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九十四章 各退一步

寒门枭士 第九十四章 各退一步

    李延庆一路打马疾奔赶回家乡,但他还是晚了一天,族长已经过了头七,入土安葬了。

    在鹿山镇李氏宗祠旁的一座新坟前,李延庆在墓碑前跪下,心中默默道:“延庆已为族长报仇,望族长在天之灵安息!”

    这时,李大器低低叹了口气,走上前扶住儿子肩膀,“跟我先回家!我有话对你说?!?br />
    李延庆站起身凝视良久,给新坟捧了两把土,这才牵马和父亲回家了。

    父子二人进内堂坐下,忠叔给他们上了茶,李延庆沉默片刻道:“族长虽然是被刘承弘雇凶所杀,但李文贵逃不掉责任?!?br />
    李大器点点头,“这个大家都知道,李文贵已经在宗祠给各房长老说清楚了这件事,他悔不该一时心软收留刘承弘这头中山狼,导致族长被刘承弘所杀,他追悔莫及,给兄长之灵磕头请罪,额头都磕出血来了,大家也原谅了他?!?br />
    “说得多动听??!”

    李延庆冷笑一声,“可是他并没有说实话,他有没有说,是他指使刘承弘暗中破坏李记粮行,才使刘承弘抓住机会杀害族长?”

    李大器惊得半天合不拢嘴,“庆儿,这是真的吗?”

    李延庆疲惫地点了点头,“李文贵借用马匹生事端,就是想让爹爹去真定府找族长,他的目标其实是爹爹,并不是族长?!?br />
    这是李延庆自己的推断,李文贵或许不会让刘承弘和白氏三贼杀他的兄长,但如果父亲当时也在船上,恐怕惨遭不幸的就是父亲了,只是人算不如天算,父亲听从了自己的劝告,并没有去真定府,这才幸免于难。

    李大器听得头皮发炸,连连摇头,“不可能,这只是巧合,李文贵虽然令人憎恶,但也不是这种人?!?br />
    李延庆见父亲坚决不肯相信,便不想再纠缠这件事,又转到另一件事上,“族长曾经给我说过,有人向军方告密,诬陷我们私卖军粮,导致粮食被扣,有这件事?”

    “是有此事,我们用了一千贯钱打点,军方才给我们宽限了五日,莫非就是刘承弘告密?”

    “就是刘承弘告的密,不过情报是李文贵告诉他的,还有族长带着皮货从真定府回来,刘承弘又怎么会知道,还不是李文贵告诉他的吗?”

    李延庆越说越激动,最后咬牙切齿道:“李文贵本意或许只是想让刘承弘抢走这批皮货,但他却给刘承弘创造了杀死族长的机会,李文贵不是帮凶却胜似帮凶,这些事实他怎么不给族人说清楚?”

    李大器听得目瞪口呆,他长长叹息一声,“现在说这些也没有用了,李文贵已被族人一致推选为新的族长!”

    “什么!”

    李延庆腾地站起身,不由怒发冲冠,李文贵还要不要脸,他有什么资格当族长?

    李延庆转身便大步向外走去,李大器急忙拉住他,“庆儿,现在形势对我们很不利,你千万不要鲁莽,先冷静下来?!?br />
    李延庆一怔,“爹爹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形势对我们不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李大器犹豫片刻道:“李记粮行已经解散了?!?br />
    “为什么要解散?”

    “说起来让人难以启齿,族长尸骨未寒,他的两个儿子就为分家产吵得不可开交,李文贵告诉他们,粮行还有族长四成的份子,结果两个儿子天天上门来要帐,要我把钱还给他们,李冬冬和我都觉得没有了族长,粮行很难再维持下去,我们一致同意解散?!?br />
    李延庆很无语,族长的两个儿子一个住在安阳县,一个住在汤阴县,长子经营一家酒馆,次子靠放贷为生,只有新年时才会回来参加族祭,平时很难见过,大家提起这两人都摇头,连族长自己也总是说他的后代没有出息。

    只是李延庆怎么也想不到,两人竟如此不堪,父亲尸骨未寒就开始争抢家产,还在李文贵的挑拨下拆散粮行,这让李延庆既愤恨,又失望,多少年的心血就这么毁了。

    李延庆两天未睡,已疲惫之极,他不想再谈论任何事情,便回房睡觉去了。

    .........

    次日五更时分,李延庆便和往常一样起来跑步了,一边跑,一边想着父亲以后该怎么办?粮行虽然解散了,那父亲是不是可以再做点别的事情?比如开一家书坊,开办一家学堂等等。

    李延庆一路胡思乱想,回到村口正好遇到了李真,李延庆笑着打个招呼,“三叔早!”

    李真看了他一眼,脸一变,加快脚步便匆匆走了,将李延庆晾在村口,李延庆望着他背影远去,心中奇怪,自己哪里得罪了李真?

    这时,身后有人重重咳嗽一声,李延庆一回头,却见是李大光,他骑着一头毛驴,正从自己旁边经过,就像没见到自己一样。

    “四叔,这么早就去学堂了?”

    李大光没有理睬李延庆,催动毛驴飞奔而去,这让李延庆心中十分不爽,怎么族人见了自己,就像避瘟神一样?难道是因为——

    李延庆已经猜到原因了,众族人都害怕李文贵,不敢和自己接近了,看来李文贵知道自己回来会对他不利,便先一步采取行动,大家才会用这种态度对他。

    李延庆刚回到家门口,忠叔便跑出来道:“小官人,三老爷来了!”

    三老爷就是李文贵,他听说李延庆已经回来,便匆匆赶到李延庆家中,李大器还比较客气,将李文贵请到内堂坐下,两人寒暄了几句,李文贵便笑眯眯问道:“大器,庆儿呢?”

    “我在这里!”

    李延庆从外面走进了内堂,他看了李文贵一眼道:“新族长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什么事就请直说!”

    虽然李延庆没有行礼,但李文贵却没有生气,他笑了笑对李大器道:“我想和庆儿单独谈一谈!”

    李大器退了下去,房间里只剩下李文贵和李延庆两人,李文贵喝了茶,淡淡问道:“我没有猜错的话,刘承弘应该被你杀了!”

    李延庆冷冷注视着他,“你确实很幸运,白氏三雄死了,刘承弘也死了,这下真的死无对证,没有人知道你做过的那些恶事,可是.....你坐在兄长曾经的位子上,你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

    李文贵神情黯然,他低低叹息了一声,“兄长之死我是有一点责任,但我绝没有一点害死他的想法,如果我李文贵有半点害死兄长的念头,天诛地灭,让我不得好死!”

    “一点责任?说得倒轻巧,你的所作所为瞒得过别人,却休想瞒过我,刘承弘不会知道族长坐哪艘船?也不会知道族长什么时候回来?但你却知道得清清楚楚。

    还有,刘承弘勾结白氏三凶,你不仅知情,而且还默许他那样做,提供给刘承弘大量金钱,你明知道白氏三凶是什么样的人,你还放纵刘承弘,这样的罪恶只是一点责任四个字就可以撇清吗?”

    李延庆目光严峻地盯着李文贵道:“你若真有悔意,为何不在宗祠坦白你的罪行?你还是想隐瞒,怕失去当族长的机会,我说得对不对?”

    李文贵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他极力回避李延庆严厉的眼神,半晌道:“你说得有的对,也有不对,我承认我一直在处心积虑毁掉你们粮行,但那是针对你们父子,并不是针对我兄长,我绝没有想过要杀他,甚至我还派人告诫白氏兄弟,只准劫财,不准伤人,事成之后我另外再给他们每人三百两银子,如果伤了人,一文钱都没有,只是我怎么没有想到刘承弘竟然亲自动手,说实话,我真恨不得亲手剥了他的皮?!?br />
    说到这里,李文贵又悔又恨,泪水又涌了出来,他被心中狭隘的嫉恨冲昏了头脑,为了毁掉李大器父子,他不择手段,没想到最后却害了自己的兄长,现在清醒过来,他追悔莫及。

    李延庆冷冷地看着李文贵,他知道李文贵说得是实话,雷捕头也告诉过他,白氏三兄弟没有追杀族长,为此还差点和刘承弘翻脸。

    但不管李文贵怎么解释,都无法推卸他罪恶,他真顾及亲情,怎么会去找白氏兄弟那样的凶人对付自己兄长?仅凭这一点,就足以证明他内心的狠毒,就足以证明他心中没有半点手足之情。

    现在的几滴眼泪不过鳄鱼的眼泪罢了。

    尤其让李延庆愤恨的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李文贵依旧不肯放过他们父子,还要釜底抽薪,唆使族长两个不争气儿子上门吵闹,导致粮行最终解散。

    李文贵现在只是怕自己在家族公开他的罪恶,才主动上门求和,可一旦过了这个风头,他会放过自己和父亲吗?

    他倒要看看,这出戏李文贵到底想怎么唱下去?李延庆便一言不发,冷眼看李文贵的表演。

    李文贵见李延庆没有吭声,还以为自己说动了他,又继续道:“庆儿,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无论如何,我很感激你为我兄长报了仇,若不是你,我会愧疚一辈子。

    这样!以前的恩怨我们一笔勾销,现在我们从头开始,只要你公开承认我为族长,公开向大家说清楚我和刘承弘没有任何关系,我就会让你父亲代表文村房进家族长老会,参与家族决策,怎么样,这个要求你应该可以接受!”

    说到这,李文贵满怀期待地望着李延庆,他开出了一个自认为李延庆无法拒绝的条件,他相信李延庆已经尝到了被族人冷落的滋味,一定会答应自己的要求。

    李延庆早已看透了他虚伪且狠毒的本质,他用一种坚定的,毫无商量余地的态度道:“族长待我恩重如山,如果我答应你,就是对自己良心的背叛,恕我不能接受!”

    李文贵的脸立刻阴沉下来,他狠狠瞪了李延庆一眼,掩饰不住内心的恼怒。

    “你不接受就算了,但有一点我也要提醒你,如果你在我背后胡说八道,毁坏我的名誉,我或许拿你没办法,但我会报复你父亲,让他尝一尝被赶出家族的滋味?!?br />
    李延庆霍地转身,杀气腾腾地盯着李文贵,“如果你胆敢这样做,你孙子李宝儿也休想活命,你信不信!”

    李文贵脸大变,吓得他连退几步,不可置信地望着李延庆,他忽然想起李延庆杀了白氏三兄弟,杀了刘承弘,这个杀人魔王说不定真做得出来。

    李文贵的嚣张气焰被打了下去,他只得忍下这口气道:“好!我为刚才的话道歉,总之我以后会慢慢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只请求你为了家族利益考虑,暂时保持沉默?!?br />
    李延庆心中对他憎恨之极,冷冷道:“你走!以后不准你再踏进我家门一步,我不想再见到你?!?br />
    李文贵心中又气又恨,但又拿李延庆无可奈何,只得转身匆匆走了。

    不多时,李大器走了进来,他有点紧张地望着儿子道:“你打算怎么办?”

    李延庆凝视着远方,过了好一会儿,他淡淡道:“现在我和他火并,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还会造成家族分裂,代价太大,我暂时不会动他?!?br />
    李大器顿时松了口气,“其实这也是为父想劝你的,后退一步海阔天空,不要让仇恨蒙蔽了你的内心,族长已经死了,但我们活着的人得继续生活下去,这件事你已经尽力了?!?br />
    李延庆摇了摇头,“我现在不动他,并不代表我就会放过他,总有一天,我会让他李文贵身败名裂,出我心中这口而恶气!”

    李大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半晌,他长长叹了口气,“随便你!李文贵的事情我不想知道,也不想再过问了?!?br />
    李延庆暂时把这件事放到一边,又问父亲道:“爹爹有什么计划吗?”

    李大器笑了笑,“明天我要和李冬冬一起回安阳,把账目好好整理一下,然后我想去巴蜀和江南游历几个月,这是我从小的愿望,以后的事情再说!”

    这时,李大器又忽然想起一事,连忙道:“我听说岳哥儿和王贵、汤怀都决定考武学了,你....你不会也有这个想法?”

    李延庆笑着安慰道:“请爹爹放心,学武只是我的兴趣爱好,但绝不会是我的主业,我心里很清楚我想做什么?!?br />
    “那就好,庆儿,等你考上举人那天,爹爹一定会赶回来为你庆祝?!?br />
    李延庆又沉默了,他安慰父亲说武学只是兴趣爱好,可父亲哪里知道他心中的痛,五年前契丹蛮子在他眼前射出的那一箭,至今还刺痛着他的内心。

    李延庆心中低低叹息一声,他现在只想快点长大,已经有点急不可耐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