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李家三娘

寒门枭士 第一百四十八章 李家三娘

    次日一早,李延庆找到了新族长李真。

    李真这十几天格外忙碌,清点族产,修建宗祠,忙得他双脚不停,但忙归忙,心情却格外舒畅。

    “延庆,你来得正好,我有件重要之事告诉你?!?br />
    李真神神秘秘将李延庆拉进里屋,低声道:“我也是昨天在县里得到的消息,李文贵前天晚上病死了?!?br />
    “病死了,怎么会?”李延庆有点不相信这种说法。

    “其实我也不相信,是都头王顺告诉我的,蒋大道将李文贵的万贯积财献给了童贯,然后李文贵就病死了,明眼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人家一口咬定是病死,你又有什么办法?”

    李文贵死了,隐藏在李延庆心中的一根毒刺也随之消失,他冷冷道:“恶有恶报,没有人会怜惜,只是被他侵吞的家族财富却落入别人口袋,着实可惜!”

    李真却不以为意,他觉得财富可以再创造,但李文贵这种压迫在大家头顶上的人没有了,这才令人心中舒畅。

    “延庆,你这么早找我,有什么事吗?”

    一句话倒提醒了李延庆,他确实有事,李延庆便笑道:“想请族长帮个忙,我把胡大叔的女儿带回来了,她现在没有户籍,能不能在我们村里上个户籍?”

    “你是说青儿?”

    李延庆点点头,李真顿时惊讶道:“胡盛出了什么事?”

    “他参与抵抗税赋,已被官府抓走,胡大娘死在狱中,青儿被我赎回来,但没有了户籍,我想把她重新入籍在李文村,族长看有没有什么办法?”

    李延庆轻描淡写地编了个理由,李真也不想深究,他想了想道:“青儿今年有**岁了吧!”

    “今年八岁!”

    李真负手走了几步,忽然笑道:“我倒想起一个人,李仲儿你知道吗?”

    李延庆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一张俨如黄土高原般的脸,他知道此人是李真的堂弟,家在李文村最北面,家境贫寒,有个儿子叫做李小勇,曾经得到自己的资助去鹿山学堂读过两年书。

    “我知道!”

    “李仲儿在七年前生了个女儿,一岁的时候病死了,但他一直没有销户,反正他没有田产,也不用交税,我去给他说说,就让青儿顶这个户头吧!”

    李延庆欣然道:“最好现在就去,不如我们一起去和他谈一谈!”

    李仲儿在李氏家族中属于比较贫寒的人家,境况也就比从前的李大器稍微好一点,全家人靠租种五十亩族田为生,李仲儿只有三十岁出头,可看起来就像五十余岁的模样,皮肤黝黑,脸上布满了深刻的皱纹,一双手异常粗糙。

    李仲儿见族长和李延庆到来,慌得手足无措,连忙将他们请进屋内,李真笑道:“今天阳光不错,就坐在院子里吧!”

    李真知道他家里境况很糟糕,不想让李延庆看到,便在院子里找了两张凳子,用袖子擦了擦请李延庆坐下,李仲儿又去吩咐浑家烧水,李真摆了摆手,“别忙了,就坐一会儿!”

    李仲儿站在李真面前搓着手,显得十分紧张,他很担心族长把族田收回去,不给自己种了。

    李延庆找了一张小凳子放在他面前,笑道:“坐下说话!”

    李仲儿半个屁股蹭坐在凳子上,局促不安地等着族长发话,李真明白他的心思,便笑道:“我不是来收回你的田,相反,如果你有能力,我还可以再租给你五十亩?!?br />
    李仲儿就仿佛打了气的塑料人,一下子腰挺直了,搓着手激动道:“如果有一头牛的话,我可以种一百亩地?!?br />
    旁边李延庆笑道:“仲叔就种一百亩地吧!我送你一头牛?!?br />
    李仲儿吓一跳,连连摆手,“我怎么能要解元的牛,我不能要!”

    大宋的牛属于朝廷的专控商品,为保证农耕,朝廷严格控制价格,价钱也就和一头驴差不多,十五贯钱就可以买一头健牛,以李延庆现在的财力,买一头牛是轻而易举的小事。

    李延庆笑了笑说:“牛当然不是白给你,我也要请你帮个忙?!?br />
    “我有什么能帮到解元?”

    李真在一旁道:“去年秋天我替县里清理户籍时发现你家里还有一个女儿,叫做三娘,但实际上她在六年前就死了,我没说错吧!”

    李仲儿不知犯了什么事,他脸上露出害怕之色,胆怯解释道:“我浑家一直怀念这个女儿,所以没有及时注销户籍?!?br />
    李真摆了摆手,“我不是想找你什么茬,从前我们村的胡盛犯了事,被官府抓走了,延庆把她女儿救了回来,但苦于没有户籍,正好你这里有个空户头,就把它给延庆吧!我不会亏待你,不光再租给你五十亩好地,同时佃租再减少三成,延庆也愿意送你一头牛,以后你们家的日子就会好过得多,你觉得怎么样?”

    李仲儿想了想,又小心翼翼问道:“老胡的女儿是要住到我们家吗?”

    李延庆笑了起来,“就只是挂个名而已,她住在我家里,以后逢年过节,我们还会有所表示?!?br />
    “那没有问题,我可以答应!”

    李仲儿留下女儿的户籍只是一种怀念,但他却没有想到,这个空头户籍竟然给自己带来巨大的收益,一时间他欣喜若狂,笑得嘴都合不拢了。

    这时,从外面走进一个少年,大约十三四岁,正是李仲儿的儿子李小勇,李仲儿连忙向他招手,“勇儿快来给族长和解元磕头见礼!”

    李小勇连忙上前跪下,磕头行礼,“小勇给族长和解元见礼!”

    李真呵呵一笑,“好孩子,快点起来!”

    李小勇站起身,李延庆打量他一下,只见他身材中等,肩宽背厚,身材十分壮实,和铁柱有一拼。长得一脸老实憨厚。

    李延庆心中顿时有了好感,便给李真使了个眼色,李真何等精明,立刻明白了李延庆的意思,笑问道:“小勇现在在做什么活计?”

    李仲儿叹口气,“这孩子太老实,和外人说话脸都红,也只能跟我在地里刨食了?!?br />
    李真想了想道:“这样吧!县里的杂货铺还缺一个守夜的伙计,活不多,就是每天搬运货物,然后晚上住在店里,一天百文钱,小勇愿意去做吗?”

    李小勇顿时期待地望着父亲,李仲儿虽然有点舍不得,但他也知道,儿子长大了,一心想出去走走,他便点点头,“只要小勇愿意,我没有意见!”

    李真呵呵一笑,“那我们就一言为定了!”

    其实李真的店里并不需要人,他明白李延庆看中了这个李小勇,应该是想把他带到京城的店里去。

    两人随即告辞,离开李仲儿家李真便笑问道:“延庆也觉得他们家的李小勇不错,是吧?”

    李延庆点点头,“父亲之前写信给我,让我带几个李家子弟去京城,我一直在留意,这个李小勇感觉还不错?!?br />
    “他从小就老实,总是被我家的两个小子欺负,不说了,我现在去安排李仲儿家的丁产簿,完善一下小青儿的户籍,以后延庆把她带去京城,只要在京城买了房,便可把她户籍迁过去,这样便可天衣无缝了?!?br />
    “多谢三叔大力帮忙!”

    两人又说了几句,李真便匆匆走了,李延庆随即回了家,刚走进院子,却见在一张小桌前,两个小娘头挨着头,喜鹊正一本正经地教青儿认字。

    喜鹊跟随李延庆有一年了,聪明好学,悟性极高,已经基本上读熟了千字文,勉强能看《大圣捉妖记》了,而且她十分好为人师,住在县城时便教王贵和汤怀的丫鬟认字,这会儿家中来了一个青儿,她又忍不住当起了师父。

    “小官人的‘李’字,上面是个木,下面是个子,所以叫做木子李?!?br />
    “是这样写吗?”青儿拿笔在纸上写了一个字。

    “木太大了,要上下一样大,这样写,我来教你,慢慢来!”

    李延庆见两人全神贯注,便没有惊扰她们,悄悄走进了自己的房间,走进房间,他脱去了外袍,刚要在桌前坐下,却不由微微一怔,只见自己挂在墙上的剑不知什么时候放在桌上了。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唐朝小闲人
唐朝小闲人
作者:南希北庆
一个来自后世的千门高手,因为一道闪电,穿越到唐朝永徽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