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八十七章 马匹风波(下)

寒门枭士 第八十七章 马匹风波(下)

    李大器见儿子脸不对,他心中有些愧疚,便强做笑颜道:“庆儿,看看这匹马如何?本来是不卖的,王家世叔听说是买给你用,才答应卖给我。

    李延庆上前打量一下马匹,马匹确实不错,肌肉强健,骨架粗壮,四肢修长,不亚于自己的雪剑,他也笑了笑:“这匹马确实不错,爹爹就留着自己骑!”

    “爹爹不需要骑马,这是给你买的?!?br />
    李延庆摇了摇头,“我自己有马,养两匹马太奢侈了,爹爹平时往来于安阳和汤阴,正好需要一匹马?!?br />
    李大器无奈,这件事还真不能强迫儿子,只能讲道理说服儿子了,他便对李延庆道:“我今天下午去见过三族祖了,我们再好好谈一谈?!?br />
    李延庆心知肚明,父亲必然没有断然拒绝李文贵,一定是被李文贵拿出什么规矩框框套住了,这是父亲的软肋,自从十年前的科举事件后,父亲最害怕违反什么规定,尤其是族规。

    李延庆不想为一点小事让父亲为难,他便点点头,让马夫把马先牵去马厩,这才和父亲回到自己院子。

    “这房子不错嘛!”

    李大器打量着院子笑道:“什么时候我们在安阳也买一栋这样的宅子,院子里种十几株桃李,这一直是我的梦想?!?br />
    李延庆笑道:“如果爹爹喜欢,我现在就可以买下一座宅子?!?br />
    李大器吓了一跳,连忙摆手道:“我只是说说而已,现在我们需要低调,再说房子这种事情不能急,得慢慢来?!?br />
    这时,喜鹊上前行个万福礼,“喜鹊参见老爷!”

    李大器笑了起来,“原来你就是喜鹊,蛮乖巧的,我还要谢谢你照顾庆儿?!?br />
    喜鹊红着脸低声道:“谢老爷夸奖,这是喜鹊份内之事?!?br />
    李大器见她乖巧听话,心中也喜欢,便摸出一块两许重的碎银子,递给她道:“第一次见面,这个给你当零用钱?!?br />
    喜鹊见老爷居然递给自己一块银子,心中顿时有点惊慌,不知所措地望着李延庆,李延庆没想到一向拘束刻板的父亲也懂得这些人情世故了,他便笑道:“既然是老爷的一点心意,你就收下!”

    喜鹊这才怯生生地收下了银子,“谢谢老爷!”

    李延庆请父亲进自己书房坐下,不用主人吩咐,喜鹊便乖巧地跑去点茶了。

    这时,李大器忽然看到了桌子厚厚一叠笔记,一种熟悉的感觉涌入心中,他连忙拿起来,果然是自己当年的笔记。

    十几年了,除了纸张有点发黄,其他保存完好,和当年完全一样,睹物思人,李大器又想到了过世的爱妻,他鼻子微酸,眼角有点发红了。

    李延庆没有打扰父亲的思绪,过了好一会儿,喜鹊端茶走进房间,李大器这才从回忆中走出,两人坐了下来。

    “我今天去见了三族...那个李文贵?!?br />
    李大器知道儿子极为反感李文贵,便急忙改口,又继续道:“不出所料,他果然提出马匹之事,要我们把马匹还给他,他一口咬定是他的马匹,我当然不会答应,就让他去找族长商量此事?!?br />
    “然后呢?”李延庆又问道,他很想知道父亲是怎么上了李文贵的套,居然牵了匹马回来。

    “然后当然就翻脸了,后来李文贵放出了狠话....”

    李大器踌躇片刻,整理一下思路又道:“庆儿,为父并不是害怕李文贵,当然也不会服软,把马匹交给他,只是他搬出了族规,对我们很不利??!”

    “族规!”

    李延庆轻蔑地笑了笑,“难道族规要求我必须把马交给他?”

    “正是如此!族规在族人财物纠纷一条中有明确规定,族人晚辈和长辈之间若发生财物纠纷,晚辈需先把财物交给长辈,然后向族长申诉调解,调解不成再由族中长老在宗祠进行裁决,李文贵就是用这一条来说事,要求我们把马匹先交给他,爹爹很难办??!”

    “我知道爹爹很在意族规,但族规中也有规定,族人落魄时,家族也要极力相助,当年我们连饭都吃不上,也不见族规发挥了什么作用?”

    李延庆话不重,但极为尖锐,一句话便撕开了族规虚伪的外衣。李大器无奈地苦笑一下道:“族规是一把很锋利的刀,只是它握在李文贵的手中,刀锋之下,我们只能避让,庆儿,还是听为父一句话!先把马给他,堵住他的嘴,等族长回来后,我们再向族长申辩?!?br />
    “但我们的命运不是握在李文贵手中!”

    李延庆斩钉截铁道:“让我把马交出去,向李文贵妥协认辱,我李延庆办不到?!?br />
    李大器顿时有点急了,儿子就怎么倔头认死理,一点也不懂得变通呢?

    “庆儿,父亲并不是真的把马给他,只是为了堵住他的口,不让他用族规来抓我们的把柄,为了我们赢得时间,只要族长回来,我就请族长把马要回来,这件事就了结了,这是一种策略,庆儿明白吗?”

    李延庆暗暗摇头,父亲骨子里的懦弱并没有改变,总是以妥协让步来平息事端。

    殊不知马匹事件只是李文贵的试探,妥协退让只会让对方更加嚣张,更加变本加厉,父亲压根就不该去找李文贵,不理睬李文贵就是最好的应对措施。

    想到这,李延庆尽量用一种平静的语气对父亲道:“爹爹不要管这件事了,明天一早就回安阳,我自己会处理!”

    “你......”

    李大器一时说不出话来,他急得团团转,想再劝儿子,可儿子眼中透露的果断和坚毅又使他开不口。

    思来想去,这件事还真不是自己能解决,李大器只得长长叹了口气,“好!我去找族长,看来这件事只有族长出面才能解决?!?br />
    .......

    次日一早,李大器便租了一辆驴备用车回安阳县了,那匹赤马他还是坚持留给儿子,他担心万一李文贵真的把马抢走,儿子至少还有备用的马匹。

    但李延庆根本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他还是正常的跑步、读书、习武,随着李大器离去,马匹风波就像一个被戳破了的肥皂泡,没有了任何消息和踪迹,一连三天,李文贵也没有找李延庆的麻烦,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这天下午,李延庆和往常一样在校场上练习骑射,他的射箭天赋让周侗叹为观止,短短一个多月,李延庆达到的成就比普通人苦练诶三年还要强几分。

    “王贵,我给说了多少遍了,射箭的同时一定要压住弓!”

    眼看着王贵又是一箭射空,周侗有点动怒了,用木棍指着王贵喝道:“我让你每天练力量,你到底有没有练?”

    王贵垂头丧气道:“学生确实练了,但不知为什么,拉弓那一刻,手臂就是稳不??!”

    “那就是力量不足,估计你平时也是偷懒,没有苦练,从现在开始你暂停骑射,给我一心练力量,双臂平举二十斤石锁走五百步,现在就去!”

    王贵满脸惧意,举二十斤石锁走五百步,自己的胳膊还要不要了?他战战兢兢问道:“师傅,能不能先提十斤锁?”

    周侗眼睛一瞪,“你还敢跟我讨价还价?”

    王贵吓得一窜多远,“我现在就去练!”

    周侗狠狠瞪了王贵背影一眼,这才对李延庆喝道:“现在该你了,今天射三连发,射八十步!”

    虽然李延庆已经可以练左右开弓,但周侗觉得还是不要操之过急,必须让李延庆积累沉淀半年后才开始着手。

    这也是周侗看出了李延庆的一个弱项,那就是控马能力还不足,必须把基础打扎实了,李延庆将来才会成为真正的骑射高手。

    李延庆一言不发,背上箭壶便翻身上马,策马向校场上奔去,目光凌厉地望着八十步外的箭靶。...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