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新桥买店(下)

寒门枭士 第一百五十五章 新桥买店(下)

    两人走到店门口,李延庆立刻发现一个细节,官府立的表木距离店门大约还有六尺,表木就是官府在店铺前立的一根木头,摆摊只能在表木内,不能越界,也就是说店门口完全可以摆摊,平白多了五六个平方的铺面,这一点倒很不错。

    两人走进店铺,店铺里没有客人,只有一个年轻伙计正坐在柜台后打盹,李冬冬敲了敲柜台,“七郎,你家掌柜呢?”

    “哦!是李官人,我去找掌柜?!?br />
    伙计的屁股上就象挂了块铁,半天才站起身,懒洋洋地走进内院了。

    李延庆却在打量这家胭脂铺,柜台在里面靠墙横摆,旁边是一扇门通向内院,他又向上看了看,屋顶上没有吊顶,可以看见大梁以及锥形空间,上面布满了蛛网和灰尘,李延庆不由暗暗摇头。

    店铺最多二十个平方,中间空着,左右两边各摆一排木架,木架上放满了各种瓷罐,上面贴着标签,粉底、胭脂、眉墨、眉笔、香水、香粉、甲膏等等,也并没有什么品牌,很普通的大路货。

    李延庆对香水颇有兴趣,他凑上前闻了闻,便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

    “这是朱栾水,用朱栾配香料浸润而成,香味不够烈,也维持不了多久?!?br />
    一个老者出现在里屋门前,他慢慢走上前对李延庆淡淡道:“现在市面上最好的香水是蔷薇水,从大食进口,就算放在蜡封罐中也香犹透彻,洒在衣袂上更是半月不绝,就是太贵了,小指大一瓶也要五贯钱,小店曾进过货,但很难卖出去?!?br />
    李冬冬连忙介绍道:“延庆,这位就是万翁,既是掌柜也是东主!”

    李延庆见他年约六十岁,身材中等,衣着也比较简朴,须发皆白,但精神十分矍铄,一双三角眼中闪烁极为精明的光泽。

    李延庆暗忖,这样精明的人怎么会吃亏呢?他不及更深细想,连忙躬身行礼,“小子延庆,给老丈见礼!”

    “你就是....李解元吧!”

    老者恍然大悟,眼中变成热切起来,他也是相州人,家乡的解元无形中令他仰视,他连忙向李延庆回礼,又小心翼翼道:“我没想到会这么年轻,李解元估计也才十五岁吧,真令人惊叹??!”

    李延庆的外貌身材给人十五六岁的感觉,但谁也想不到他其实才十三岁,李延庆也没有否认,含糊地笑了笑,岔开话题道:“我今天和冬冬来谈一谈店铺的事情?!?br />
    “那就请到里面坐!”

    万老翁把两人请进里屋,里屋是掌柜房,也就七八个平方左右,光线稍黑,旁边有一扇小门,李延庆探头望出去,外面是个很短的走廊,走廊呈‘’字型,中间是一处天井,天井一角有座很小的假山,种了两株竹子,另一角是口水井,而走廊的侧面就是掌柜房,向里面拐过去有两间屋子。

    万老翁指着两间屋对李延庆笑道:“里面一间是我和老伴的住处,外面一间是仓库兼伙计住宿,小官人要不要去看看?!?br />
    店铺面积大小对李延庆至关重要,他现在已经感觉店铺很小了,最多只有半亩地,根本没有一亩,难怪才卖三千贯钱。

    李延庆不由回头看了一眼李冬冬,李冬冬表情尴尬,他一直以为有后院,现在才发现其实没有后院,那就没有一亩地,他向李延庆抱歉地摊摊手,表示自己没有看准。

    “如果不麻烦,那就先看看吧!”

    “呵呵!不麻烦,请跟我来?!?br />
    万翁带着两人走过走廊,推开里面一间屋,里面倒是蛮宽大,大约三十个平方,南北两扇窗户,温暖的阳光从窗外射入,使房间变成格外明亮,外面是一张床,旁边一口箱子上堆满了杂物,里面摆放十几口大瓮,整个房间里香气浓烈,李延庆忽然转头连打几个喷嚏,真不知伙计住在里面怎么受得了?

    “隔壁是我和老伴住处,房间和这边完全一样,就不用看了吧!”

    “那就不看了,我心里已有数?!?br />
    李延庆心中已经估算清楚,这座店铺最多五分地,也就是半亩。

    “请吧!”

    三人又回了掌柜房,分宾主落座,伙计给他们点了一壶茶,万翁给两人倒了一杯茶笑道:“小官人好像有点失望?”

    “失望倒没有,这里寸土寸金,卖三千贯钱还送个店铺,我也觉得也算合理?!?br />
    李延庆言外之意就是说,卖得并不便宜,仅仅‘合理’而已。

    李冬冬忍不住问道:“万翁之前不是告诉我,店铺有一亩地吗?”

    “店铺是有一亩地,我不会骗人,可能冬冬有点误会了,这里只是店铺的一半,还有一半在城外?!?br />
    李延庆和李冬冬对望一眼,原来城外还有房子,“不知城外的房子在哪里?”李冬冬比李延庆还要着急。

    万翁微微一笑,“在西门外杨家码头附近,因为不靠路边,也不靠河,原来是块菜地,所以不太值钱,我去年用三百贯买下造了几间草屋,专门用来浸制香水,算是工坊吧!”

    李延庆一颗心落下,他就是觉得没有前店后坊,感觉有点遗憾,如果城外还有工坊,那他就放心了。

    “延庆,你觉得如何?”李冬冬问道。

    李延庆沉吟不语,地方他倒是看中了,关键是份子的问题,父亲那边有近四千贯钱,而李冬冬只有一千贯钱,而且他最多只能拿出五百贯,买下店铺再修缮开店,前前后后至少要花四千贯钱,李冬冬却要占一半的份子,李延庆虽然心胸并不狭隘,但这也实在不合理。

    李冬冬忽然明白过来了,他给万翁使个眼色,万翁会意,起身笑道:“我去外面方便一下,马上就回来!”

    他起身出去了,李冬冬这才道:“小官人放心吧!我不会拿五成份子,我早就想好了,钱的大头是你们父子出,我能占两成份子就心满意足了?!?br />
    李延庆想到的不仅仅是股份分割,还有房子的价值,现在可不是北宋中期,再过十年这房子就不值钱了,这种冤大头他实在不想做。

    他想了想问道:“这房子可以租吗?”

    “小官人是什么意思?”

    “这座房子其实可以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店面,一部分是房宅,我想把店面拿下来,房宅长租?!?br />
    “可万翁是买房子送店面??!租房就不合算了?!?br />
    “你先别管,我只问可不可以?”

    “当然可以!他本来就是想租给我,被我反复劝说,他才答应卖给我?!?br />
    “那就盘店铺,租房子,这样我们还是五五分成,一千贯本金也足够了,等赚了大钱,冬冬就可以去买住宅,不要再租公房了?!?br />
    李冬冬其实有自己的打算,买下这座店铺,他可以分割出一间,户籍迁过来变成主户,不过想想也有道理,他变成主户又能怎么样,汴京的房子还是买不起,租房子的规定还是和客户一样。

    况且他们花大钱买下店铺,最后宅子归李大器了,商行份子自己却只有两成,那他岂不是吃了大亏。

    “好吧!我去和万翁谈谈”

    李冬冬起身出去,不多时,他和万翁一起回来,万翁坐下笑道:“听冬冬说,小官人不想买,想租,是吧!”

    李延庆点点头,“可以吗?”

    “当然可以,我原本就想这座宅子留给我侄子,然后他来给我们养老,如果小官人想租,就最好不过,隔壁几家都是租的店铺,面积比我们还小一点,租金每月十两银子,我就按照这个价格租给你们,包括城外的工坊,店铺涉及进货路子、老客、招牌、存货,我算了一下,大概要六百两银子,但看在同乡的份上,我只要五百两银子?!?br />
    万翁眼睛笑眯成一条缝,“我可是看在小官人是解元的份上才答应这笔买卖的,现在你有钱都租不到这个好地段?!?br />
    李延庆立刻看出这个老者的精明了,之前都是谈多少贯钱,现在却变成了银子,要知道一两银子是一千文钱,一贯钱只有七百七十文,中间可是有不少的差价。

    不过李延庆不想和他再斤斤计较,便淡淡笑道:“那我们就一言为定!”

    李延庆又对李冬冬道:“剩下的手续就麻烦东哥了,父亲那边我去说?!?br />
    李冬冬心中着实恼火,他没想到万翁最后会耍自己一道,把铜钱变成了银子,他之前打听过,隔壁几家的月租金可都是十贯钱,面积不比他们小,到万翁这里却变成了十两银子。

    虽然城外还给了几间草屋,可那是在杨家码头,京城最偏远的一座码头,距离京城至少有八里,绝对不值三百贯钱,最多十贯钱,这个奸商狡猾得令人发指,这就和买一匹马送一只鸡崽没有区别,也叫买一送一。

    他现在才明白,万翁之前说的三千贯钱一定是指千文足贯,并不是平时说的一贯钱,自己还以为占了便宜,若真答应,那他们可就亏大了。

    “好吧!剩下的事情我来做?!崩疃莺莸氐闪送蛭桃谎?。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