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一百四十五章 临阵磨刀

寒门枭士 第一百四十五章 临阵磨刀

    相州武解是一月二十日举行,和规模盛大的发解试相比,武举解试便显得冷冷清清,几乎无人关注。

    一方面固然是受宋人重文轻武的风气影响,另一方面也是武举选的时间有点不巧,正好是各种热闹节日接踵而至之时,这时候人们的心思都在中元灯会上,对武举自然也没有什么兴趣。

    岳飞、王贵、汤怀三人在正月初五便离开汤阴北上安阳县了,他们需要进行考试登记,不得不早来,李延庆比他们晚了几天,正月初十抵达安阳县,武举和他没有关系,他纯粹是过来给朋友们呐喊助威。

    和李延庆一起北上的还有李二,他在安阳书院读书,准备今年秋天参加州学入学考试,他父亲对他寄托了很大的希望,便逼他早早返校,刻苦读书。

    时隔两个月,李延庆又一次来到了汤记客栈,只见汤阴客栈门口焕然一新,门口挂了一盏象灯,旁边还有四盏造型别致的金鱼灯。

    虽然天气依旧寒冷,安阳城的积雪尚未融化,但整个安阳城已经呈现出了浓浓的上元灯会气息,就连斜对面的‘郭三儿小吃铺’也挂了十几盏碗灯。

    客栈王掌柜正和两名伙计在屋檐下挂灯笼,一名伙计忽然看见了李延庆,激动得大喊一声,“快看谁来了!”

    王掌柜吓得差点从梯子上摔下来,气得他狠狠敲了一下伙计头,“混蛋!想害死我吗?我若摔死了也轮不到你当掌柜!”

    这时,王掌柜也看见了李延庆,顿时转怒为喜,笑着跳下梯子迎了上来,“我家小官人说李解元今天会到,果然来了,欢迎之极??!”

    王贵和汤怀一阵风地从客栈内冲了出来,“终于来了!”王贵跑上前埋怨道:“我们早上就等你了,怎么现在才到?”

    李延庆翻身下马,取下马袋,把缰绳扔给伙计,对王贵歉然道:“是和李二一起来的,那小子骑驴,实在跑不快?!?br />
    “你干嘛和那个家伙同路,让我们白等了大半天,脖子都望酸了?!?br />
    汤怀和王贵一边埋怨,一边带着李延庆进了客栈,他们包下了一座院子,院里有四间屋子,正好一人一间。

    “师傅还没来吗?”李延庆走进院子没看见周侗。

    “师傅也是这两天过来,他去大名府了,好像卢俊义那边出了什么事?”

    “哦!老岳呢?他怎么也不见?”

    “我在这!”

    李延庆一回头,只见岳飞扛着一支大弩,热气腾腾从外面走了进来,他将弩放在墙边笑道:“去城外练弩去了!”

    “不练骑射吗?”李延庆笑问道。

    “我骑射比较弱,武举中有规定,如果选择加考弩试,可另加分,正好把我骑射的丢分弥补回来,文考再出色一点,考上武举问题就不大了?!?br />
    这时,掌柜叫他们吃饭,四人坐在大堂上,一边喝酒一边给李延庆讲述武举的趣事。

    “这次武举解试一共有三十五人参加,一共录取十人,光我们县学就来了十一人,除了我们三个,其他就是黄安那帮家伙了?!?br />
    “那还好,平均三个半录取一个?!?br />
    王贵叹了口气,“要是去年才好,去年只来了三个考生,却有十个名额,白白浪费了七个,听考官说明年就要削减名额了,今年是最后一次机会?!?br />
    “那你的兵法看了吗?”李延庆问王贵道。

    “看了!看了!”

    王贵连忙说:“都看过三遍了?!?br />
    “真看了?”李延庆一脸怀疑地望着他。

    “好吧!我说实话,只看了一遍,当然,没有全部看完,还有大概一半多一点点没看?!?br />
    “我估计你就看了一个开头吧!”

    李延庆实在太了解王贵,他是那种不打不成器的孩子,小学堂被师父强力约束,还能考到县学第九名,学武也是被周侗严厉督促,才略有所成,但没人管他学习兵法,他便吊儿郎当了。

    李延庆注视着王贵眼睛肃然道:“听我给你说,你的骑射平平,箭法要运气好才能发挥出色,刀法也一般,举重也并不是很突出,你基本上就处于中等水平,如果你再被兵法拖了后腿,那你这次武举就危险了?!?br />
    王贵低下头一言不发,李延庆又继续向他施压道:“名义上是招十人,但你知道有多少名额已经内定了?我估计至少一半吧!武艺这种东西不像卷子可以查,就是考官的一句话,如果你再不抓紧时间苦学兵法,那么京城武学你肯定没有希望了,加上明年再削减解试名额,你将来怎么办?”

    王贵的脸刷地变得苍白,半晌他低声问汤怀道:“老汤,你看了几遍兵法?”

    汤怀比出三个手指头,“至少三遍!”

    王贵的脸色变得更加惨白,他再也吃不下饭,一推碗便向后院奔去。

    岳飞叹口气,“老李,你这样把他打击得太重了?!?br />
    李延庆摇摇头,“他就是缺乏打击才会这样放纵自己,再不管束他,他就真的没希望了?!?br />
    “可现在他才看书,是不是太晚了一点?!?br />
    李延庆却没有吭声,只要王贵真的肯学了,那总归是有办法。

    吃罢晚饭,岳飞和汤怀都回房去读书了,李延庆着实放心不下王贵,便出了客栈,向贡院方向走去,他记得贡院对面有一家书店,卖各种考试书籍。

    不多时,李延庆便来到了书店前,只见招牌上写着,‘贡士书坊!’

    “小官人要买什么书?”

    李延庆刚走进书店,伙计便笑眯眯迎了出来,现在是考试淡季,没多少买书的士子,伙计的态度格外热情。

    “我想买武举方面的书,有没有?”

    “你是指兵法?”

    “是!有没有最近几年相州武举解试的考试题目?!?br />
    “买兵法考试题目,小官人还是第一个,让我想想看!”

    伙计想了半天,忽然笑道:“还真有一本,不过是手抄本,稍微贵一点,小官人要不要?”

    “先给我看看?!?br />
    伙计上楼找书去了,李延庆打量一下书店,只见书店颇大,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靠近门口桌上摆放着十几叠畅销书,基本上都是各种通俗白话志怪小说,《北游记》、《十国传》等等。

    他忽然看到了一本无比熟悉的小说:《大圣捉妖记全传》,一共厚厚的五本,李延庆拾起,作者还是鹿山小小子,依旧是‘士林源书坊’刻印,是合集版了。

    “小官人要不要买一套?”

    另一名伙计快步走上来笑道:“这套书一直就卖得很好,一套书只要五百文钱,比之前的单本书要合算得多,小店也只剩下五套了?!?br />
    李延庆便笑道:“那就买一套吧!”

    “好!我马上给小官人包起来?!?br />
    片刻,之前的伙计拿着几本书走上前道:“关于武举的不多,我就找到了两种,这三本都是省试武举历年考试题集,还有就是我们相州的解试武举考试题选,只有手抄本,买的人太少,刻板不合算了?!?br />
    李延庆接过手抄书翻了翻,正是他想要的书,便问道:“相州这本还有吗?”

    “一共只抄了两本,前年卖掉一本,只剩这一本了,省试的倒有不少,小官人还要吗?”

    李延庆想了想说:“手抄这本我要了,省试再买两本?!?br />
    “好咧!小官人稍等,马上就来!”伙计飞奔上楼了。

    不多时,李延庆拎了两捆书从书店里出来,返回了客栈.....

    入夜,王贵房间的灯还亮着,他坐在桌前全神贯注读书,今天李延庆的一番话深深刺激了他,他开始发愤读书了。

    不过现在距离武举解试也只剩下八天时间,他白天还要练刀练箭,只剩下晚上读书,恐怕有点来不及了。

    虽然武举解试中的文试最简单,只要把孙子兵法背熟了,基本上都能考个上上,可问题是需要花时间去背,王贵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这时,李延庆出现在他的房门前,笑眯眯道:“现在挺刻苦嘛!”

    “你不要烦我,我在看书呢!”王贵恶声恶气地顶了一句。

    虽然李延庆白天一番话将他敲醒了,但也确实伤了他的自尊,着实令他有点恼羞成怒。

    “我来帮帮你,我有一条捷径指点给你,你要不要?”

    “捷径!”

    王贵眼睛一亮,立刻将心中的不满抛到了九霄云外,屁颠屁颠跑上前眉开眼笑道:“老李,什么捷径???”

    李延庆坐下,将买下的手抄本给他,“这是最近五次相州武举的解试题,我刚才仔细看了一遍,我发现题目基本上都是重复的,你不要看书了,把我打勾的题目看上两遍,我估计就能考个上上!”

    王贵正看得头昏眼花,半天记不住一句话,李延庆居然给他找到了解决办法,他大喜过望,一把抢过书,急不可耐地翻了起来。

    王贵越看越激动,禁不住欢呼起来,上面不仅有试题,还有详细的答案,王贵看书总是记不住,但如果是看题目看答案,他一遍便可以记住了。

    这时,住在隔壁的汤怀也闻讯赶来,他见王贵居然搞到了复习题,立刻要求参与分享,两人激烈地争吵起来,李延庆见势不妙,转身便走,及时逃离了现场。

    【老高求订阅,求保底月票!】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