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二十九章 擂台首赛(三)

寒门枭士 第二十九章 擂台首赛(三)

    两轮后,双方休息一炷香时间,王贵和汤怀又跑去上茅房去了,岳飞向李延庆一竖大拇指道:“刚才的对联,我真的紧张??!以为你答不上来,是谁教你的??!”

    李延庆眨眨眼笑道:“我两岁识字,三岁就开始练书法,四岁能填词,五岁能写诗,六岁便写小说了,李文村远近出名,你不知道么?”

    岳飞愕然,摇摇头道:“我真不知道,李二还说你曾是傻——”

    “说我曾经是傻子对吧!大智若愚,他不懂??!”

    岳飞若有悟地点点头,他想到了自己昨天读到的两句诗:‘纵无显效亦藏拙,若有所成甘守株?!档木褪抢钛忧彀?!

    鹿山镇学堂连答两题,和去年判若两队,尤其第二题,连卫南镇学堂也答不上来,对方居然轻松过关,何振再也没有轻视之心,开始紧张起来,他们知道这一次姚鼎是有备而来,他们遇到劲敌。

    何振走到姚鼎面前,干笑一声道:“想不到姚兄也会明珠暗藏??!”

    姚鼎冷冷道:“七雄逐鹿罢了,这是贵学堂的运气,昨天何师父不就象金榜题名一样激动么?”

    姚鼎狠狠刺了何振一下,何振脸上挂不住,咬牙道:“还有一轮呢?别高兴得太早了,等会儿让你看看我的第三题?!?br />
    “彼此彼此!”

    这时,主审官向李延庆招了招手,李延庆上前躬身施礼道:“请三位师父教诲!”

    主审官笑道:“李学子的对联很好,看你年纪不大,你今年几岁了?”

    “学生今年六岁,没有违反规则?!?br />
    三个审议官一起惊叹,才六岁,这是童子试最小的学子了,对联还这么厉害,另一名最年长的审议官忍不住道:“我也来考考你?!?br />
    “请老师父赐教!”

    这时所有人的目光被吸引过来,姚鼎心中十分紧张,生怕李延庆在这时候出了差错,何振捋着山羊胡,光李延庆的从容应对就让他心怀嫉恨了,才六岁,哼!

    审议官笑了笑道:“不用紧张,我不让你做对联,但我要考考你,马上要过新年了,我就考考春联吧!最早的第一幅春联是何人所做,提醒一下,我说的是春联,李学子能否把它背下来?”

    这个题目可不简单,在京城的士大夫中或许会有传闻,但对于交通不便,消息闭塞的汤阴乡村学子,这种题目无疑是极为冷僻,连旁边的何振都答不上来,姚鼎虽然知道这幅春联,但他却不知道是何人所作,至于旁边的几个学子更是目瞪口呆。

    李延庆却哑然失笑,他从前老家过年时,家家户户都贴着这幅对联呢!他略一沉吟便道:“如果我没有记错,是前蜀国国君孟昶的一幅桃符对联,上联是:新年纳余庆;而下联是:嘉节号长春?!?br />
    “说得好!”三人一起鼓掌起来,主审官一竖大拇指,“孺子可教也!”

    刚才出题的老学究对其两人笑道:“看来我还得好好保养,多活上十几年,否则就错过这个佳徒了?!?br />
    “老师父过奖了?!?br />
    何振心中嫉妒,便冷冷道:“休息的时间够长了吧!”

    主审官见香已燃尽,便笑道:“大家请入座吧!准备第三轮辩试?!?br />
    第三轮辨试难度最大,时间也最长,给半个时辰,按照惯例,只要对方能说出典故出处,审议官都不能否决,所以一般都是在第三轮决出胜负。

    又是姚鼎先抽题型,他抽出一根题签,主审官高声道:“是即作?!?br />
    果然是最难的一种,岳飞随即抽出即作一类中的最下面一题,这是姚鼎准备的第三轮题目。

    岳飞站起身朗声读题道:“押阳韵填词牌《江城子》,以雪为题材,请作词一?!?br />
    阳韵就是【ang】这个音韵,苏轼的两《江城子》,如十年生死两茫茫,以及老夫聊少年狂,都是阳韵,目前《江城子》也是大宋最流行的词牌。

    主审官缓缓道:“此题不作文才要求,只要格韵合规,意境押题,就算答上来了?!?br />
    他意思就是说,只要符合最基本的规则,水平差一点也没有关系。

    说起来很简单,但实际上却很难,因为词牌本身就有字数和音律的要求。

    《江城子》的第一句要求七言起,音律是‘中平中仄仄平平’,姚鼎的题目还指定要押阳韵,比如《江城子.密州出猎》第一句老夫聊少年狂,就是‘中平中仄仄平平’,最后一个‘狂’字押的就是阳韵。

    当然,一般士子十年寒窗苦读后都会写诗作词,只是水平高低的区别,但毕竟这是童子比试,要让十二三岁的少年填词,一般只有极少数的神童才办得到。

    时间一点点过去了,四名少年还在冥思苦想,写了涂,涂了改,何振更是急得满头大汗,去年他们也是第三题没有答上来,败在了汤北乡学堂手下,第一轮被淘汰,好在学子在后面的考试中挥出色,他们才夺得第四名,当然也得益于汤北乡学堂的意外退赛。

    “时辰到!”

    随着主审官一声高喊,卫南镇的四名学子都惭愧地低下了头,他们没有能作出来,这一题算是失败。

    何振气得脸色铁青,昨天晚上他要四名学子各填词三,其中就有《江城子》,至于雪景,改改就行了。

    可这四个混蛋却在看什么《大圣捉妖记》,谁也没有做他布置的功课,何振恶狠狠地瞪了四名学子一眼,回去再好好收拾他们。

    “请何师父抽题!”

    何振站起身,快步走到签筒前,他也要抽出自己的压箱之题,实际上他准备的第三轮题都极难,但他不甘心,他要找出最难的那一题。

    何振要抽竞射签,刚才在第二轮时姚鼎曾抽出那支签,又放回去了,何振便记住了它当时摆放的位子,轮到他抽签时,他便在上面做了个小小的手脚。

    何振今天特地在左手无名指上抹了点油,他在第二轮看到那支签时,便将油抹上去了,只要在侧面光线下,就能看到那点油渍。

    何振看了半天,慢慢抽出了那支签,并顺手将油渍抹掉,他将签递给主审官,主审官看了看,眉头一皱,居然又是‘竞射’。

    竞射属于选答题,如果抽中了可以放弃另抽,前四年的童子会中从未出现过。

    竞射对十二三岁的少年还可以,但对七八岁的孩童就难了,主审官看了看何振,意思让他放下另抽一题,何振却道:“不换,就这道题?!?br />
    既然抽题者不肯换,无奈,主审官只得高声宣布道:“竞射!”

    姚鼎身子微微一震,他从来没有训练过四人文射,一是因为他自己就不会,二是一般抽到了也会放回去,童子会中也从未出现过竞射题,但很显然,何振今天就是针对他们,姚鼎眼中闪过一道极为担忧之色。

    何振脸上露出了狞笑,他早就知道姚鼎不会文射,所以才在第三轮安下了这个埋伏,自己的弟子第三轮败了,对方也休想通过。

    卫南镇学堂学子抽出题,起身读题道:“两丈线,一箭入壶?!?br />
    房间内顿时一片哗然,竟然要求投两丈线。

    文射就是投壶,用箭投到远处的壶中,一般分为一丈线、两丈线和三丈线三种,壶为细颈铜壶,壶头有碗口大小。

    三丈线一般都是军队专业弓弩手的训练方式,文人办不到,就算两丈线也只有文武双全的进士才有这种能力,基本上都是投一丈线,这也是文人们的文射标准了。

    但何振却丧心病狂,竟要求投两丈线,而且要求一箭入壶,难怪房间内一片哗然。

    何振钻了规则的漏洞,主审官不能拒绝第三题,只能提出异议,如果出题方能解释通,那就必须回答。

    副堂长三丈,显然可以进行文射,主审官暗暗叹了口气,对姚鼎道:“按照规则,这一题你们可以拒绝?!?br />
    姚鼎很为难,如果他们拒绝了,但对方却能合理解释,那他们就输了,所以拒绝的风险很大,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轻易拒绝。

    既然何振不肯换签,就说明他有备而来。

    主审官看出姚鼎的为难,便不再勉强他,转而问何振道:“何师父出题要求两丈线,有什么依据?”

    所谓依据,要么卫南镇学子办得到,要么找出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何振胸有成竹道:“前年京城省试时,我们相州举人赵文博在大相国寺的文人会中以两丈线,一箭入壶,这件事我们大家都知道,所以我出此题?!?br />
    姚鼎沉默了,他也知道这件事,难怪何振敢出这道题,这确实不犯规,只是有点无耻。

    “我没有意见!”姚鼎回答道。

    何振得意之极,捋着山羊胡眯眼笑道:“既然姚师父没有意见,那就请鹿山镇学堂的神童们答题吧!”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