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六章 矛盾激化

寒门枭士 第六章 矛盾激化

    离开宗祠,父子二人来到了热闹的小镇,李大器向骡马行张望片刻,对李延庆道:“庆儿,爹爹还有点事,你自己先回去吧!”

    李延庆没有吭声,沉默片刻,他忽然问道:“爹爹,你是不是打算再给刘承弘四十贯钱?”

    “这个.....”

    李大器胀得满脸通红,半晌才期期艾艾道:“虽然他儿子没有被咬伤,不用还什么医药费,但爹爹写了欠条给他,白纸黑字,恐怕不好赖帐?!?br />
    “如果刘承弘哪天兴致来了,又逼爹爹写下一百贯的欠条,白纸黑字,爹爹是不是也要还他?”

    “当然不会,没道理??!”

    “那这五十贯钱就有道理了?”

    “这....这个....”李大器被儿子问得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李延庆冷冷道:“这五十贯钱爹爹可以去找族长评理,如果爹爹害怕刘承弘,那就我来想办法解决,爹爹就不要管这件事了,更不要去问别人借钱?!?br />
    李大器满脸苦笑,小孩就是小孩,说起话来也是这么幼稚,六岁的孩子能解决什么问题?

    这时,一辆平板三驴车缓缓在马路对面的骡马行门口停下,跳下一个干瘪的老头,苦脸着脸,将一块破烂坎肩往肩头一甩,懒精无神地进店了。

    李大器眼睛一亮,连忙对李延庆道:“你快回去吧!爹爹问问有没有去县里的驴车?!?br />
    李延庆忽然想起一事,连忙问道:“爹爹是要去县里书坊吗?”

    “当然是去书坊,你问这个做什么?”

    李延庆从怀中摸出用油绳扎好的书稿,递给父亲,“爹爹把这个给书坊东主看一看,看能不能刻出来?!?br />
    “这是什么?”李大器惊讶地接过一包书稿。

    “就是我给小青儿讲的故事,我当练字把它写下来了,说不定也能出书卖钱?!?br />
    “真是傻孩子!”

    李大器心中好笑,但他不想让儿子失望,便将书稿揣进怀中,“好吧!我去问问罗掌柜,你在家好好读书,科举可不是那么容易考上的?!?br />
    “又来了!我知道了?!?br />
    李大器又叮嘱儿子几句,便向骡马行匆匆跑去,他认识刚才赶驴车的张老蔫,看能不能搭他送货的驴车顺道去县城。

    李延庆一个人漫无目标地在小镇大街上走着,贫穷和仇恨就像两块石头一样沉甸甸压在他心中。

    他完全可以靠自己的才智慢慢改善贫穷的家境,比如他把西游记的故事写出来,让他父亲去刻书赚钱,这就是个很不错的办法,也正好适合他父亲的特长,他甚至还可以用土办法做一些日常生活用品卖给商人,像火柴、蚊香之类,也能赚一点小钱。

    赚钱不是问题,问题是他压根就不想把所谓的‘医药费’还给那个刘承弘,刘福儿的话至今还在他耳边回荡:

    “将那个狗主人狠狠揍了一顿,听说连屎尿都打出来了,还喷我爹一身血,最搞笑他还跪在地上学狗爬,从四个家丁的裤裆下爬过去.....”

    父亲遭受的侮辱像刀一样刻在李延庆心头,三个小屁孩虽然可恶,狠狠教训一下便可,犯不着和他们计较,但他绝不会放过刘承弘,不仅侮辱、殴打他父亲,还抢走了父亲的十贯血汗钱,还要再逼父亲还四十贯钱,这口恶气就憋在李延庆心中。

    还有父亲欠下的一屁股债,还有父亲在李氏宗族被人欺压,毫无地位,他一定要统统扭转过来。

    一股前所未有的热血在他胸中涌动,李延庆要咬紧了嘴唇,向李文村方向大步走去.....

    黄昏时分,隔壁胡大娘送来口信,他父亲搭送货驴车去县城了,至少要十天后才能回来,有什么难事胡大娘会照顾他。

    李延庆暂时不想麻烦胡大娘,他还有很重要事情要准备。

    院子里,李延庆正在练习吹火折子,这是他从柴房里翻出来的最后两支火折子,他点燃了其中一支火折子,又呼地吹灭了,这时候火折子虽然没有火苗,但能看到红色的亮点在隐隐燃烧,就象灰烬中的余火,能保持很长时间不灭,需要点火时只要一吹就能使它复燃。

    但吹燃它却要有很高的技巧,需要突然、短促、有力,送气量要大,李延庆一个月前就学会了吹火折子,比他父亲还吹得熟练。

    ‘呼!’一口气吹出,火折子顿时燃了起来。

    李延庆对自己的技巧很满意,他基本上已经能保证万无一失了。

    就在这时,趴在院门口睡觉的大黑忽然站起身,冲着大门汪汪大叫起来。

    “谁??!”李延庆问了一声,外面没有人回答。

    李延庆走上前,从门缝向外看了看,外面没有人,他正要走开,大黑却匍匐着身体,像野兽一样对着门外凶狠低鸣。

    “难道外面有只兔子?想改善改善我们伙食?”

    李延庆笑着打开门,想看看到底是什么让大黑这样紧张,可就在他刚打开门,外面传来‘嗷!’的一声狂吼,一只巨大的红棕色獒犬扑了进来。

    李延庆大吃一惊,他来不及反应,便被獒犬迎面扑倒在地,獒犬张开白森森的尖牙向他脸上咬来。

    在这千钧一之际,大黑咆哮着扑上来,狠狠一口咬在獒犬脖子上,獒犬吃痛,反口便咬,李延庆抓住机会,一翻身滚了出去,爬起来连奔数步,一把将柴垛旁的柴刀抓到手上。

    这只獒犬体型巨大,足足比大黑大一倍,就像只红狼一样,凶狠异常,大黑打不过它,被它压在身下,咬得‘叽!叽!’惨叫。

    李延庆拾起一根粗柴棍狠狠砸去,正砸在獒犬的头上,獒犬瞪起血红的眼睛,‘嗷!’一声狂叫,丢下大黑向李延庆猛扑而来。

    但李延庆的出手却比它更快,只见柴刀一闪,一只前爪飞了出去,血光四溅,獒犬惨叫一声,身体翻滚落地,李延庆动作十分敏捷,一脚踩住它的脖子,双手握刀狠狠一刀劈去,‘咔嚓!’脑袋被劈掉半个,獒犬在地上抽搐了两下,便再也不动了,鲜血流了一地。

    “好小子,敢杀我的狗!”

    从院子外涌进了几个人,为是个高大肥壮的男子,面如锅底,须蓬张,看起来活像一只双足站立的野猪,一双金鱼眼暴凸在外,脸上的横肉使他相貌变得格外狰狞,李延庆一眼便认出他是谁,活脱脱就是他儿子刘福儿的放大版。

    此人正是李府大管家刘承弘,他听说李大器要去县里,唯恐他逃走赖帐,便想过来敲打敲打,不料自己的狗跑得快了一点,已经死在这个小王八蛋手中,气得他暴跳如雷,凸出的金鱼眼中燃烧起了熊熊怒火。

    他身后的四个家丁却惊讶地望着院子里的小孩,管家的猛犬连狼都敢搏杀,居然被一个小屁孩干掉了,这孩子厉害??!

    李延庆心中也有点困惑,刚才杀狗是出于一种本能,但劈爪度之快,出刀干净利落,颇有章法,难道自己从前练过武艺?

    他冷静看着几个不之客,对大黑喊道:“大黑,过来!”

    大黑前腿流血,一瘸一拐地躲到小主人身后,

    “李大器狗贼,给老子滚出来!”刘承弘恶狠狠向屋里吼叫道。

    “我爹爹不在,你们给我滚出去!”

    “出去?”

    刘承弘怒极反笑,狞笑着一步步逼近李延庆,“你这个小狗崽子把老子的爱犬杀了,你以为就算了,你怎么给老子交代?”

    李延庆见他逼近,猛地冲上前,迎面一刀向他肥圆的肚子劈去,这一刀度疾快,若不是李延庆只是警告他,刘承弘就开膛破肚了。

    刘承弘吓得脸色大变,连连后退几步,喝喊左右道:“反了!反了!给我抓起来打!”

    四个家丁拿着鞭棍从四面包围上来,李延庆虽然有度快的优势,但毕竟是六岁的孩子,怎么可能是四个成年人的对手。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有人怒吼道:“你们欺负一个孩子,还要不要脸!”

    从外面走进一个壮汉,手执一根白蜡木哨棒,正是邻居胡大叔,刚才胡大娘现不对,急忙把儿子找来。

    四名家丁都认识他,纷纷撤下去,护卫着刘承弘,一名家丁附耳对刘承弘低声道:“他就是那个拼命三郎胡盛,有名的硬点子?!?br />
    刘承弘当然知道胡盛厉害,他估计自己这几个手下打不过此人,他冷冷哼了一声,“我不跟你斗,咱们有理走遍天下?!?br />
    他一指李延庆,“这小混蛋杀了我的狗,我要找他算个这个帐!”

    李延庆怒视他道:“你放狗冲进我家中要咬死我,我倒要找你算这笔帐!”

    胡大一摆手,不让李延庆说话,他用身体挡住李延庆道:“刘管家,我们都是明白人,虽然打狗要看主人,但主人却不管狗,狗也只好死了,况且对方只是个六岁的孩子,走到哪里你也说不过这个理,你说是不是?”

    刘承弘点点头,“你说得对,我是不该和一个小屁孩计较,我找他老子算帐?!?br />
    刘承弘从怀中刷地取出一张纸条,扬了扬道:“这是他老子写的欠条,白纸黑字,还按了手印,欠我刘承弘五十贯钱,说好一个月内还,今天也是在一个月内,老子今天就要他还债!”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唐朝小闲人
唐朝小闲人
作者:南希北庆
一个来自后世的千门高手,因为一道闪电,穿越到唐朝永徽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