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五十四章 大雁喜鹊

寒门枭士 第五十四章 大雁喜鹊

    这把短剑重约六七斤,长约五十厘米,厚一点五厘米,宽三厘米,剑尖呈三角形,虽然表面略略有点锈斑,但剑身上钢纹依旧细密均匀,李延庆能分辨出钢铁好坏,这并竟然用极好的上品真钢打造,代表了宋朝最高的冶炼水平。

    李延庆的眼睛渐渐亮了起来,他似乎想到什么,连忙用袖子在剑脊上擦了擦,果然露出了一行细细的刻字,剑士营军用。

    李延庆心中顿时有些激动,这把剑竟然就是大宋赫赫有名的厚脊短身剑,宋军剑士营的专用战剑。

    汉唐是刀的天下,但到了宋朝,剑又重新复兴了,一方面是宋军缺马,对适合劈砍的刀需求量不大。

    但更重要是宋朝进入了重甲时代,契丹人得到幽州后,学到了高明的冶铁技术,同时生铁产量猛增,他们打造出来的盔甲和宋军已经没有区别了。

    加之他们几乎都是骑兵,用战刀基本上砍不断敌军的盔甲,只有用剑刺,可以穿透过盔甲上的甲片缝隙,刺伤或者刺死敌人,这就是宋朝开始大量使用枪和剑的主要原因。

    而厚脊短身剑便是宋朝最有名的战剑,南宋灭亡后几乎被蒙军销毁殆尽,后世已经看不到了,李延庆曾在一幅宋画上看见过它的图形,既可以刺,也可以砍,甚至还可以像鞭锏一样作为打击武器,非常实用。

    这种剑士专用战剑在县里的刀剑铺中根本买不到,没想到他居然在一个农户家中看到了。

    他舞?;恿思赶?,手感非常好,只是略重了一点,但也能接受,他立刻喜欢上了这把剑,正好可以用来练习胡大叔给他的剑术秘籍。

    “那是我外祖父的剑,你怎么能随便拿别人的东西?!?br />
    李延庆一回头,刚才叫他庆叔的两个小娘子不知什么时候又跑回来了。

    李延庆把剑放回了原处,主人虽然用它来垫柜脚,不甚爱惜,但毕竟不是他的东西,他可不想在两个晚辈面前掉了价。

    “阿姊,庆叔喜欢那把剑就送给他吧!”喜儿在旁边拉了拉姐姐的衣袖。

    “他姓李,咱们姓张,他是哪门子叔叔?”大姊很不高兴地瞪了妹妹一眼,

    喜儿低下头不敢说话了,大姊走上前上下打量李延庆,“我就觉得你眼熟,刚才想起来了,以前我和你玩过,只是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你是李文村的,家里还有一条大黑狗,对吧!”

    李文村距离这里最多也就两三里,这个小娘见过自己很正常,只是他从前是小泥猴,还很傻,现在却是个翩翩小君子,难怪这小娘子刚开始没有认出自己。

    李延庆笑道:“你娘和我平辈,她也叫我一声兄弟,你不叫我庆叔,叫什么?”

    “我爹爹姓张,和你们李家没关系,我娘怎么叫你,与我无关?!?br />
    李延庆听她胡搅蛮缠,心中不太喜欢,便随口问道:“你既然姓张,那叫什么名字?”

    “我阿姊叫张大雁!”

    后面的妹妹替姐姐回答,大雁回头瞪了妹妹一眼,“你多嘴什么?”

    李延庆倒喜欢这个乖巧的妹妹,便低下头笑眯眯道:“我知道了,你叫张小雁,对不对?”

    “不是!我叫喜鹊,庆叔叫我喜鹊,喜儿都可以?!?br />
    “小笨蛋,你什么都告诉人家了!”大雁再次瞪了妹妹一眼。

    小妹妹吐了下舌头,又低了下头。

    大雁又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李延庆,一点点向他靠近,“小弟弟别动??!姊姊给你说句悄悄话!”

    大雁嘴里哄着李延庆,忽然一伸手,向李延庆的耳朵揪来,李延庆早看出她的动机不纯,不等她抓过来,便侧身闪开了。

    大雁揪了个空,恨得她一跺脚,象只猫一样向李延庆扑上去,嘴里骂道:“你这个死猴子,居然让我叫你叔叔,看我怎么收拾你!”

    “阿姊别打了,叔叔要生气了?!泵妹孟踩导钡弥碧?。

    李延庆身形极快,迅躲闪,转到了门口处,他又摸出十文钱,在手里轻轻掂着,笑嘻嘻道:“又不是让你白叫,好好地叫我一声庆叔,这十文钱给你?!?br />
    大雁看见了十文钱,她眼睛一亮,心中的怒火顿时消逝得无影无踪,刚才李延庆给了她二十文钱,可以买个铜钗了,她还是第一次得这么多压岁钱,

    她家境比较穷,父母恨不得一文钱掰成两半用,就算有点好东西都给弟弟,轮不到她们姐妹,这身新衣服还是舅舅给她们买的。

    过年的压岁钱也就一文两文,偶然京城的舅舅来了才会多得一点,象今天这样一下子得了这么多钱,她还从来没有过。

    她盯着李延庆手上的十文钱,心里却在盘算着怎么把这个傻小子的十文钱弄到手,有了这十文钱她又可以买朵绢花了。

    她满脸笑容哄李延庆道:“好弟弟,你把钱给姊姊,姊姊就不生气了,陪你去掏鸟蛋!”

    “不行!尊敬长辈的规矩就在这里,你娘叫我兄弟,你就得叫我庆叔?!?br />
    大雁犹豫不决,李延庆见她快要投降了,便笑道:“既然不想叫,那就算了,我不勉强你?!?br />
    说着,他要把钱揣回兜里,大雁心中一急,终于喊出声,“庆...叔!”

    “这就对了嘛!尊敬长辈,又有好处,何乐而不为?”

    大雁抓过十文钱,生怕李延庆反悔,也顾不得骂上两句便飞奔而去,喜鹊也要跟着姐姐跑,李延庆一把拉住她,笑道:“等一等,我也给你十文钱?!?br />
    喜鹊连连摆手,“我不要,叫叔叔是应该的,怎么能要钱?”

    李延庆见她乖巧懂事,心里倒也喜欢,便将十文钱硬塞在她小手中,“给你去买糖吃!”

    “谢谢庆叔!”

    喜鹊笑逐颜开,接过钱便出门追姐姐去了。

    李延庆见她们姐妹跑远了,这才静下心,开始赶他的功课。

    ......

    下午傍晚时分,李冬冬来请李延庆吃饭了,这时,李延庆已经赶完了功课,正在玩赏那柄短剑。

    “庆弟若喜欢这柄剑,就送给你了!”李冬冬走进屋笑道。

    “那怎么好意思!”

    “这是我大伯的剑,他当做宝贝一样,他去世后,这柄剑就没人要了,我父亲喜欢收集旧东西,就把它捡回来,我就怕你嫌弃,你若不嫌弃,就送给你了?!?br />
    “那我就不客气了!”

    李延庆心花怒放,这趟没有白来,居然得了把好剑。

    这时,李冬冬拉着李延庆笑道:“马上开桌了,就等你呢,快走吧!”

    李延庆把剑放进自己书袋,跟着李冬冬向前面大堂走去,他笑问道:“族长来了吗?”

    “早就来了,契约都签好了,你爹爹让我们不要打扰你,所以就没有叫你?!?br />
    李延庆倒不担心,昨天他又去了趟鹿山镇,看过了契约草案,族长考虑得非常周全,比他想的还要仔细,契约已经敲定好了,今天只是来签字画押。

    李延庆来到大堂,大堂里十分热闹,二三十人聚集一堂,李冬冬摆了三桌酒席,大堂上摆一桌主席,院子里摆了两桌陪席。

    今天客人主要都是潜山村的人,除了几个族人他在祭祖时见过,有点印象外,其他都不认识。

    李冬冬拉着李延庆给乡邻们介绍,乡邻们听说眼前这个少年就是童子会夺魁的李延庆时,不由肃然起敬,纷纷起身行礼。

    李延庆笑着给众人回礼,李冬冬把他拉进了主堂,坐在主位的李文佑看见了李延庆,连忙招手道:“庆儿,到这里来坐!”

    主堂上的客人纷纷恭维李文佑,夸李家将来又要出一个进士,夸得李文佑心花怒放,捋须呵呵直笑。

    李延庆和众人见了礼,却不见父亲,便问李文佑,“族长,我爹爹呢?”

    李文佑呵呵一笑,“他有急事先回去了?!?br />
    李延庆一怔,爹爹回去了,为什么不给自己说了一声,“族长,我家中有什么急事?”

    “今天县学正陪同一名州里的人来了,说是来巡访你爹爹的名声,可能和以前的一桩旧事有关,你爹爹着急,便先回去了?!?/div>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唐朝小闲人
唐朝小闲人
作者:南希北庆
一个来自后世的千门高手,因为一道闪电,穿越到唐朝永徽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