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二十四章 初到县城

寒门枭士 第二十四章 初到县城

    马车缓缓进了县城,和外面田野一样,县城内也是白雪皑皑的世界,不过相对于乡村的冷清,县城内却多了几分热闹,家家户户都在准备新年,贴门符,挂兔头,做面蛇,酿屠苏酒,捣年糕,时值中午,家家户户房顶上白色的炊烟袅袅,新年的气氛已渐渐到来。

    大街上是一群群正在玩耍的孩子,堆雪人、打雪仗,传来一片片欢笑声,一队头戴范阳帽、手执白蜡枪的壮城厢兵列队奔跑而过,还不少行人小心翼翼在已踩得稀烂的路上行走,生怕泥水溅脏了衣摆。

    “哎!真想下去堆个雪人?!蓖豕笸偶父稣诙蜒┤说暮⒆酉勰降?。

    汤怀闭目养神,就像一个入定的道士,但听到王贵这句话,他忍不住向车窗外的大雪人瞟了一眼。

    “五哥,那个雪人有点像你??!”王贵指着远处一个戴着和岳飞一样帽子的雪人嘻嘻笑道。

    岳飞只是‘嗯!’了一声,却没抬头,他还在读本朝的十几篇佳作,尤其是王安石的名作,必须倒背如流,外祖父再三告诉他们,他们知县曾是王安石的学生。

    王贵见岳飞不睬自己,只得低声嘟囔一句,“真是个小夫子!”

    李延庆趴在另一边窗前,出神地望着汤阴县城,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的大宋的城池,一切都令他感到新奇,但又那么熟悉,源远流长的历史文化纽带,将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了几千年的人们融合在了一起。

    “你们看见左面客栈前的那辆马车没有?”

    沉默了一路的师父姚鼎忽然开口了,几个人纷纷向李延庆这边窗口挤来,连岳飞也放下了功课,探头向车窗外张望。

    “师父,是那辆黑色轮子的马车吗?”王贵问道。

    “就是那辆,出来那几个少年是卫南镇学堂的,和你们一样?!?br />
    众人都看见了,只见从马车里出来四个少年和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老者,还有个中年男子跑进跑出,给学子们安排住宿。

    这时,那个山羊胡子老者看见了坐在马车里的姚鼎,连忙招招手,快步向这边走来。

    汤怀低声道:“他们是前年第五,去年第三,一帮讨厌的家伙?!?br />
    李延庆向四个少年望去,他们几人都十二三岁,身高已接近成人,只是略显稚嫩,看得出都是富家子弟,穿着上等湖绸裁成的白色帽衫,头戴纱帽,外穿黑色紧身皮裘,腰束角带,衣着十分华丽,他们站在客栈门口斜看着对面的马车,眼中都有轻蔑之色。

    山羊胡子老者走上前拱手笑道:“姚师父,一年没见了,还以为今年你们不打算来了呢!”

    姚鼎对他不假辞色,冷冷道:“上个月才见,何为一年不见?”

    “呵呵!可能当时我没有注意到姚师父?!?br />
    “我看是何师父的眼睛长到了头顶上才对?!?br />
    李延庆很了解自己师父,从不懂什么虚伪客气,他对自己不喜欢的人,脸上就会毫不掩饰的表现出来,比如这个何师父就是。

    山羊胡子老者眯眼笑道:“我们都很盼望鹿山学堂到来??!就看谁有那么好的运气了,哈哈!”

    他仰天大笑,转身向客栈走去,姚鼎重重哼了一声,让车夫继续驾车,马车转过弯向另一条路驶去。

    “阿汤,那个何老师的话是什么意思?”岳飞不解的问道。

    不光岳飞不解,李延庆和王贵都没有听懂,汤怀叹了口气,“擂台赛第一轮的规则是,由去年的前四名抽签决定对手,四支签就是后四名,所有人都希望抽到我们,还把第一轮抽签取名叫‘逐鹿’,就是指我们鹿山镇,因为我们从来都是第一轮被淘汰?!?br />
    “哼,今年还不知鹿死谁手呢!”王贵挽起袖子怒道。

    李延庆和岳飞对望一眼,他们两个都知道形势严峻,对方都是十二三岁的少年,他们却是七八岁的孩童,读书是靠积累,他们缺少的就是这个积累的过程。

    姚鼎听到了王贵的话,他的脸变得更黑了。

    ......

    马车终于在一间客栈前停下,这是汤怀家在县里开的客栈,叫做汤记客栈,每年他们都住这里。

    马车刚刚停下,胖得像大冬瓜一样的客栈掌柜带着两个伙计迎了出去,满脸堆笑道:“等了一天,终于把姚师父等来了?!?br />
    掌柜的热情就像冬日里的一杯热茶,暖到他们心中去了,姚鼎挂满了铁屑般的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又来给王掌柜添麻烦了?!?br />
    “哪里!哪里!能招待本乡四位神童,这是小店的荣幸,快进去去暖暖身体,行李让伙计来拿?!?br />
    姚鼎又狠狠瞪了四个弟子一眼,意思是问他们是否对得起‘神童’这个称呼?

    掌柜将众人领去后院,这是汤家的客栈,不仅免他们的房费,还给他们准备了最好的房间,姚鼎独自住一间上房,四名学子住最大的一间屋,另外腾出一间屋作为他们复习备考之用。

    “四位神童收拾一下就下去吃饭吧!你们师父已经先去了?!闭乒裨诿趴谌惹榈卣泻舻?。

    汤怀有些不悦道:“王掌柜,以后不要叫我们神童了,听着刺耳?!?br />
    “呵呵!少东主说得是,我去准备碗筷,几位小官人快点下来吧!”

    掌柜下去了,汤怀又对三人道:“这位王掌柜会照顾我们起居,另外童子会的杂事安排由我大伯负责,他就住在县里?!?br />
    “什么时候抽签?”岳飞问道。

    “应该是明天吧!估计今天还有学堂没来,明天上午由学正主持抽签?!?br />
    四人一边说一边走,片刻便来到前院的饭堂,饭堂位于客栈大堂左侧,是一间不大的房间,摆了两张黑漆枣木桌,四周有长条凳,看起来颇为简陋。

    另外靠窗处又用屏风围了一圈,里面陈设还算不错,摆放着一张可容三人的坐榻,姚鼎独自坐在榻上,慢条斯理地喝着小酒,面前摆放着三四盘小菜。

    四人的饭菜放在大桌上,中间一盆清炖老母鸡正腾腾冒着热气,旁边还有红烧鱼、肉沫炒鸡蛋、烧冬笋、冷切酱羊肉等等四五个好菜。

    四周摆放着四个大瓷碗,里面盛满了五彩浓粥,王贵坐下就嚷了起来,“怎么是喝稀饭?”

    李延庆心中一动,笑问道:“王掌柜,这就是腊八粥吗?”

    王掌柜笑眯眯走上前,解释道:“虽然明天才是腊八,但按照汤阴县的风俗,要喝三天腊八粥,当然今天也可以不喝,不过这是你们师父安排的?!?br />
    四人一起向师父望去,师父被屏风挡住了,他冷冷的声音却从屏风缝里透过来,“岳飞,诗圣的《腊日》背一遍,背不了就别吃饭?!?br />
    这诗略微冷僻,岳飞着实想不起来,只好低头道:“学生不知!”姚鼎怒道:“拿出诗读一遍,回去写十遍?!?br />
    岳飞拿出书看了看,便朗声读道:

    腊日常年暖尚遥,今年腊日冻全消。

    侵凌雪色还萱草,漏泄春光有柳条。

    纵酒欲谋良夜醉,还家初散紫宸朝。

    口脂面药随恩泽,翠管银婴下九霄。

    李延庆也默默记住了,他学习能力非常强,一般诗词都是过目不忘。

    姚鼎点点头,“吃饭吧!吃完饭去写字,写三千字,再作诗一,以今天雪景为题,你们自觉点,做完就睡觉,我就不检查了?!?br />
    “师父晚上要出去?”王贵快人快语问道。

    “屁话多!”姚鼎哼了一声。

    王贵不敢吭声了,李延庆用胳膊肘拐了他一下,眨眨眼小声说:“说不定师父晚上去刺探一下敌情,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

    王贵顿时眉开眼笑,想象着师父穿着夜行衣飞檐走壁的样子,他又补充道:“还背着一把宝剑!”

    岳飞叹了口气,“拜托你们两个别胡思乱想了,师父是回家?!?br />
    “回家!”

    三人一下愣住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才反应过来,师父应该有个家才对??!

    “五哥,你外祖母还在吗?”李延庆问道。

    岳飞摇摇头,“外祖母仙去多年,师父和大舅父住在一起,小舅父在汴梁国子学读书?!?br />
    停一下,岳飞又道:“大舅父就是县里的学正?!?br />
    众人彻底呆住了,有个当学正的儿子,鹿山镇学堂还年年拿最后一名,这儿子该是多么的刚正不阿??!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