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七十五章 仗义救人

寒门枭士 第七十五章 仗义救人

    返回鹿山镇的热闹风光自不必说,李延庆也要忙着搬家了,他已经和王贵、汤怀说好,菊嫂也会一起去县里,继续给他们做饭,这样他们住在外面也能保证正常饮食。

    小丫鬟喜鹊还沉浸在新衣服的喜悦中,李延庆从县城回来,给菊嫂和忠叔一人买了匹上好青布,他本想给喜鹊也买一匹布料,她穿的都是从家里带来的旧衣服,着实有点寒碜了。

    不料布店里正好有小娘子的成品衣裙出售,李延庆便一口气买了三套,喜鹊穿起来正合身,把她高兴得跳起来。

    “小官人,你说我先穿红的,还是穿绿的?”

    自从抓了李逵后,喜鹊竟然从棒打李逵经历中找到了一点自信,性格渐渐变得开朗起来,高兴时候也会真像一只喜鹊似的叽叽喳喳。

    她听小官人夸赞她穿红裙好看后,又跑回房换了件绿罗裙过来。

    李延庆拉了拉她的襦衣,打量一下,眉头略略一皱,“我怎么感觉大了一点!”

    “没事!没事!菊嫂说洗了一次后就会变小一点,我穿就正好了?!?br />
    李延庆哑然失笑,他忘记新衣服洗过后会缩水,“嗯!人要衣饰,佛要金饰,我们喜鹊换了新衣服后变成翠鸟了?!?br />
    喜鹊听小官人夸赞自己是翠鸟,心中不好意思,红着脸小声问道:“小官人,我们什么时候去城里?”

    “还要好多天呢!”

    李延庆又笑问她道:“你去过县城没有?”

    喜鹊摇摇头,“我去得最远的地方就是鹿山镇,连张集镇也没有去过,忠叔说,县城要比鹿山镇热闹得多了?!?br />
    “那当然,县城嘛!不过比起京城来,县城又不算什么了,将来我会带你去京城看看?!?br />
    “好呀!”喜鹊欢喜得直拍掌,一双亮晶晶的眼睛里充满了期待。

    这时,门口传来忠叔的声音,“小官人,我差点忘记了,昨天族长派人来送个口信,让你什么时候有空去一趟鹿山镇?!?br />
    族长从安阳回来了,李延庆急着想听父亲消息,便起身对喜鹊道:“我去看看族长,回来再收拾东西?!?br />
    李延庆顾不上换身衣服,起身便向外面走去,喜鹊追了上来,手中拿个布袋,“小官人,能不能顺便帮我把这个给阿姊?!?br />
    李延庆接过布袋,里面竟然是双新鞋,他想起喜鹊正在跟菊嫂学做鞋,便笑问道:“这是你做的吗?”

    “不是!我的还没做好呢,这是上次在春社时专门给阿姊买的,后来我找不到她了?!?br />
    李延庆知道她们姐妹感情很深,便笑道:“好吧!我给你带过去?!?br />
    李延庆骑上毛驴便向鹿山镇而去,不多时便来到族长的大宅前,一名小厮迎上来笑道:“小官人,不巧??!老爷出去了?!?br />
    李延庆有点失望,族长竟然不在府上,他只能改天再来了,李延庆刚走了几步,忽然又想起喜鹊的鞋子忘记给她姐姐了,他又转头回来。

    就在这时,前面不远处传来一声尖叫,李延庆不由停住脚步,只见一个披头散的小娘子从一辆黑棚牛车里冲出来,直向李府侧门奔去,但牛车里又随即冲出一个穿黑衣的粗壮男子,向小娘子扑去。

    小娘子被他扑倒在侧门处,顿时出一声绝望的哭喊,黑衣男子暴怒,抓住她的头死命向牛车拖去。

    “不要卖我!我不去,救命??!”小娘子一边大哭,拼命抓住地上的门槛不放手。

    李延庆一下子愣住了,这是不就是喜鹊的姐姐大雁吗?怎么会被卖掉?

    这时,黑衣大汉怒极,一巴掌抽在大雁脸上,卷起袖子吼道:“小贱人,再不走我打死你?!?br />
    李延庆心中大急,连忙冲上前拦住,“等一等!”

    大雁认出了李延庆,立刻跪在他面前急得大哭起来,“小官人救救我,我不想被卖掉??!”

    这时,杨大管家从府内跑了出来,他见李延庆要干涉,连忙劝李延庆道:“这是夫人的决定,没法子,小官人就别管了?!?br />
    “你先告诉我,生了什么事?”

    杨大管家欲言又止,便向旁边指了指,“小官人,这里不方便,借一步说话?!?br />
    李延庆向黑衣男子一瞪眼,“你现在不准带她走,听见没有!”

    黑衣男子见杨大管家对这个少年颇为恭敬,他心中也有点惧怕,便叫嚷道:“我花钱买的人,我怕个屁,要去就快去,久了我可不等!”

    杨大管家拉着李延庆到一边,低声叹息道:“大雁这次真把夫人触怒了,这个小妮子,实在太不懂事了?!?br />
    “究竟生了什么事?”

    “她居然背着夫人和张保钧的侄孙私定终身,要知道张保钧和老爷一直是对头,昨天张家大管家找上门来,说大雁勾引他家小主人,老爷很震怒,夫人连夜审问,大雁也承认有私定终身这回事,所以夫人便不要她了?!?br />
    李延庆立刻想起春社时大雁和一个年轻男子在一起,他一直想不通那个练武男子是哪里人,原来是张家的子弟。

    “可是.....可以把大雁交给她父亲??!为什么要卖掉?”

    杨管家苦笑一声说:“夫人就是把大雁退给她父亲,还差两年期满夫人也算了,但当时是典卖,她父亲必须拿三十两银子来赎她,结果.....结果他父亲把大雁转手就卖给怡春院了?!?br />
    ‘怡春院!’

    李延庆顿时怒了,天下还有这样的父亲,居然把亲生女儿推进火坑。

    他恶狠狠瞪着杨管家质问道:“可这里是李府,怡春院的人跑来李府抢人,李府不管吗?”

    “小官人,昨晚大雁就收拾东西回家了,已经和李府没关系,小官人也看见了,刚才是她自己要逃进李府,那黑衣人没进门,我们就不好插手?!?br />
    这时,大雁忽然又哭叫起来,“小官人救我!”

    李延庆一回头,只见从牛车又出来一个男子,一边怒骂大雁,一起和黑衣大汉将大雁往牛车里拉,正是大雁的父亲张平。

    李延庆大怒,疾冲上去,狠狠一拳砸在张平的面门上,张平嗷一声惨叫,被李延庆迎面打翻在地上,李延庆又一记侧踢,重重踢在黑衣汉子的腰眼上,黑衣汉子被踢得翻滚进了牛车。

    这时,李延庆现地上有几锭银子,应该是从张平的怀中滚落出来,他随手拾起,张平大急,顾不得满脸鲜血,伸手来抢,“那是我的银子!”

    李延庆反手一掌将他打翻在地,他掂了掂银子,大约有四十两,李延庆顿时明白了,张平今天把女儿卖了四十两银子,再还李府三十两赎金,他自己就从中赚了十两,简直混蛋之极。

    “这银子是你的吗?”李延庆问黑衣大汉道。

    黑衣大汉痛得腰直不起来,他咬牙切齿道:“我花四十两银子买她女儿,白纸黑字,你能怎样?”

    李延庆一把揪住他衣襟,把他从牛车里拖出来,从他怀中搜出了卖身契,又将四十两银子扔给他,“滚吧!”

    黑衣大汉又恨又怕,叫骂道:“小子,你等着,我王大喜不会放过你?!?br />
    李延庆捏紧拳头上前一步,吓得他连声大喊:“快走!快走!”

    车夫催动牛车便走了,李延庆转身要找张平算帐,却见他连滚带爬,向远处逃走了。

    李延庆又看了看大雁,见她蜷缩在地上痛哭,心中不由暗暗摇头,虽然他也不太喜欢这个小娘子,但这是喜鹊的姐姐,他又怎能见死不救?

    李延庆又看了一眼杨管家,杨管家明白他的意思,立刻摇头道:“夫人有吩咐,不准她再踏进李府一步,小官人,我们爱莫能助?!?br />
    李延庆重重哼了一声,刚才明明可以插手却见死不救,这会儿还是滑手不管,这个大管家当得可真称职??!

    “那夫人在吗?”

    “很抱歉,夫人和老爷一起去王家吃酒了,要晚上才能回来?!?br />
    李延庆无可奈何,只得先把这个小娘子带回家再说,他见大雁的鞋也挣掉了,光着一只脚,便把喜鹊买的鞋递给她,“这是你妹妹给你买的鞋,我正好要给你,先穿上吧!”

    “奴家谢谢.....小官人救命之恩!”大雁抽噎着接过鞋,慢慢穿上,扶住墙壁站了起来。

    这时,李延庆牵过毛驴对她道:“跟我走吧!先和你妹妹住两天,回头我再替你求求情,让夫人收你回去?!?br />
    大雁心中感激,便点点头,抹去了眼泪,跟着李延庆慢慢向李文村走去。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