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二十七章 擂台首赛(一)

寒门枭士 第二十七章 擂台首赛(一)

    次日一早,四人便跟着师父乘坐牛车前往县学,昨晚王贵和汤怀偷偷熬夜看书,两人精神都不太好,一路哈欠连天。

    岳飞气得咬牙切齿,压低声音道:“昨晚再三劝你们不要熬夜,就不听,等会儿影响挥怎么办?”

    李延庆笑了笑说:“没事,反正他们两个只是泥菩萨,装装样子,只要别睡着就行了?!?br />
    “庆哥儿,这话怎么听着别扭呢?”汤怀翻了翻白眼道。

    “那咱们换个说法,你们两位是正副主帅,只负责压阵,冲锋陷阵这种粗活就让我和老岳去干?!?br />
    王贵咧嘴一笑,“这话我爱听,我正帅,老汤是副帅,那个....先锋官李延庆何在?”

    “给我闭嘴!”师父姚鼎回头狠狠瞪王贵一眼。

    王贵吓得低下头,吐了吐舌头。

    县学位于县城东北角,这一带是汤阴县的文化区,北面是文庙,南面是报恩寺,中间便是县学,县学是汤阴县最大的一组建筑群,占地上百亩,大大小小的学房和宿舍足有数百间,最大的勤勉堂更是气势恢宏,连县衙也要相形见绌。

    县学一共有五百余名学子,除了年轻学子外,还有不少屡试不中的老士子也混迹其中。

    大门是一座石柱牌坊,上面刻着四个大字:‘嵇士遗血’。

    旁边有一块一丈高的石碑,上面刻着苏轼的亲笔题词:‘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br />
    不过石碑上明显有火烧和斧凿痕迹,下面‘苏轼’二字也是事后重补,显然这块石碑遭受过浩劫。

    他们走到台阶前,只见汤正宗匆匆迎了出来,汤正宗负责给他们安排比试场地,同时准备茶水及休息场所。

    其实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任务,是防止鹿山镇学堂遭到暗算,作弊和暗算一向是童子会的传统,年年都会生各种意想不到的事情,前年是汤阴县学小学堂利用地主之便事先在考试桌子里藏了纸条,去年是汤北乡学堂集体腹泻,所以安排一个精明能干的人尤其重要。

    不过到目前为止,鹿山镇学堂连续四届都平平安安,没有遭到任何暗算,使汤正宗暂时无用武之地。

    汤正宗上前低声对姚鼎道:“听说昨晚何振偷偷拜访了马县丞?!?br />
    姚鼎眉头一皱,“对付我们鹿山镇,应该不至于吧!”

    汤正宗冷笑道:“大概卫南镇想进决赛吧!”

    言外之意,卫南镇学堂已经在为明天的复赛做准备了。

    姚鼎哼了一声,“就怕事与愿违!”

    走了几步,姚鼎将李延庆拉到一边,低声对他道:“如果对方抽到了对联题,你就写那幅读书对联,这一分我们就能拿到了?!?br />
    李延庆犹豫一下,“可如果他们有指定题目呢?”

    姚鼎一笑,“当然会有指定题目,不过你既然能写出那幅读书联,那别的你也没问题?!?br />
    李延庆心中苦笑,到时候他还能不能写出来,只有天知道了。

    .......

    今天的擂台赛要进行四场,先淘汰四队,明天复赛,再淘汰两队,后天是最终决赛。

    勤勉堂除了主堂外,后面还是四个副堂,今天的四场擂台赛便在四座副堂内进行,审评官由县令、县丞和学正担当,还有一个副堂缺审评官,便由三名县学的教授临时担任。

    鹿山堂被安排在丙副堂,审评官正是三名县学的教授,擂台赛是大家的通俗说法,实际上的比赛名称叫做‘辩试’,这也是文人的传统比试,早在春秋时期,这种擂台赛式的辩论就非常流行了。

    双方相对而坐,一方出题,另一方可商量后回答,具体题型现场抽取,一般双方各出三题,如果打成平手,则由审评官分别提问,直到分出高下为止。

    审评官的另一个作用是评判双方出题的合理性,如果审评官认为题目太刁钻,可以要求作废再出,连续三次作废就改由审评官提问。

    题目是由双方老师事先准备,姚鼎背了一个大包袱进县城,里面就是他准备的各种题目。

    一声钟响,双方学子进场,师父则坐在门口,不能入场,而且要背对赛场,只准听不准说,更不准有任何小动作。

    三名审评官都是白苍苍的老学究,他们坐在正北面,卫南镇在东,鹿山镇在西,四张坐榻一字排开,学子们都穿上了白色儒袍,头戴游学冠,看起来颇像正在辩论的圣人弟子。

    只是卫南镇学堂的四个少年个个挺拔俊秀,如玉树临风,他们信心十足,更显得神采飞扬,志在必得。

    而鹿山镇学堂的四个学子就年幼得多,衣服不太合身,显得有点滑稽,尤其两个学子萎靡不振,其中一人还忍不住打了哈欠,看得三个审评官直皱眉头,印象分就差了。

    师父何振得意非常,不停向坐在另一边的姚鼎冷笑,意思就是说,‘我看不用比了,直接认输,免得丢脸到家?!?br />
    这也难怪,去年鹿山镇学堂对阵汤阴县学学堂,结果对方提出的三道题目都没有答上来,传为全县笑谈。

    姚鼎却脸色阴沉,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这时,又传来一声钟响,辩试正式开始了。

    主审官站起身缓缓道:“各种规则虽然大家都已知晓,但我还是要读一遍,第一条,参赛者条件,必须为学堂正式学子,上限不过十三岁,下限不低于六岁?!?br />
    李延庆觉得这一条就是给自己量身打造的,估计他就是童子会创立以来最年幼的一个参赛选手。

    主审官读得很慢,足足读了一刻钟才读完了十三条规则,这时,王贵浑身抖了起来,低声说:“庆哥儿,我要憋不住了?!?br />
    上面一名审评官眉头一皱问道:“鹿山学堂的学子有疑问吗?”

    李延庆举起手,“人有三急,请问现在能否去上茅厕?”

    堂内顿时哄堂大笑,主审官见他们年幼,便忍住笑摆摆手道:“幸亏还没开始抽题,快去吧!”

    王贵和汤怀跳起来一溜烟地跑了,连姚鼎也忍不住摇摇头,低低叹了一口气。

    片刻王贵和汤怀跑了回来,岳飞狠狠瞪了他们一眼,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生。

    “好了,按照规则,强者谦让,请鹿山镇姚师父上前抽题?!?br />
    这也是很丢人的一刻,明摆着何强姚弱,但也没有办法,没有这一刻的耻辱就没有来年的奋,学业竞争就是这么残酷而充满鞭策。

    姚鼎铁青着脸走上前从签筒里抽出一支题签,递给主审官,主审官看了一眼,高声道:“默经?!?br />
    题型一出,卫南镇上下顿时面露喜色,运气实在不错。

    题目类型有五种,包括默经、问诗、竞射、杂考和即作。

    这里面最简单是默经,最难是即作,也就是当场作诗填词,最偏是竞射,射为六艺之一,所以射箭便被知县定为其中一种题型,当然是指文射,也就是投箭壶,不过它不是必答题,抽到了也可以换签。

    四名学子各有分工,岳飞是主问,李延庆是主答,王贵和汤怀是副问和副答,这也是姚鼎一定要让李延庆和岳飞参加童子会的原因,实际上只要两个人就足够了。

    岳飞的面前摆了五种题型,每种各有三题,按难度排序摆放。

    岳飞从默经题型中拾起第一只信封,取出题目高声念道:“太史公有云,夫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请问,这是出自何篇,又指何人?”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