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九十五章 卢氏父子

寒门枭士 第九十五章 卢氏父子

    李延庆回到县学,又重新投身于紧张的学业和骑射训练之中,这时,王贵、汤怀和岳飞也知道了李延庆族长遇难的消息,他们皆小心翼翼回避此事,尽量不去触及李延庆的伤感。

    转眼又是一个月过去了,族长去世的伤感已渐渐被时间抹平,李文贵也搬回了鹿山镇大宅,专心去做他的李氏族长,县城的产业交给长子打理,李文贵的三个儿子和李延庆都不熟悉,彼此互无瓜葛,也从不往来,倒落得清静。

    只是李宝儿开始活跃起来,他不知从哪里也搞来一匹白马,总是时不时地在李延庆面前出现,李延庆懒得理睬他,但王贵却看不惯李宝儿的嚣张,便和汤怀将李宝儿拉到巷子里狠揍一通,从此,李宝儿再也不敢出现在李延庆面前。

    这天上午,李延庆开始训练移动靶射击,移动靶才是骑射的难点,敌人不可能站在原地等你射击,双方都在高速奔跑之中,射点往往只有一个,机会稍纵即逝,所以抓住时机,果断出击便是移动靶射击的关键,对不仅对骑手的射箭技巧要求很高,对心理素质也有极高的要求。

    周侗反复给李延庆讲了两遍移动靶射击的要领,便放手让他自己去训练,李延庆纵马疾奔,奔出数十步,一只鸽子在六十步外扑棱棱飞起,李延庆张弓搭箭,在奔跑中毫不犹豫地一箭射去,不料,箭晚了一拍,箭擦着鸽子的尾羽射飞。

    周侗喝道:“再来!”

    李延庆再次纵马疾奔,当鸽子飞出时,他再次毫不犹豫地一箭射出,这一次却早了,离鸽子至少还有一尺便射飞了。

    连失两箭,周侗阴沉着脸道:“你先过来!”

    李延庆催马上前,抱拳道:“弟子无能!”

    周侗狠狠瞪了他一眼,“鸽子是移动靶中最简单的一种,你连鸽子都射不中,换成麻雀你怎么办?”

    “弟子一定会苦练?!?br />
    “不是苦练的问题,你根本就没有领会我说的要点,我再给你解释一遍?!?br />
    李延庆连忙低下头,虚心听取师傅的教导,周侗这才缓缓道:“移动靶的关键就是要抓住一个‘势’,无论是天上飞鸟还是地上奔跑的麋鹿,他们都有一个速度,你要学会精确计算这个速度,再对比自己的箭速,然后就能判断自己什么时候出手,出手的方位在哪里,这样才能十拿九稳,但我看你根本没有计算,张弓就射,一点也不冷静,这就是典型的瞎射?!?br />
    李延庆十分羞愧,师傅说得很对,靶子一出来,他张弓便射,生怕失去机会,反而没有抓住机会,他默默点头,告诫自己一定要进行计算后再射。

    “去吧!再射一箭?!?br />
    李延庆再次策马奔去,王贵却低声问周侗道:“师傅,要计算这么多东西,再射箭是不是来不及了?”

    周侗瞪了他一眼道:“所谓计算就是一把尺子,用心来量一下,时间久了自然就能瞬间测量,这和你学习骑马是一个道理,熟能则生巧?!?br />
    “学生明白了!”

    “你不要干站着,继续练你的力量,再练一个月就差不多了?!?br />
    王贵连忙跑去练习拉强弓,这是练习臂力的有效方式,王贵也进步神速,苦练一个多月也能轻松拉开八斗骑弓了。

    这时,一只鸽子再度飞起,李延庆并不急于射击,他在奔跑中迅速计算,当鸽子飞势略略一顿,他立刻拉弓放箭,箭如闪电,‘扑!’地射中了正在空中腾飞的鸽子。

    “好箭法!”有人鼓掌大声赞许道。

    众人纷纷停止训练,只见一名男子骑马缓缓走进了校场,此人年约三十余岁,穿一身白色深衣,腰束革带,头戴一顶游学冠,长得面如银盆,身材高大魁伟,长手长脚,异常矫健,他身后还跟着一名长相俊美的少年,正狠狠瞪着李延庆。

    李延庆忽然认出了这个少年,正是自己在猎杀刘承弘时,在船上遇到的少年,难道这个男子就是卢俊义?

    很快,李延庆的疑惑便有了答案,只见男子在周侗面前跪下行大礼,“徒儿俊义拜见师傅!”

    果然是玉麒麟卢俊义,李延庆立刻猜到了他的来意,自己打了卢家的两个子弟,又在他们船上杀人,卢俊义不上门兴师问罪才怪。

    王贵和汤怀低声议论,王贵悄悄对岳飞道:“此人就是河北第一高手,玉麒麟卢俊义?!?br />
    卢俊义虽然前后拜了七八个师傅,但周侗却教了他七年,是他真正意义上授业恩师。

    周侗很惊讶,连忙扶起他,捋须笑道:“俊义怎么来了?”

    “这里离大名府很近,徒儿特来探望师傅!”

    周侗见后面的燕青紧紧盯着李延庆,眼睛里充满了怒火,心中便明白了几分,笑道:“俊义有点言不由衷吧!”

    卢俊义脸一红,连忙躬身道:“徒儿是来看看师傅,另外还想找李少郎谈一点小事?!?br />
    李延庆催马上前,翻身下马对卢俊义抱拳道:“上次在贵府船上无礼,延庆再次诚挚道歉!”

    卢俊义笑了起来,“李少郎误会了,我不是来追究责任,相反,我是来感谢少郎替我抓出一个家贼,我怎么也想不到我的船队管事居然和白氏三凶有勾结,难怪白氏三凶能顺利抢走我两艘运载贵重物品的船只,原来是有内鬼?!?br />
    李延庆这才明白卢俊义的来意,他还奇怪刘承弘怎么会认识白氏三兄弟,原来是卢家船队管事牵的线,他连忙道:“这只是巧合,卢官人不必感谢?!?br />
    卢俊义微微一笑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白氏三凶也是少郎杀的吧!”

    周侗听得一头雾水,眉头一皱问道:“你们在说什么?”

    李延庆只得将自己追凶杀仇之事简单给周侗说了一遍,周侗愈加惊讶,“我也听说过白氏三兄弟的名声,不仅心狠手辣,而且武艺十分高强,你居然能独自杀掉他们三个,延庆,你让我琢磨不透??!”

    “启禀师傅,他们喝醉了酒,学生才摸上船一个个猎杀,不过学生也险些死在老大白明手中,他的力气太大,险些把我喉咙捏碎,我到现在喉咙还没有完全恢复?!?br />
    旁边几个伙伴听说李延庆杀了三个悍匪,顿时敬佩万分,尤其王贵知道白氏三雄的厉害,他对李延庆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看李延庆的目光都变成了崇拜。

    卢俊义又笑道:“不管李少郎是怎么杀了白氏三凶,光这份胆识就令人佩服,这次我来,其实也是想领教一下少郎的武艺?!?br />
    “什么!”众人大吃一惊,原来这个卢俊义是来挑战武艺的。

    卢俊义向周侗抱拳道:“请恩师准许!”

    周侗笑了起来,“俊义,你让我怎么说你呢?也是我了解你,好吧!切磋一下便可,不可伤了人?!?br />
    周侗确实了解自己的徒弟,爱武如命,到处找人切磋,才练就了一身好武艺,他倒不是对李延庆有什么不满,而是李延庆一定有什么绝技让他动了心。

    周侗又对李延庆笑道:“他是真正的高手,你可以和他切磋一下,提高自己的水平,这对你也是一次机会?!?br />
    李延庆点点头,却一指卢俊义身后的燕青道:“不如我先和这位小哥先斗一斗,然后再和卢官人切磋?!?br />
    卢俊义回头看了一眼燕青,见他摩拳擦掌,已经急不可耐了,便大笑道:“好吧!李少郎就和燕小乙先过几招,我们互相学习?!?br />
    李延庆一怔,惊讶望着眼前的少年,“原来....你就是燕青?”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