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九十九章 解试改革

寒门枭士 第九十九章 解试改革

    这天下午,李延庆训练刚结束,便见张显满脸焦急地站在校场边向他挥手,李延庆快步走了上去,笑道:“有什么事?”

    张显上前急道:“今天下午有州学郭教授的周礼讲座,你忘了吗?”

    李延庆挠挠头,“不是说明天吗?”

    “你糊涂了,讲座是今天,明天是徐大嘴的课!”

    李延庆发现自己记错时间,他也有点急了,相州大儒郭百颂是州学首席教授,每年相州发解试都是他主考,他的周礼讲座很可能会泄露一点今年的考试范围,非常重要。

    尤其有种种传闻,说今年的发解试会有重大改革,李延庆心中更加担心。

    “现在去还来得及吗?”李延庆急问道。

    “已经开始一会儿了,我就是没见到你才赶来找你?!?br />
    李延庆便将马匹托给岳飞,跟着张显匆匆向文思堂奔去。

    文思堂是县学最重要的讲堂,一般只有大儒级别的教授才有资格登上讲坛,今天是州学首席教授郭百颂来汤阴讲学。

    郭百颂是进士出身,一直在国子监为官,曾担任太学博士二十年,退仕后回到家乡安阳县,被聘为州学首席教授,最近几届发解试都是由他担任主考。

    郭百颂虽年过七旬,白发苍苍,但精神很足,声音洪亮,他讲课妙趣横生,不时引来生员们一片笑声。

    数百生员济济一堂,连很多上了年纪的老生员也赶来听课,不过大家的心思显然不在听课上,大家都关心今年的发解试,传闻会有重大改革,郭大儒今天极有可能会透露一点今年发解试的改革内容。

    郭百颂年事已高,讲课时间不长,只讲了半个时辰便结束了,下面是答疑时间,按照惯例,他会回答三到四个问题,大家都想知道的内容就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这时,一名坐在前排的老生员问道:“请问老前辈,今年解试会怎么安排,听说有重大改革,不知传闻是否真实?”

    所有生员的耳朵都竖了起来,大堂里鸦雀无声,大家都摒住呼吸,唯恐听漏一句话便误了前程。

    郭百颂呵呵一笑,“我估计大家都是冲着这个问题来听课的,若不给大家透露一点消息,估计我今天的晚饭都没有着落了,好!给家简单说两句.....”

    这时,有个生员忍不住咳嗽了几声,顿时所有人都向他怒目而视,吓得他连忙捂住嘴,低下头。

    郭百颂又继续道:“大家都知道,今年的科举是恩科,去年太子病重,今年年初豁然痊愈,天子认为是天意,所以便决定今年开恩科,发解试各州的具体录取名额礼部已发配,还没有送往各州,但我已得到一个很不幸的消息,今年相州只有十五个名额?!?br />
    这句话一出,堂下士子一片哗然,去年相州的名额是三十人,今年名额居然只剩一半了,那还考什么??!

    郭百颂见大家情绪激动,便摆摆手道:“重头戏在后面,如果还想听,就请安静下来?!?br />
    大堂内顿时鸦雀无声,大家心中激动难耐,却又要听重头戏,不得不强行忍住内心的焦虑。

    郭百颂又继续道:“这次名额被减,不仅仅是我们相州一地,北方各州的名额都被减了,一方面是南方各州闹得很凶,象江宁府、常州、苏州、湖州、宣州、越州、杭州等等,这几个州的发解试录取比例已到了三百比一,而且最近几十年的省试,绝大部分进士都被南方士子考走,南方实力远超过我们北方。

    另一方面,也是天子对北方各州的办学水平很不满,今年借恩科的机会,朝廷决定对北方各州的发解试进行三大改革,削减名额只是其中之一?!?br />
    众人摒住了呼吸,心惊胆战地听郭百颂继续说其他两个改革,他们都有一种不妙的感觉,今年的改革恐怕凶多吉少。

    “第二大改革,朝廷要求北方各州效仿南方,发解试要进行两场考试,第一场叫县试,第二场叫州试,什么意思呢?通俗点说,就是削减发解试的参考人数,用县试来淘汰一部分,这两场考试都由州府负责,县试定在九月,州试在十一月,具体时间很快就会定下来?!?br />
    大堂上的议论声越来越响,生员们惊恐万分,发解试居然要实施淘汰制了,这就意味着今天大堂上至少一半的人都没有机会参加最后的正式考试。

    议论声压过了郭百颂的声音,郭百颂索性停止说话,让大家尽情议论,他这次并不是来汤阴讲课,而是下来给各县敲警钟,提前把发解试改革的消息告诉大家。

    这时,一名县学教授大吼一声,“给我安静下来!”

    大堂内顿时静了下来,郭百颂看了一眼众人,这才开始讲第三大改革。

    “第三大改革就是增加发解试难度,增加公平性,从今年开始,各州发解试改由朝廷出题,由朝廷派翰林学士去各州主考,同样,第一场县试也由州府出题,由州府派官员来各县主考。

    另外,我再告诉大家一个很让人心焦的消息,从今年恩科开始,朝廷将废除明法科和诗词科,将这两科的内容并入进士科中,所以今年的发解试就要增加诗考和刑律,我觉得这才是今年最大的难点,只剩下五个月了,没办法,大家都拼命努力!”

    大堂内顿时一片哗然,所有生员都惊呆了,自从王安石变法后,进士科就废除了诗考,几十年没有考过诗,所有人都在拼命研读三经新义,诗基本上荒废了,现在又要重新考,怎么拾得起来?

    还有刑律,那是明法科才考的内容,怎么也加到进士科上来了,关键只有几个月时间了,让他们怎么准备?

    所有的生员都急得要跺脚骂娘了。

    郭百颂已经讲完课回去休息了,但两百多名生员还迟迟不肯离去,这时,有人大喊一声,“我们去给教谕说说!”

    众人纷纷响应,大家浩浩荡荡向学政院走去。

    李延庆心中也一阵发慌,五年来他把三经新义背滚瓜烂熟,却从未做过一首诗,现在居然要考诗了,临时抱佛脚也来不及??!

    莫慌!莫慌!大不了再抄几首诗应对一下。李延庆暗暗安慰自己。

    他急着赶回去整理复习资料,却被张显拖住,也只得跟着大家一起去参加请愿。

    “老李,你的作诗水平好像不错,问题不大,我可就惨了?!?br />
    张显心中十分懊恼,他就是因为科举不考诗,所以他把写诗放弃了,连写诗的业余爱好都没有,没想到发解试居然也要考写诗了,还要考刑律,他也从未看过,这下怎么办?

    旁边秦亮道:“现在距离发解试还有五个月,临时突击一下写诗,还是会有效果,刑律倒是大头,我觉得要花时间去背,或许还有案例,我们根本就无从着手,县学应该帮助我们?!?br />
    “但愿时间还来得及,老李,你要教教我怎么写诗??!”

    李延庆心中苦笑一声,他自己都不知道该找谁教他写诗。

    文思堂距离学政院不远,两百多生员很快就来到了学政院大门前,他们纷纷大喊:“请姚教谕出来说话?!?br />
    教谕也就是校长,一般都是由县学正兼任,汤阴县也不例外,县学教谕便是汤阴学正姚万年,他正在和几名教授说话,忽然听说大群生员在大门请愿,他吓了一跳,连忙从房间里出来。

    院门外聚集了两百余名生员,他们最初只是想来询问一个确切消息,但随着情绪酝酿发酵,大家心情便越来越激动,脸上充满了焦虑,就仿佛他们的前途都要因此而断绝。

    姚万年对众人道:“大家先冷静下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名生员便将郭百颂所说的话复述了一遍,姚万年呆了一下,心中不由暗暗埋怨郭百颂,不是说好这件事暂时不泄露吗?就算他忍不住要说,但至少应该先和自己沟通一下结果给学生泄露了,却让自己来收拾烂摊子。

    有助教搬来一张桌子,姚万年便站在桌上,对两百余名生员高声道:“大家安静一下,听我一言!”

    姚万年连喊了两遍,众人才渐渐安静下来。...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