不知道,你千万别给我传出去?!?br />
    李延庆确实看不出郑胖子居然是亿万身家,望着郑荣泰的一脸严肃,李延庆有点意外,郑胖子居然把这个家族秘密告诉了自己。

    李延庆笑眯眯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放心吧!我嘴牢得很,比如你在解试中干的那些事,我什么都没看见?!?br />
    郑荣泰咧嘴大笑,“我就知道你肯定看见了,其实也没什么了,从小学堂开始,没有哪次考试我不作弊,反正我也不想当官,自娱自乐,人畜无害!”

    “走吧!去州西瓦子,我请你喝酒?!?br />
    郑荣泰撇撇嘴,“州西瓦子那种破地方有什么好东西,哥哥请你去矾楼喝酒,让你开开眼界,”

    如果说瓦舍勾栏是普通汴京民众的娱乐之地,那么矾楼则是汴京最高大上的代名词,出入矾楼的客人非富即贵,这里有天下最好的酒菜,有天下最美的女人,有最奢侈的享受,甚至连天子也会慕名前来偷偷喝上一杯。

    矾楼位于内城御街上,四周有高墙包围,底座为一丈高的白玉基石,上面修建了五座三层高楼,由飞桥栏槛明暗相通,高低起伏,檐角交错,无数珠帘绣额点缀其中,显得极其富丽堂皇。

    尤其到了夜间,矾楼上千余盏明珠灯一起点燃,灯烛晃耀,璀璨满城,形成了东京夜间一大盛景。

    李延庆坐着郑荣泰宽大的马车抵达了矾楼大门前,两名衣着华丽的侍者上前给他们开了门,他们认识郑荣泰,不敢怠慢,连忙扶他上了台阶。

    “老李跟着我,这矾楼可不是那么容易进的?!?br />
    李延庆穿着比较朴素,穿了一件浅白色的细麻襕衫,头戴青儒巾,腰束角带,虽然不是下层人穿的皂衫纱帽,属于典型的士人衣冠,但因为质地不是绸缎,所以很容易被误认为是一个穷书生。

    台阶上的一名衣帽侍者本想上前盘问,但听到郑荣泰这句话,又退了回去。

    走进了院子,又走上一丈高的台阶,只见仙台上也同样铺着白玉石,四周有栏杆,仙台下林木茂盛,三五酒客站在栏杆前闲聊,大门前丝竹声悦耳,一队美貌的舞姬正长袖曼舞,两名歌妓低吟浅唱,欢迎客人到来。

    这里没有一般酒楼的伙计迎客,只要进了大门,任由客人随意出入楼阁,很多初次来这里的客人反而会不知所措,不过大部分初来客人都是由熟客带领,这也是矾楼一个不成文的规定。

    虽然外面看不到多少客人,但走进矾楼,一股热闹的气息顿时扑面而来,酒楼内极为热闹,宾客满座,一个个劝酒美姬穿着华美罗裙如燕子般在席间穿梭。

    酒楼内陈设华丽,到处是精美的屏风和昂贵的大瓷瓶,中间空旷处却是一座花园,种满了各种奇花异草,还有池塘假山,正中搭建了一座木台,用绢花包裹,台上几名舞姬正轻歌曼舞,歌声极为婉转动听。

    而在花园的小道上,三三两两美妓手执扑萤罗扇,徜徉在花丛之中,细细看去,足有上百名之多,一个个美貌娇艳,仪态婀娜。

    “那就是歌舞美妓,有三百余人,这只是一部分,会轮流出来,任君挑选?!?br />
    郑胖子满脸暧昧,低声对李延庆道:“注意她们裙色和扇子,桃扇、圆扇、芭蕉扇、八角扇、梅花扇,然后每一种扇子都有不同的裙色,你看中谁了,就可给劝酒美妓提出,我最喜欢那个芭蕉扇绿罗裙,她叫可儿,她给我陪寝过,简直神仙一样的享受?!?br />
    “这里还可以上床?”李延庆四下张望,并没有看见红栀子灯??!

    郑胖子连连摇头,“这里绝对不行,天子规定这里只准喝酒寻欢,欣赏歌舞,不准行苟且之事,不过可以带出去,而且还要人家愿意,我花了三百两银子她才肯陪我一夜,哎!胖子就是没有优势?!?br />
    李延庆成熟较早,他已跨过了青涩之年,而且他心理年龄比成年人还要沧桑,只是他自制力极强,远不像郑胖子那样垂涎美色。

    尽管郑胖子常常给他吹嘘,自己十二岁就睡了女人,至今御女已不下百人,李延庆也只是一笑了之。

    “我们在哪里喝酒?”

    李延庆现这里太大,让人有点无所适从,郑胖子立刻笑道:“这里的春白桃、夏芙蓉、秋红叶、冬腊梅四座楼随意出入,你想坐哪里都可以?!?br />
    “那座黄楼怎么样?”

    李延庆现一座浅黄色的玉楼极为典雅,他一眼便喜欢上了,“我们去那边坐!”

    郑胖子吓了一跳,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那里不行,那是丰月楼,我们进不去的?!?br />
    “为什么?”

    “进去的条件太苛刻了”

    郑荣泰忽然停住话头,上下打量李延庆,仿佛第一次认识李延庆,绿豆小眼中闪烁着惊喜之色。

    “我居然忘记了,今天我是和解元来矾楼??!说不定我要沾你的光了,快跟我来!”

    郑荣泰也不要别人扶持了,精神百倍地拉着李延庆向丰月楼走去,进丰月楼是一扇朱漆小门,上面有块金匾,写着‘请君低头’四个字,典型的瘦金体,一看便知道是赵佶的手笔,有这块天子牌匾立在这里,谁也不敢放肆硬闯。

    门口站着一个小童,梳着双罗髻,长得唇红齿白,格外可爱,不过他看见郑荣泰时,眼中闪过一种难以掩饰的鄙视。

    郑荣泰顿时有点恼羞成怒,“怎么了,我就不能来吗?”

    “郑公子想进当然可以,按规矩来吧!”

    小童一指旁边的书房,“请吧!”

    “先给我说说,有什么规矩?”李延庆问道。

    郑荣泰没好气道:“要赋诗一,或者填词一阙,里面的诗官看中了,才可以进去,他奶奶的,我那帮狐朋狗友吃喝嫖赌个个是行家,但赋诗填词嘛,谁都不会,所以至今没有人进去过,不对!高衙内进去过,跟着一个大学士进去的,回来后整天吹嘘他见到李师师了?!?br />
    这时,一群衣着华丽的士子从书房内走了出来,说说笑笑道:“今回一定能进去了?!?br />
    其中一名士子正好回头看见了李延庆,顿时脸色一变,“是你!”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