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一百二十三章 焦急等待

寒门枭士 第一百二十三章 焦急等待

    解试评卷已经进入第三天,除了部分对中榜不抱任何希望的考生整天游山玩水,吃喝玩乐外,其余大部分考生都在煎熬中等待。

    虽然审卷还在继续,离发榜还有三天,但各种或真或假的小道消息就俨如风一样在安阳城内迅速传播。

    相州解试风云榜无疑就是这些小道消息的辨别器,榜上名单不断变化,发榜还有两天,榜单基本上没有变化了,风云榜高居榜首是赵玉书,据说郭百颂极力推荐他为解元。

    杨度列第二,武邦昌第三,这三人都是安阳人,太学的精英,公认的前三名,原本排名第九的安阳县试榜首袁铭自己承认没有答出刑律第二题,已经掉出榜单,而排名第十的汤阴县试榜首李延庆便成了本土生员中唯一进前十的考生。

    风云榜中原有五名本土生员上榜,但经过几轮调整,榜单上的本土生员只剩下两人,汤阴县试榜首李延庆和临漳县试榜首周春,其中周春排第十九名,其他三名原本上榜的本土生员都因为刑律没有做完而被淘汰出榜单。

    风云榜二十人,其中十八人都是太学生和四大书院的学生,他们占据了绝对优势,这也是以前发解试从未有过的盛况,也是因为太学改革,促使很多太学生和四大书院学生纷纷跑回家乡参加科举。

    另外还有一个意外,从来没有上过榜的太学生郑荣泰居然排到第十五名,对于郑荣泰上榜,所有太学生都保持沉默,大家心知肚明,只不过谁也不想说破。

    随着还有两天发榜,关扑店也已经到了最后的下注时间,押甲榜的三名考生,可全押,也可以单独押一人,诱引着安阳人纷纷去关扑店下注赌钱。

    连李大器也按耐不住,跑去关扑店下注一百两银子,押自己儿子考进前三,如果他押中,他可以赢八百两银子,毕竟李延庆只排风云榜第十,怎么也轮不到他进甲榜。

    上午,李延庆狭小的客栈房间内又搬来一个令他头大的房客,大胖子郑荣泰,郑荣泰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对李延庆诉说他的不幸,“我和父亲吵翻了,父亲让我滚,我一怒之下便收拾行李出来了,但出来后才发现我身上一文钱都没有,只好来投奔你了,你不会把我赶出去!”

    李延庆无奈,好在他还有一间空房子,是张显和秦亮住的房间,他原本是给父亲住,正好父亲今天去临漳县拜访朋友了,要发榜那天才能赶回来。

    李延庆便把郑胖子安排住下,又让伙计买来十笼小包子和三碗胡辣汤,郑胖子早饭没有吃,他着实饿坏了,十笼小包子一扫而光,三碗胡辣汤也喝个底朝天,这才拍拍肚子,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饱嗝。

    “还是有朋友好??!要不然都没有地方投奔了,最后乖乖回去认错,我才不干!”

    “我看你考得也不错嘛!风云榜上了第十八名,你爹爹怎么还不满意?”李延庆不解地问道。

    郑荣泰撇撇嘴道:“人心不足蛇吞象呗!如果能考上举人我已经心满意足了,可爹爹偏偏还要逼我考上解元,我是什么水平我自己不知道吗?咱有自知之明,可不想让人戳脊梁骨?!?br />
    李延庆有点无语了,郑胖子就在他隔壁号房,他全程见证了郑胖子的作弊过程,原来他爹不仅想让儿子中榜,还想要高居榜首,这...这也太过份了,看在郑胖子的份上,李延庆不想对他父亲说出更难听的评价。

    “你觉得我中解元会有什么危险?”郑荣泰小心翼翼问道。

    “危险当然很大,解元的卷子要送去礼部,礼部复核卷子时如果发现什么蹊跷,就会单独再考一次,另外,我考中县试榜首时,巡视河北科举的监察御史专门抽我调查,总之,考中解元看起来风光,但也会被人关注,会有很多想不到的事情发生,老郑,我劝你回去再给父亲说说,很多时候低调才是王道??!”

    郑荣泰的脸一变再变,李延庆的每一句话都刺在他的心中,他本来不学无术,连最起码的唐诗也背不了多少首,太学所有人都知道他底线,一旦他考中解元,谁会不知道他是作弊?大家都不会放过他,那时父亲担待得起吗?

    郑荣泰又急又气,又知道自己劝不了父亲,他最后趴在桌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李延庆不由摇摇头,这个郑胖子天真无邪,自己一番话便将他吓成这样,他便笑着安慰道:“其实你也不用太担心,虽然你父亲想让你当解元,但他未必能如愿?”

    “为什么?”郑荣泰抹去眼泪问道。

    “解元不是那么好中的,今年的主考官是京城派人的欧阳珣,此人就以铁面无私著称,你爹爹最多买通副主考,但主考官那一关就过不去,老郑,我说句实话你不要生气,就算你的卷子答得再好,可你那笔字,想拿解元真的不太可能?!?br />
    郑荣泰胖脸一红,他那笔字写得确实糟糕,连小学堂的学子都比不上,虽然李延庆说得有点难听,但郑荣泰心中却感到暖烘烘的,李延庆这番话终于让他放心了。

    他摸摸肚子,“我刚才心情不好,吃不下东西,你能不能帮我再买点吃食?”

    李延庆翻了个白眼,一口气吃了十笼包子和三大碗胡辣汤,居然还是心情不好吃不下饭?

    .........

    科举阅卷进入第四天,便和助理考官无关了,最后只剩下六十份卷子,由两名副考官筛选一半后,再交给主考官。

    科举牵涉着太多人的切身利益,尤其是解试,虽然表面上是公平竞争,但事实上很难做到这一点,各州的传统望族以及新兴财富阶层,怎么可能愿意和寒门弟子公平竞争,地方解试山高皇帝远,本来就是地方缙绅土豪的地盘。

    尽管今年解试实施改革,朝廷拿走了命题权和主考权,比从前稍微好一点,但依旧阻挡不住地方缙绅土豪的强大攻势,这就注定这种由人为判卷的考试,从科举还没有开始,背后的各种交易和博弈便在秘密进行了。

    虽然相州严格实行了朝廷规定的锁院制度和糊名制度,但制度中不可避免的漏洞还是给了缙绅土豪们众多机会,他们家中参考子弟的卷号便通过各种方法流入了审卷院中。

    不过,任何交易都要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考生本身不能考得太糟糕,这是科举人情的底线,中榜士子的卷子都要送去礼部备案,一旦被发现评卷中有严重舞弊行为,其后果任何考官都承受不起。

    所以不管考生在考试中用什么办法作弊,但最后交到副主考面前的试卷,质量都必须良好,没有明显瑕疵,否则副主考也帮不了你。

    和初选一样,复选也是要求两名副主考交叉审核,写上评语并盖章确认,必须要两人都通过,才能交给主考官,当然,落榜卷子如果两人有分歧,便提交主考官决定。

    韩宏俊是学正兼州学教谕,郭百颂是州学首席教授,两人共事多年,彼此早有默契,韩宏俊知道郭百颂有人情,所以郭百颂递给他的几分特殊考卷,只要表现优良,他也不会为难对方,一般都会盖章通过。

    两人不是没有矛盾,只是两人的矛盾并不在现在,而在最后排定名次之时。

    “郭公看看这份考卷!”

    韩宏俊笑着将李延庆的卷子递给了郭百颂,郭百颂翻了翻笑道:“书法不错,卷面也漂亮,令人赏心悦目,既然贤弟已经通过,我就不用再看了!”

    郭百颂见郑荣泰的卷子已经很顺利地被韩俊弘批准通过了,他也不想为难韩宏俊递过来的卷子。

    “郭公还是看看!此卷略有争议?!?br />
    郭百颂心中一怔,他又翻到对策题,如果有争议,肯定出在对策题上,他见万俟卨的评分是下下,而王稽评语却是书法大气,结构严谨,视野开阔,为不可多得的佳作,给分上上,差距很大。

    这倒是他第一见到两名考官意见大相径庭的卷子,郭百颂又匆匆看了一遍内容,眉头稍稍一皱道:“我赞成王稽的评语,但关于女真人这一段,我不太了解,如果是事实,那确实是一片大作,可如果是考生随意编造,那就是为了写三角博弈而拼凑了,不如这样,我写一点保留意见,然后我们交给欧阳主考决定,贤弟觉得如何?”

    韩宏俊笑着点点头,“我就是此意!”

    两人便站起身,郭百颂顺便拿了赵玉书和郑荣泰的卷子,两人一起向主考官的房间走去。...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