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五章 冤家路窄

寒门枭士 第五章 冤家路窄

    李延庆不知该不该惊扰此人,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只见李大器从旁边走廊的月门里转出,自言自语道:“奇怪,人到哪里去了?”

    “庆儿,你四叔不在,我们先拜一拜,回头再上香!”

    李大器的说话声惊动了正堂内的中年男子,他连忙将葫芦塞进怀中,手忙脚乱把酒壶放回原处,大门吱嘎一声,李延庆走了进来。

    李延庆就当什么也没有看见,回头对父亲道:“爹爹,正堂里有人呢!”

    “呵呵,吓我一跳,原来是庆儿,好久不见了?!敝心昴凶影蛋邓闪丝谄?,原来是这个傻小子。

    李大器也走了进来,他又惊又喜道:“我到处找不到人,原来四弟就在正堂内?!?br />
    这名男子叫做李大光,是李大器的堂弟,也是一个读书人,为人圆滑,在家族颇有人脉,虽然不是鹿山主房,却得到了族长的另眼看待,让他负责看管李氏宗祠。

    李延庆这才看清他的模样,眉眼间其实很年轻,最多也就三十岁,但头胡子却已经半白了,看起来就像五十出头的中年人。

    不过他须虽然半白,但下颌上的胡须足有一尺长,飘飘然却显得有几分仙风道骨。

    他身材高大,穿了一件雪白的大袍,做工十分考究,举手投足都有一种温文尔雅的气度,就像一个在宗祠里炼丹养生的道士,和穿着补丁破衫、身材瘦小的李大器形成了鲜明对比。

    李大光见李延庆不给自己磕头见礼,心中有点不舒服,又问李大器道:“大器今天怎么来了?”

    “庆儿已完全康复,今天特来拜谢先人护佑?!?br />
    “应该的!”

    李大光瞥了一眼李延庆,便将李大器拉到一边似笑非笑问道:“或许我不该问,庆儿看起来很聪明嘛!怎么大家都叫他二傻?”

    李大器苦笑一声,“以前是有点傻,蒙祖先保佑,庆儿突然开窍了?!?br />
    “哦!原来如此?!?br />
    父亲和叔父躲到一边嘀嘀咕咕,李延庆却好奇地四下打量这座颇为壮观的正堂。

    正堂从外面看不算高,最多三层楼,但从里面看却显得十分高大,全木结构,一根巨大横梁上垂挂下来几条长长的帘幔,北面窗边堆叠着几十张桌子,看来祠堂内也常常摆酒席。

    中间便是灵位塔,实际上是一个两层楼高的巨大木龛,占据了大半个正堂,上面密密麻麻摆满了李氏四房先人的灵位牌,像宝塔一样层层向上,足有一百多只牌位。

    李延庆现最上方有点奇怪,一般而言,最上方只有一尊灵位牌,是家族祠堂供奉的第一位祖先,李氏家族也不例外,顶端确实有一尊牌位,放在所有牌位的正中间,彰显它的祖先地位。

    但在这位祖先上面还有一面更大的灵位牌,似乎是用很名贵的紫檀木做成,侧放在最边上,让李延庆感到奇怪的就是这尊灵牌上面竟然一个字也没有,就好像是一面多余的备用牌位,但一种直觉告诉李延庆,它才是李氏家族真正的祖先。

    “庆儿在看什么?”李大器走上前问道。

    “我在看最上面,爹爹,我们的祖先是当官的吗?”

    李大器这才想起今天是儿子开窍后第一次来祠堂,以前来都是钻到桌下面找吃的,难得儿子主动问先祖之事。

    一种强烈的责任感让李大器觉得有必要给儿子讲一讲祖先的辉煌历史。

    他指着最上面正中间的灵牌道:“看见没有,那就是我们最早的祖先,本朝太祖时曾任右领军卫大将军,从浦是他的名讳,但最早叫做从谦,他有七个儿子,其中庶三子在太宗年间迁到相州汤阴县,他又有四个儿子,就形成了我们今天的四房?!?br />
    李延庆这才知道,原来他的祖先居然还是一个宋朝大将军,不过他好像知道李从谦这个人,李延庆沉思一会儿,终于想起来了,这个李从谦是宋初年间的诗人和书法家,还是唐后主李煜的胞弟。

    “那么,最顶端的那面无字灵牌又是谁?”李延庆指最上端那个遮遮掩掩的灵位问道。

    李大器这才看见最上面那块无字灵牌,他顿时吃了一惊,急问道:“老四,大祖的灵牌怎么拿出来了?”

    “你忘了,后天鹿山房要祭祖,族长就把它拿出来了,本来是明天才拿出来,但明天日子不好,所以今天中午就摆上去了,族长还特地叮嘱我,要我这两个晚上就睡在正堂里,好好看住它?!?br />
    “乱弹琴!”

    李大器十分不满道:“按族规,只有逢十年大祭时才能拿出来,现在不过是鹿山房的小祭,族长怎么能.....”

    李大光撇了撇嘴,不以为然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它就在族长手中,族长要祭祖,谁管得着!”

    李延庆好奇地问道:“爹爹,那到底是谁的灵牌?”

    李大器有点为难,半响道:“这个.....等你长大再告诉你,现在爹爹还不能说?!?br />
    “这有什么不能说的!”

    李大光对刚才李大器批评族长的态度有些不满,他蹲下来指着无字牌位对李延庆道:“庆儿,那才是我们家族真正的荣耀,他是一位至高无上之人,明白了吗?”

    李延庆吃了一惊,至高无上不就是皇帝吗?他心念急转,难道是小楼昨夜又东风的李煜?不可能,历史上李煜无后,再说李煜的灵位牌怎么能放在李从谦的上面,一般是父亲才行。

    李延庆已经猜到这个人是谁了,应该就是李煜和李从谦的父亲李璟,李延庆前两天在父亲借来的一堆书中正好读到了他写的词,李延庆不由脱口而出道:“原来他就是写小楼吹彻玉笙寒的李璟!”

    李大光惊得霍地站起身,向李大器望去,李大器也吓得连忙摆手,“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他,这种事我怎么会乱说?!?br />
    李大光又蹲下来小心翼翼问道:“庆儿,这是谁告诉你的?”

    “不是你们刚才告诉我的吗?他是李从谦的父亲,曾经是至高无上之人,不是李璟是谁?”

    李大光和李大器面面相觑,两人彻底被惊呆了,半晌,李大器忽然反应过来,连忙斥道:“庆儿,先祖的名讳不准随便说出来,这是对先祖的不敬,明白吗?”

    “庆儿,你怎么知道他的名讳?”李大光不解地问道。

    李延庆笑道:“我前几天刚看了他写的一浣溪沙,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所以我就知道他了?!?br />
    李大光长长叹了口气,回头对李大器道:“如此良才美玉,不送他去学堂,真的可惜了?!?br />
    李大器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无比。

    .......

    “庆儿不要走远,我和你四叔说两句话就走?!崩畲笃鞫栽鹤永锏亩雍暗?。

    “知道了!”院子里传来李延庆懒精无神的回应。

    “让他拜拜祖先就像要他命一样,有的族人还没有资格拜呢,身在福中不知福!”

    李大器很不满地向儿子背影嘟囔了一句,刚才李延庆在父亲的强迫之下,才千百不情愿地跪下,却始终没有磕头。

    李大光却并不太在意李延庆的礼节问题,他还在回味李延庆之前的天才表现。

    “大器,你还是得想办法让孩子进学堂??!咱们可以教他读几诗词不错,可没有县学人脉,将来怎么让他去参加县考,没有县考,又怎么能被知县推荐去参加解试?”

    “我当然知道,可是.....哎!好容易才攒一点钱就赔掉了,没钱怎么办?要不四弟先借我十贯钱吧!”

    李大光苦笑一声道:“我倒是想帮你,可你是知道我就好喝那一口,现在我还欠着酒馆三贯酒钱,我也是分文皆无,贤弟还是去找族长试试看,按理,族长应该帮族人子弟读书?!?br />
    李大器摇了摇头,“问他借钱还不如问银铺借,除了不要抵押,他的利息比银铺还高?!?br />
    “要不贤弟再去县城里书坊看看,罗掌柜不是让你去他那里做事吗?”

    “可是刘管家不给请假??!”

    李大光顿时怒道:“一个狗屎管家算个屁,你只管去县里,我明天去给族长说,我看那个刘黑猪敢说什么?”

    李大器终于下定了决心,为了儿子能进学堂读书,他必须再去县城书坊抄书。

    况且还有一件更要命的事情他不敢对儿子说,他给刘管家写了五十贯的医药费欠条,被抢走十贯,还欠四十贯,对方限他一个月内还清,还有二十几天,他必须想办法借到这四十贯钱。

    刘管家说得很清楚,胆敢赖帐,就对他的儿子下手。

    .......

    李延庆早奔出了祠堂大门,他刚才抓到的二两重的小鱼就放在小溪旁,他用泥巴捏了个小围城,将两条鱼养在里面。

    久等父亲不出来,他索性又在小溪里翻石头,运气不错,他连抓三条泥鳅,没地方放,他索性直接用石头把泥鳅头砸烂,今晚可以炖一锅美滋滋的泥鳅鲜鱼汤了。

    想到从前吃过的炝锅泥鳅,馋虫开始在他肚子里翻腾了。

    就在这时,他忽然看见从树林里钻出三个孩童,正是那天用稀泥和石头砸他父亲的三个恶童,为就是刘管家的儿子,看他们鬼鬼祟祟的样子,准没有好事,李延庆连忙一闪身躲在一株大柏树后。

    “李二,我给你说过了,明天才开始摆供品,你非不信,我爹是大管家,难道他会不知道怎么安排?”

    “我是怕万一,你没听鹿山房那几个混小子也在打白玉饼的主意吗?咱们得抢在他们前面下手?!?br />
    “福哥儿,白玉饼真的那么好吃吗?”

    “当然好吃,又糯又细,放在嘴里就化了,甜到心窝子里去,县城还没得买,听我爹说,是京城二老爷派人送来的特供品,是给上等人吃的,一个就要一贯钱,咱们也不多偷,一人吃一个尝尝?!?br />
    三人在祠堂门口张望片刻,刘福儿踢旁边李二一脚,“我说明天才开始摆供品,你偏不信,白跑一趟了吧!”

    “这不是福哥儿吗?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李大器正好从祠堂里走出来,迎面遇到了令他头大无比的三个恶童。

    刘福儿轻蔑一笑,忽然提高嗓音对李家兄弟道:“我给你们讲个好玩的事,前几天有条狗追我,结果连我的一根毛也没有咬到,我就告诉我爹,我被人放恶狗咬伤了,你们猜怎么样?”

    李大器脸上顿时胀得通红,怒道:“原来我家大黑没有咬伤你!”

    刘福儿不理睬李大器,继续得意洋洋道:“我爹便带家丁将那个狗主人狠狠揍了一顿,听说连屎尿都打出来了,还喷我爹一身血,最搞笑他还跪在地上学狗爬,从四个家丁的裤裆下爬过去,也是我爹心肠好,只让他赔了五十贯钱医药费!”

    “你爹心肠确实太好,要我说,非赔一百贯钱不可?!?br />
    “我觉得应该赔一千贯!”

    三个恶童一阵大笑,转身扬长而去,李大器气得脸一阵红一阵白,却又不敢招惹三个恶童,这时,他忽然看见站在小溪边的儿子,心中顿时一惊,连忙上前拦住儿子,他生怕儿子头脑热冲上去。

    但李延庆却出奇的平静,丝毫没有动怒,冷冷望着三个恶童远去。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